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为数字化时代的文学“把脉”
2018-04-17 09:38:37 来源: 光明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进入21世纪以来,日新月异的数字化影响着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给我们带来方便的同时,也挑战了传统的生产和生存方式。数字化时代,文学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巨变,不仅人们的文学阅读习惯和方式不同于以往,书本阅读的比例不断下降,影视和网络影像在渗透和重塑文学阅读,而且文学创作的动机、方式和过程受到数字化大环境的影响,传统意义上的作家出现分化,有的寄游于网络,有的为影视而创作。面对这波谲云诡的当下文学场景,理论工作者急需提出新问题、新视角和新观念,从而更好地认识和把握文学发展的现状,增强对未来的信心。

  在新作《媒介场中基于欲望主体的文学存在方式动态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中,赵玉将社会学中的“媒介场”概念引入文学研究,将媒介视为与阶级、种族、性别等类似的文学批评新维度,探讨当下数字化时代文学活动的变与不变、新与旧、危机与重生,重塑文学理论的问题意识和时代特色。当前数字化语境下,多种媒介并存且相互渗透,文学相应地产生种种新变,本书首先从理论层面建构了媒介变迁中不同类型文学主体的欲望特征,在此基础上分别探讨创作主体、阅读主体、批评主体面对媒介场的改变而采取的不同应对策略和措施。

  不同的媒介场对应或者构建了差异性的主体及其欲望诉求。每一种媒介都有着符合自身特点的编码规则,满足的主体需求不同,主体也在其中扮演不同的角色,生成不同的身份特点。媒介场域构建了渴望实现人的多种可能性的欲望主体。相对于马斯洛金字塔式的需要层次理论,本书通过媒介场中文学活动的分析,验证了橄榄型的欲求满足理论。在橄榄型需求中,欲求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强弱的区别,因匮乏增强,居于“橄榄”的中部,匮乏程度越高膨胀得越厉害,又因满足而减弱,滑向“橄榄”的两端。在多种媒介共同作用下,文学主体的欲求呈现丰富的差异性,并且往往还具有互补性。

  以数字化为特色的媒介场域中,文学创作主体的地位、角色、欲求等随着各种媒介的此消彼长而发生着深刻的变化。文学创作主体内部产生分化,精英作家、通俗作家、网络写手、段子手等共存于同一个文学创作空间。而不同的文学形式相互渗透,不仅出现影视的文学化,还发生了文学的影像化。身处其中的机械印刷时代的创作主体在走向分裂,在这个新的“读图时代”,创作主体必须摈弃文学与新媒介对立的二元思维,取长补短,充分发挥主动性和自觉性,创造一种与时代同步的别样的文学形式,坚守和传递以陌生化为特征的文学性。

  在日新月异的媒介场中,文学阅读主体的选择更加多样,审美取向更加多元。在多媒介并存的媒介场中,泛媒介文学阅读带来认知模式的变化,目前正处在由深度注意力向过度注意力转变的过程当中。深度注意力是指阅读的注意力长时间集中在单一目标之上,忽视外界的刺激。过度注意力的特点是阅读的注意力分散,阅读在多个对象之间不停跳转,对单调沉闷的内容缺少忍耐性。赵玉认为,我们不应该对泛媒介阅读持悲观的态度,而应探索和引导文学阅读的新观念。文学阅读必须向影视和网络媒介开放,丰富文学阅读的体验。

  随着互动型媒介的普及,媒介场域中的文学批评主体不再由学院派批评家主导,媒体批评的地位和影响日益提升。赵玉将媒介场中的文学批评分为两类:精英批评与大众批评。前者属于专业批评,注重理论功底和文学史的知识。后者是业余性质的,主要依附于网络的媒介,时效性强,传播速度快,受众数量大。当前,这两者之间有时会跨界行动,也会相互渗透。多媒介场域下,文学批评面临颠覆性的挑战,超文本的文学形态已经溢出了既有文学理论的框架。一个新的媒介场的文学批评范式正在形成当中。

  赵玉的这本书立足文学面临的重大现实问题,以美学、文学理论和艺术学为论述主体,积极借鉴传播学、社会学、人类学、哲学等其他相关学科的观念视角、研究方法和最新研究成果,理论探讨和具体分析结合,整体与个案并重,在研读了大量文献的同时,还运用了社会学的田野调查法。这本书对于进一步深化数字化时代的文学研究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作者:何成洲,系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探访叙利亚杜马镇
探访叙利亚杜马镇
瑶乡春耕忙
瑶乡春耕忙
美国纽约举行反战集会
美国纽约举行反战集会
雨润春色“一抹红”
雨润春色“一抹红”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519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