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编剧兰晓龙携新作归来谈创作:用最笨的办法塑造人物
2018-06-05 17:25:24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编剧兰晓龙(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新华网北京6月5日电(记者 王志艳)从2006年《士兵突击》热播后,兰晓龙的作品就一直备受大众的喜爱,作品评分与大众口碑始终居高不下。“闭关”几年后,近日,兰晓龙携新书《好家伙》再次回归大众视野,早已绝版多年的《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也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一同再版。

  谈剧本创作

  “用最笨的办法塑造人物,他就在你心里活下来了”

  在编剧界,兰晓龙三个字算得上金字招牌。他总是能用自己笔下的人物,引导读者去映照自我,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四部作品里的诸多人物似自然界的叶子——你无法找到完全相同的两个。许三多、史今、伍六一、袁朗、卢焱……真实、有血、有肉是观众的普遍观感。

  编剧史航评价:“有的编剧是自己不相信,让别人相信。有些编剧是自己相信,但是没法让别人相信。而兰晓龙是自己相信,很多人又通过他相信一些东西。”电视剧《生死线》导演孔笙也曾说:“兰晓龙特别注重细节的严谨,在他剧本的字里行间总能找到一些特殊的东西,是直接和人物命运有关联的。因为有细节,所以即使虚拟的看起来也很真实。”

  接受记者采访时,兰晓龙说自己只是用最笨的办法塑造人物:“一遍遍地写,找他的语言逻辑、思维逻辑、行为规则,这个人物找准了,他就在你心里活下来了。”

  这种笨办法的启蒙来自中央戏剧学院的训练。兰晓龙回忆,刚上大学时,每个人都恨不得上来就写一个像《雷雨》那样的大戏,但老师不让写,而是上了整整两年的散文写作课,巨量的专业课训练把人逼成了“写作机器”。但正是那两年,让他明白“文字是为了让你正确的表达,而不是浮夸的表达。写一个剧本是为了有话可说,而不是为了把话说得多漂亮。当这个理念成为创作本能以后,再去写剧本就顺了。”

  从事影视行业,兰晓龙不认为是“艺术”,只称之为“手艺”。看见年轻的编剧同行受环境影响“手艺不行”,以前不愿多做评论的兰晓龙现在也不免有些着急。他明白其中的无奈,但也只能用“笨方法”去解决:“一是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二是打好创作的基本功。”

  谈价值观

  不反对“英雄主义” 更关注人性与成长

  兰晓龙擅长把笔下的人物扔到极端环境里,把想要描写的人性用显微镜放大出来。但与诸多描述人性的作品着力刻画阴暗面不同,他更乐于分享他认为的积极、进步和成长的那一面。

  当代军人、抗战远征军、抗日游击队和情报间谍,目前电视剧军旅片的所有要素,几乎都被兰晓龙写进了《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和《好家伙》这四部书里,如他所说,它们共同的主题都是人性与成长。

  尽管笔下的人物热血,但兰晓龙并不认为自己写的是“英雄人物”,他只希望所写的是“知行合一、表里如一”的人,就是他的认知到什么地步,他也能做到什么地步。

  兰晓龙认为“英雄主义首先是一种价值观”,他并不反对“英雄主义”式的表达,但当“英雄”被当做橱窗里的流行服装款式任人打扮的时候,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兰晓龙感慨,《士兵突击》播出的那几年赶上了中国电视剧制作的起飞时代,那时候的剧作还是追寻价值观表达的,但随着资本大量进入影视业,其对于利益短平快的追求,破坏了这种创作生态。

  “一旦你丧失对一个编剧文字应该存在的责任心,开始为了钱而写的时候,你就已经完蛋了,再也回不去了。”兰晓龙经常这样告诫自己。

  谈新剧《境外组》

  与正午阳光合作 首次涉水网剧市场

  “闭关”几年,兰晓龙并没有闲着,他透露,除了作品集的出版,备受关注的新剧《境外组》剧本即将完成,涉及境外追捕的题材。由正午阳光出品、侯鸿亮制片、孔笙执导,按照网剧模式制作。这是兰晓龙与正午阳光的第二次合作,也是他首次涉水网剧市场。

  被问及演员人选时,兰晓龙表示,自己当然希望跟好朋友们再合作,但由于档期等各种原因,“一切还得随缘”。观众期待的《生死线》《团长》原班人马能否再聚首,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自2006年《士兵突击》播出至今,十多年间,影视业的制作模式、播出渠道,包括观众审美趣味等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近年,很多知名导演、演员及资本纷纷涉水网剧市场,观众的选择越来越多了,兰晓龙也在“求变”。

  兰晓龙透露,《境外组》将是一部精致的网剧,相较传统剧本创作,他坦言新的挑战是“如何寻找适应网络语境的感觉,然后转变成自己的风格”。首次将故事背景放在境外,兰晓龙却意外说起自己至今没出过国,对这个题材的兴趣源自身边旅外朋友的经历,他表示,这些年中国人睁眼看世界,提供了构建更宏阔价值观的可能。“这种价值观更年轻、更积极、更有活力!”

  在兰晓龙看来,写剧本就是虚构一个世界,衡量一部作品优秀与否,不是写好几个人物或几句精彩台词,而是写好那个虚构的世界。但他也吐槽,现在能这样做是“费力不讨好的!”

  而选择正午阳光这样的团队,源自价值观层面的契合。“我的合作圈都是了解我的朋友,清楚我的风格和为人,对待剧集制作比较有原则和底线。”兰晓龙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大兴安岭火场火消人未散
大兴安岭火场火消人未散
小镇博物馆展胶东民俗
小镇博物馆展胶东民俗
美丽乡村游
美丽乡村游
成都51岁考生第22次走进高考考场
成都51岁考生第22次走进高考考场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8871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