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聚焦《刺杀骑士团长》:专家解读村上的文学密码
2018-03-13 07:50:08 来源: 文汇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村上编剧的电影《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树最新长篇简体中文版,版权竞争相当激烈。我翻译的每一个字乃至标点,折算下来大概值25元。不是日元噢,是人民币。”思南读书会上,上海译文出版社以传说中“天价”引进的村上长篇小说《刺杀骑士团长》首发,此前翻译过41部村上作品的林少华、复旦大学教授王宏图、评论家张定浩与读者分享村上的文学密码。

  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像村上春树这样的当代作家了:他的作品被译成50多种文字出版;几乎每一本都是畅销书;书中“金句”被文艺青年们口口相传;他甚至备受博彩公司青睐,连续数年领跑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因此,当村上继上一部长篇《1Q84》后时隔多年推出《刺杀骑士团长》时,人们忍不住追问:这部55万字的小说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那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或转型吗?在译者林少华看来,新长篇实现了一次不大不小的跨越和升华,“比起以往作品强调的男性自尊,村上现在发现爱、悲悯更宝贵。或者说,村上开始意识到,只有把爱和悲悯作为情感和灵魂的底色、基调,才能够使男人女人获得真正的尊严。”

  林少华发现,新长篇有多处与村上旧作遥相呼应。比如虚实两界的穿越结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就有了;被主人公抛弃的孤独的“我”也一以贯之;具有特异功能的13岁美少女令人想起《舞!舞!舞!》里的雪;走下画幅的骑士团长同《海边的卡夫卡》麦当山德士上校接近;“井”和井下穿行的情节设计在《奇鸟行状录》中已然出现;南京大屠杀也不是第一次提到……村上曾说过,写小说就是用虚假的砖块构筑真实的墙壁,“那么,即使旧的砖块,也可以构筑新的墙壁。”林少华补充道。

思南读书会现场

  “大家不要看到55万字的小说有点发怵。”评论家王宏图笑言,比起《1Q84》一开始设计得如复杂像迷宫般费脑,《刺杀骑士团长》更容易进入。“这部晚期作品,与村上壮年的饱满、青年的热烈相比,自有其味道,甚至有回归早期作品轻盈风格的返璞归真感。”王宏图说,村上之所以受广大读者欢迎,与他文字中独有的轻盈特色分不开,“叙述孤独个体在城市当中挣扎发展情爱的纠葛,可能是近代小说基本的主题,但村上善于在轻盈的叙事中传递出伤感的情绪,包括生命中那些匪夷所思的消失、始料未及的结果。”

  张定浩直言,第一次看小说时感觉“很繁琐,包括穿什么毛衣和裤子,不厌其烦”。但第二次再读,却生出感动,“有的小说非常注重情节,但真正的生活往往不是靠情节流动的,而是由无数日常堆积,一件毛衣的颜色、刺杀骑士团长这两件事在天平上的比重是相同的。”他说,艺术家不仅仅对重大题材、主要的高潮感兴趣,也要对最稀松的生活有敬畏感。“村上春树到了68岁这个年纪,还能保持这种敏感是很令人钦佩的。”

  时隔多年“重出江湖”翻译村上春树,林少华在小说后记中直言,“刹那间,我觉得全世界所有迪士尼乐园的大门都朝我大敞四开,所有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姑娘都朝我扬起妩媚的笑脸,所有高档住宅区的售楼小姐都执意送我一套海景房,所有双一流大学的校长都争相聘我当客座教授……”

  而回想起此前近十年无缘翻译村上,林少华忍不住打了个“有失斯文”的比方:“好像自己正闷头津津有味吃着的一碗拉面忽然被人端走,致使我目瞪口呆面对着空荡荡的桌面,手中筷子不知举着好还是放下好,嘴巴不知张着好还是鼓起来闭上好。”

  《刺杀骑士团长》到底意味着刺杀什么?一位男孩读者的读后感让林少华特别有共鸣:“一个人逐渐产生了自我意识后,真正痛苦的便是察觉到自身已经凝固而难以改变思维,有人通过读书察觉到,有人通过刺骨的事儿感觉到,总而言之这个过程艰辛而痛苦。一个勇士要做的,是要杀死像水垢一样长在内心深处的负面消极东西,打破原有的隐性思维方式,再构筑新的价值观念。”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小小“空气质量检测员”
小小“空气质量检测员”
贵州沙子坡林场:三代护林员守护一片“林海”
贵州沙子坡林场:三代护林员守护一片“林海”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春游颐和园
春游颐和园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828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