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人生不易难免遗憾之事 无妨写入诗
2017-05-08 07:58:31 来源: 光明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庐山五老峰 黄宾虹/绘

  人生不易,难免遗憾之事。若将遗憾入诗,可自警自慰或者诲教他人,笔前留住几分风雅的念想,当有几分隽永的雅趣。

  遗憾大小,皆相对而言。行旅受阻,访友不遇,约客不来,赏花偏逢风雨,都算日常小憾,写成诗句,倘有知己超赞,录入诗卷,雅趣长留,传诵千秋也未可知。那些国计民生、先忧后乐等主题比较正大重大的遗憾,如果错过史家记载,又稀缺了个人诗录,转身即忘,真个成了过眼烟云,会落下无法弥补的再次遗憾。

  翻检古今诗卷,遗憾诗并不罕见。耳熟能详的,例如“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等,皆以遗憾入场,辗转虚实,类似山水画的“险中求胜”,先画些山林石径曲折难堪,随后数笔开脱,便是柳暗花明。

  诗写遗憾,“活笔”的方法多多,比较常见的是自我宽慰,憾而自解。唐代孟浩然曾携诗卷拜谒华山李相,三日不遇,心气不顺,愤然留下一绝而去。诗曰:“老夫三日门前立,朱箔银屏昼不开。诗卷却抛书袋内,譬如闲看华山来!”此诗前半首说遭遇闭门羹的遗憾,憋屈至怨,后半宽慰自解,说“此行不虚,就当是看华山风景而来”。这类写法,也谑称“喜怨两读”,怨者自怨,喜者自喜。喜者读不出孟浩然那一肚子牢骚,一笑而过,相安无事;孟浩然呢,扔下怨言,拂袖而去,也不失儒雅风度。以诗解气,能做到温文尔雅,到底聪明。

  赏梅逢着雨雪,扫兴就是遗憾。宋代诗人方回归途悒然,借物景自慰,竟然得一佳诗《过湖口望庐山》。“江行初见雪中梅,梅雨霏微棹始回”,写江行方见雪梅,却遇霏霏梅雨,只得返棹,述笔。第三四句“莫道无人肯相送,庐山犹自过湖来”,转柁陡起,回头正好看见庐山,天赐灵感,索性借出“庐山”。庐山过江送客的盛情如此,能不意外精彩?虚笔添奇。扫兴返棹,方回已经无话可说,望见庐山即寻得出路,陡起生机,信作诗真有“绝处逢生”一法。

  明代诗人高启,是善写遗憾的高手。春日寻梅,几候不开,稍觉纠结。始写“江边寺里一树梅,几度劳人相候开”,坦陈遗憾。后半首转对梅花言语,“无情今日未肯发,有兴明朝还看来”,说今日看花无望,明朝定要再来,看你梅花开是不开?后两句对仗,贯气如一口道出,嗔怨结撰奇句,个中情深,须得细心读来。高启诗集中,还有访僧不恰,“行遍空林僧不见,慰人怜有一枝梅”,用借物生情法;月夜梅花未开,遂自我解嘲,“几看孤影低回处,只道花神夜出游”,说机会错过是因为花神出外夜游了,用托空见意法。纵然同是赏花遭遇雨雪的扫兴而归,总觉萦系心怀,便虚说风儿有情,“春风似念无花看,远送飞红到砚台”;或说花儿孤高,“此花不是繁华种,只合空山独自开”等,着意找个由头慰藉一番,巧妙化解憾事,也情理雅趣自然。

  遗憾至深,往往会怨尤生悔,积怨生愤。怨尤生悔的,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北周庾信的《梅花》。诗曰:“当年腊月半,已觉梅花阑。不信今春晚,俱来雪里看。树冻悬冰落,枝高出手难。早知觅不见,真悔著衣单。”前半首今昔陪对。当年梅花是“客”,今年梅花是“主”,用“以客陪主”法。先说春寒料峭,梅花今岁开晚,遗憾一。颈联用顺因果句法,为遗憾补意。因为“树冻”,故而“悬冰落”,见冰不见花,遗憾二;因为高枝亲阳,已有些花放,但“枝高出手难(想攀枝亲近又很困难)”,遗憾三。接下,若顺势去写失望后的无奈或伤情等待,都易落俗套,庾信转以“早知觅不见,真悔著衣单”,偏偏去说后悔,语出意外。同样是退步思考,倒让读者领会了诗人雪中寻梅时不畏严寒的那番执着雅兴的真情,当然也就平添了几多感动。能成功表达出赏花非时而衣衫单薄的悔意,甚至越悔越见情深,妙在歪打正着,粲然生新,也是自辟奇径的一种诗法。

  遗憾到积怨生愤,全诗喷发牢骚,又不欲宽慰,只求一吐为快的,可举南宋陆游的《怀旧》,“狼烟不举羽书稀,幕府相随日打围。最忆定军山下路,乱飘红叶满戎衣”。中原沦陷而南宋偏安,狼烟不举羽书稀,朝廷仍在沉迷莺歌燕舞,遗憾一;战事严峻而幕府将军仍在围猎取乐,遗憾二;定军山下数万戍边兵士眼看秋暮冬临而家山万里,遗憾三。此诗作法,实堪玩味。前二句俱为后半首铺垫,层层推进,全篇主意在后;第三句拈出“最忆”,犹今人谓之“特写”,放大戍边兵士的困苦,遂加重了诗人的遗憾愤慨之情。读者只当一般边塞小诗解读,只看出“对比”,毕竟肤浅,唯读懂“最忆”,方能真解此诗。

  用层层推进法写遗憾,经常结合“主客相形”,易得精警。此法,被《兼于阁诗话》称为“意语层进法”。例如东坡的五言古风,“故人适千里,临别尚迟迟。人行犹可复,岁行那可追”,说故人被贬谪远方,别意迟迟,难以离舍,不过是一层遗憾,是“主”;远走他乡犹可返回,但岁月逝去则永难追回,递进说又一层遗憾,是“客”。《诗经·邺风·谷风》有“行道迟迟,中心有违”,其“迟迟”,即迟缓不舍。又《韩非子·初见秦》有“军乃引而复(率领部队返回)”,其“复”,即折回、归来。东坡以故人远行为“主”,岁月流逝为“客”,“人行”与“岁行”都是遗憾,主客相形比较后,加重了忧患思虑,而且孰轻孰重,权衡了然,诗意也倍觉精警。

  (作者:林岫)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一带一路·好伙伴丨尼罗河上划龙舟
    一带一路·好伙伴丨尼罗河上划龙舟
    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悼念邵云环等烈士
    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悼念邵云环等烈士
    杭州:宋代古莲“复活”
    杭州:宋代古莲“复活”
    赛马会上的礼帽盛宴
    赛马会上的礼帽盛宴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907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