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莫言、王安忆等作家获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奖
2018-05-21 16:28:2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奖”颁奖仪式现场(主办方供图)

  “汪先生的谦虚与博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小说风格的探索也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近日,“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奖”在大连揭晓,在颁奖仪式上获奖作家莫言这样说道。

  赵本夫凭《天漏邑》摘得长篇小说奖,中篇小说奖由王安忆《向西,向西,向南》和张悦然《大乔小乔》摘得。莫言的《天下太平》、樊健军的《穿白衬衫的抹香鲸》、双雪涛的《北方化为乌有》获得短篇小说奖。蔡中锋获得微小说作家奖。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表示,评选汪曾祺华语小说奖,是要学习其始终用美的眼光观察生活,发现和表现真善美的创作态度;始终关注小人物的灵魂命运,与劳动人民心心相印的创作立场;始终淬炼现代汉语之美,探索优美的华语写作的创作情怀,不断创作出有道德、有温度、有筋骨、有梦想的文学精品。

  莫言回忆起和汪曾祺先生的交往,“大概在三十多年前,我曾经在军艺文学系的课堂上聆听过他的讲课,记得当时他在黑板上写了六个大字:‘卑之无甚高论’,这句话的含义非常丰富,我也经常把这几个字书写在大纸上。感谢汪先生留下这么多杰出的作品,对他不断地重新阅读是我要经常温习的文学功课。”在莫言看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创作中,汪曾祺的“散淡”创造了令人耳目一新的风格,那不是故作的姿态,而是来自曾经沧海,来自彻悟人生,来自司空见惯。他的童心使其作品洋溢着天真和浪漫。这样一种老与嫩,动与静,山与水的融合,使他的作品呈现出一种既有传承又有创新的独家气象。

  “人来人往桃叶渡,风停风起莫愁湖。相逢屠狗勿相讶,依旧当年赵本夫。”这是汪曾祺生前为赵本夫题写的一首诗。“从他生前的为人处世和文学作品中,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两个字:从容。在汪先生那里,从容是修为,是定力,是境界。”赵本夫回忆,正是汪曾祺的低调和从容指引了他的写作理念和处世态度,他曾和汪曾祺同获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并拜其为师。“这首诗是他对我的期望,就是要守住自己的本色,坚持文学理想。”赵本夫说。

  王安忆提到曾问汪老“长篇小说是什么?”他的回答是“把不必要说的话说出来”。他一生写下无数短篇小说,却未涉猎长篇,就是说,他都是在说必说不可的话。“今天,获奖的《向西,向西,向南》是一个中篇,正介乎于必说与不必说的话之间,不知道汪曾祺会不会喜欢?”王安忆还特别强调了汪先生让她学习民间的北方语言,因为民间生活最是生动活泼。

  张悦然的《大乔小乔》写于她生病期间,相较她的其他创作尤为特别,她感慨疾病确实可以影响作家的文体,帮助她创作出了写作生涯里的第一个中篇小说。“中篇不是照相机采撷的瞬间,它是一段岁月,然而相较长篇又要求写作者更为专注。”

  青年作家双雪涛这几年的小说创作颇为引人注目,他对短篇小说有深刻的认知,他认为:“想把小说写得完整,完整包括很多方面,世界的自洽,语言的平整,结构的均衡,韵律的舒适,因为短篇小说字数有限,所以如果经过反复修改,有可能达到上述的完整,但是这种完整,有时候就如同景德镇的现代瓷器,光溜溜得没啥意思,甚至连不完整的地方也是想过的,也是完整的一部分。这是我感觉短篇小说不好写的原因,面积小,不易腾挪,所以力求精细,不要废话,因此也就容易变成一件精美局促的东西。”所以,他特别推崇海明威、卡佛和汪先生的胸中之气,不会因为雕琢而伤了文气。

  樊健军在感言中特别强调汪先生作品中的“中国味儿”,并说之所以自己承袭沈从文、汪曾祺这类作家的风格,是与他生活的小山村和小县城密不可分。“小世界总是在不经意间给我某种启示,引发我的思考。我在小世界里以文学对抗孤独和焦虑,祛除天生的自卑和地域的禁锢。我透过小世界的针孔看到了一个大世界。我始终怀有对外部世界的好奇,憧憬和想象。”

  微小说在近年来发展迅速,佳作迭出,微小说作家奖获奖作家蔡中锋回忆了他自初中与《小说选刊》结缘,三十多年的努力让梦想照进现实,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文学梦。

  “汪曾祺华语小说奖”由中国作家协会《小说选刊》杂志社、辽宁省作家协会、大连汉风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该奖旨在扩大中国文学的影响,推进小说走进人民,弘扬汪曾祺文学的中国精神和中国气派,讲好中国故事。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第71届世界卫生大会开幕
第71届世界卫生大会开幕
崂山云海
崂山云海
在无声世界中起舞
在无声世界中起舞
新德里掠影
新德里掠影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877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