新华网 正文
想读本正版《诗经》咋就这么难?
2017-05-01 07:50:37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赵孟

  2017年中华书局出版了繁体字整理本《诗集传》。该书点校者赵长征仔细核对了现存宋元明各善本的内容,并参考了元代的一些对《诗集传》做进一步疏解和补充的著作,是一部比较可靠的《诗集传》二十卷本读本。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路英豪为争夺一部《九阴真经》斗得死去活来。黄药师本已到手,却被陈玄风、梅超风偷走其下半部,于是苦熬半生,想要凭借上半部参透下半部的秘密,以他之聪明绝顶,也还是以失败告终。从古到今,钻研学问的人,无不想看到典籍的原本、全本。但是有些书年代久远,有的传抄讹误,有的残缺不全,有的干脆就亡佚散失掉了,成为极大憾事。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今天我们来说一部古籍的故事。

  《诗经》是我国古代最重要的经典之一。古代对它进行注解、阐释的著作,主要有两个系统。一个是毛公传、郑玄笺、孔颖达正义的汉学系统,一个是以南宋朱熹《诗集传》为代表的宋学系统。由于《诗集传》非凡的学术成就,在明、清两代成为官方定本,士子参加科举考试,都要以它的解说作为标准。它在我国学术史、文化史上的地位都是极高的。

  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明白标准答案的重要性,所以《诗集传》印刷很多,流传很广。清代至今,最流行的《诗集传》本子是八卷本。八卷本较早的,有明代嘉靖年间的吉澄刻本。《四库全书》也采用的是八卷本。而今天最常见的八卷本是清代武英殿本的影印本,比如市场占有率较高的1985年中国书店影印的宋元人注《四书五经》本《诗集传》。武英殿本是皇家出品,用铜活字印刷的,堪称精美。

  八卷本并非朱熹著作的原貌。朱熹原作《诗集传》在宋代出版时,是分作二十卷的。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被人作了不少改动,最终形成八卷本。八卷本与二十卷本最大的不同,主要在于经文夹注的改动,如多用直音法取代原来的反切法,又大量改变二十卷本的反切注音及叶韵。这些篡改对于研究朱熹的学术思想,是很不利的。

  宋、元、明,都刻印过二十卷本的《诗集传》,互相之间有些差异,但是整体上还是比较接近的。但是到了清代,由于八卷本的盛行,二十卷本系统已经不太流行。尤其是最古老的宋本,已经所剩无几,要读到已经很不容易了。

  在清代乾、嘉时期,吴县袁廷梼有一部宋代二十卷本(残本),藏于其家之五砚楼,后因家道中落,典卖给海昌(即海宁)陈鳣。在陈鳣之后,此本又到过汪芗国手中,后来又被著名藏书家归安陆心源获得,藏于著名的皕宋楼中。在古代,藏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起的,非得土豪不可。但土豪总有家道败落的时候,所以藏书总是不断易手。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皕宋楼的传奇也结束了,其全部藏书被陆心源之子陆树藩以十万元的价格售于日本岩崎氏静嘉堂文库。从此这批国宝含悲忍恨辞别故土,漂洋过海,远赴东瀛。好在民国时期中华学艺社借照了日本静嘉堂文库的这个《诗集传》宋二十卷本(残本)。后来商务印书馆编纂《四部丛刊》,搜罗了许多珍稀善本,其第三编中,又把这个本子加以影印,使得普通的读者终于也可以一睹它的尊容。

  见于清代藏书家著录的《诗集传》宋本中,还有一个本子也比较有名。它也不完整,只保存下来前八卷,即“国风”部分。此本在明代属于晋王的收藏,到清代的时候,由陈鳣为同乡好友吴骞购得,藏于海宁吴氏拜经楼中。后归钱塘丁氏,光绪末年归原江南图书馆,现藏于南京图书馆。它被列入“中华再造善本”系列,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于2006年影印出版。

  还有一个宋刊明印本,其刻版就是宋本的刻版,一直保留到明代,继续印刷,不过在若干地方做了一些挖补修改。这个版本到民国的时候,还有两部,其中一部是完整的足本,非常难得,藏于北平图书馆。后来日本人势力从东北南下,节节进逼,眼见抗战即将爆发,为了安全起见,这个本子和北平图书馆所藏的其他善本一起被转移到了重庆、上海等地。抗战胜利以后,部分善本没有运回北平,就留在上海。紧接着又发生了国共内战,解放前夕,这批书又被国民党政府运到美国去了。20世纪50年代,文献学大神王重民先生从美国弄回了这批书的缩微胶卷。而原书呢,在上世纪60年代又从美国运回了台湾,现藏于台北 “中央图书馆”。

  宋刊明印本毕竟有一些挖补增改,并不完全是宋本原貌。在宋本存在的情况下,它的地位只能屈居其次。可是现存的两个宋本都是残缺的,南京图书馆的宋本只有前八卷“国风”部分,《四部丛刊三编》影印本保留得多一些,大约有接近四分之一的部分残缺,后人用八卷本的内容抄上填补,实际上这部分是没有版本价值的。从年代来说,从袁廷梼到《四部丛刊三编》影印本的这个本子年代最早,最能够代表《诗集传》的本初面貌。连南京图书馆所藏宋本也稍晚一些,这从它的内容也做了几处挖补可以看出来。

  最大的问题在于,这几个本子虽然好 ,但是流传范围太小了,能够看到的人很少。所以,如果今天要让所有普通读者都能够读到最好的《诗集传》正版书,就必须得对它加以整理。最好的整理方法是,以《四部丛刊三编》本为底本,其残缺部分,以国家图书馆藏宋刊明印本胶片进行配补。这两个版本同出一源,是真正的宋本系统,它们拼在一起,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底本,这样整理《诗集传》就有了一个可靠的基础。

  有了底本,还可以找另外几种善本来进行对校。除了南京图书馆所藏宋本外,还有台北 “中央图书馆”所藏元刻二十卷本、国家图书馆所藏元十卷本、北京大学图书馆等地所藏明正统十二年司礼监刻本、国家图书馆所藏明嘉靖三十五年崇正堂刻本。

  1949年后,各出版社多次对《诗集传》进行了整理。1958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据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本出版了排印本。近年来比较有影响的繁体字整理本,是朱杰人校点的《朱子全书》本(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初版,2010年修订)。另外还有两个简体字整理本,分别是王华宝整理本(凤凰出版社,2007年)和赵长征整理本(中华书局,2011年)。

  2017年1月,中华书局又出了一个新的繁体字整理本《诗集传》,收入“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该书点校者是赵长征,完全按照前述整理方法,仔细核对了现存宋元明各善本的内容,并参考了元代的一些对《诗集传》做进一步疏解和补充的著作。应该说,这是一本比较可靠的《诗集传》二十卷本的读本了。朱熹如果知道他的《诗集传》历尽了这么多的磨难波折、颠沛流离,终于在八百多年后又可以以完整初始的面貌和广大读者见面,一定会感到很欣慰的。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安平“树屋”:自然与人工共融
    安平“树屋”:自然与人工共融
    麦田欢歌
    麦田欢歌
    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执政百日演讲
    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执政百日演讲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100天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100天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80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