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王安忆新作《麻将与跳舞》出版:通过两个符号看近代文学
2018-03-19 09:13:52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近日,王安忆新作《麻将与跳舞》出版。谈及书名,王安忆表示:报刊与电视里的征婚启事,常常有这样的文字:“麻舞不沾”或者“麻舞者勿扰”。前者是表示品质的正直,无不良嗜好;后者则声明有嗜好者谢绝。“麻舞”两个字是麻将和跳舞的简称,我想让这两项活动卸下曾经承担的思想重负,回到本来面目。

  达沃斯演讲后的新作

  《麻将与跳舞》是著名作家王安忆的文学评论集,编入王安忆文学评论15篇,包括《知识的批评》《南音谱北调》《地母的精神》《自觉与不自觉之间》等。

  谈及该书出版的初衷,她表示,2012年9月12日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她有一个题为“麻将与跳舞”的演讲,在这次演讲中,曾对此有过详细的解释。她说,“美国著名的华裔女作家谭爱美,她的成名小说《喜福会》,故事就是在一张麻将桌上引发的。在谭爱美之前至少三十年,还有一场著名的麻将,就是张爱玲的《色·戒》。”而她的小说《长恨歌》里也出台过一桌麻将,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上海的弄堂房子里……后来就有了《麻将与跳舞》的设想。

  现实生活不断从旧符号中蝉蜕

  《麻将与跳舞》中扎实可靠的评论,基于认真深入的阅读。该书谈及众多年轻作者的作品,她认为:在更年轻的作者笔下,新时代又有另一些更具挑战性的事物。作者指出:麻将与跳舞是中国近代以及当代文学中经常描绘的场景。上世纪三十年代,有文学流派称为“新感觉派”,起初源于日本,注重感性的体验和表达,到了中国,尤其上海,演变为“洋场文学”,穆时英可算作代表人物之一,其笔下有一篇作品,题目就叫做《上海的狐步舞》。上海女作家陈丹燕写于本世纪初的长篇小说《慢船去中国》,是穆时英时代的遗韵,其中都有麻将与跳舞这两个符号。通过这两个符号,作者认为:现实生活则不断地从旧符号中蝉蜕,寄身新符号,再蝉蜕……(吴波)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北京迎来春雪
北京迎来春雪
2018年香港花展开幕
2018年香港花展开幕
杭州西湖龙井春茶开采
杭州西湖龙井春茶开采
春来花盛开
春来花盛开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31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