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好的报告文学是“走”出来的
2018-06-11 07:26:04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报告文学是时代声音的轻骑兵。改革开放40年来,从作家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到作家何建明的《落泪是金》,再到作家李春雷的《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往事》,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在为读者提供思考的同时,也在文学创作水准上树立了标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近日在北京召开专题研讨会,就如何在新时代继续保持人民情怀、书写更多精彩的中国故事进行交流探讨。广大报告文学作家以实际行动践行着文学追求和使命担当。

  听时代足音

  报告文学作家倾听时代足音,展现新时代的新风貌成为笔墨的着力点。

  何建明创作的报告文学《那山,那水》,以一个作家的文化自觉看新时代的美丽乡村建设,捕捉当地村民的真切体验,生动讲述了浙江省安吉县余村人民建设美丽乡村的故事,记录了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文明建设思想化为人民群众生动实践的历史进程。“时代性对作家创作极其重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表现新时代的新气象、新精神是中国作家的重要任务。融入时代,真正倾注自己的情感才能真切地感知、判断、把握,进而真实地记录、深刻地表现这个时代,报告文学作家一定要立于这样的高度进行创作、呈现时代文本。这也对中国作家的艺术表现、书写能力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何建明认为,改革开放40年来,全民文化素养、国际视野普遍提升,报告文学作家要吸纳创新,题材好又写得好的文本才能满足新时代读者的阅读需求。

  作家王鸿鹏和马娜创作的报告文学《中国机器人》由辽宁出版集团、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展现了以蒋新松、王天然、曲道奎为代表的中国几代科技工作者前赴后继,致力于机器人研发的拼搏、创新精神。作品既有生动可读的文学特色,又兼有较强的科普作用和学术价值;既是一部中国机器人的成长史,也是一部中国高科技发展史,更是一部科学精神的沉淀史。这部优秀作品获得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李春雷创作的报告文学《大山教授》,以朴素感人的语言,讲述了生前身为河北农业大学教授的李保国致力推动河北太行山区生态治理、农民脱贫致富的先进事迹。“作为报告文学作者,没有跟主人公面对面进行认真交流,会给创作带来难度。写《大山教授》有遗憾,但更多的是震撼。新闻媒体已经对李保国的事迹进行了多方面宣传,不过新闻停歇的地方就是报告文学出发的地方。我用文学笔法探到他的心灵深处,挖掘深层故事,完成了这本书。”李春雷说。

  行走在一线

  作家彭晓玲用了近两年,先后在江西、河北、湖北、重庆、甘肃等8个省区市的13个县采访,以报告文学《空巢》展现了乡村留守老人这个群体的生活现状,希望引起社会的关注与共振。“70余个采访对象只是这个群体的一小部分,我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贴近,然后完整地呈现。”彭晓玲说。

  “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作家只有深入生活、扎根基层、多方体验,与时代的创造者一起欢笑、一起流泪,在现场体味他们在生活、生产和生命中的酸甜苦辣,才能写出真实完整、充满温度、震撼人心的故事。”李春雷说,“报告文学不单是作家写出来的,更是作家一步步‘走’出来的。真实地记录现实生活,讲述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故事,是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的责任。”

  作家臧思佳创作的报告文学《极殇》,以西藏“4·25”抗震救援为背景,讲述了公安边防部队官兵冒着生命危险,从喜马拉雅山脉震后废墟里救援人民群众的感人故事。臧思佳在余震不断、道路塌方的情况下走进灾区,用了45天走遍西藏受灾最严重的吉隆、樟木、定日大部分受灾村落,感到一种踏实、温暖、柔韧的力量。《极殇》没有停留在对事件表象的记录和英雄谱式的叙事上,而是由记录英雄的身影进而走入英雄的内心。

  “在艰辛的创作中,我的情感是被高原热情的藏族同胞丰盈起来的。数千名官兵抗震救援的故事,像一把撒在喜马拉雅山脉里的米粒一样,寻不见、觅不到。或许我记录的细节撑不起鸿篇巨制的篇章,但撑得起地震中面对困境的人心。”臧思佳说。

  为时代立传

  报告文学肩负着书写中华民族“新史记”的重任。中国有着独特而深厚的文化底蕴,也埋藏着大量鲜为人知的好故事、好题材,需要产生与此相匹配的精品力作。报告文学从历史深处打捞真相,在社会万象中寻找事实,需要相应的知识储备、思想高度、创作经验和艺术才气。展望新时代的报告文学创作,何建明感到,当务之急是作家必须全身心投入和感受新时代,完成对生活的新积累。“只有具备了新时代的大视野,才会涵养真正的人文情怀,笔下的人物和故事才会真正具有时代性与感召力。”何建明说。

  报告文学作家要准确把握时代脉搏、反映时代风貌,把现实生活中发人深省的故事及时传递给读者。“新时代的纪实文学,是一种文学大纪实,既能写当下发生的,即现实题材,又能写当下发现的,即历史题材;既能写百姓琐事,又能写家国情怀;既是中国特色的,又是接通世界的。报告文学作家任重而道远。”李春雷说,报告文学作家要“走进”生活,而不是简单地“走近”生活。作家要走出熟悉的、舒适的、习惯的生活,走进广阔、陌生的社会,去感受、去发现自然、生活、心灵之美,然后才能讲好故事。

  报告文学肩负着真实记录历史、抒写人民心声的职责。改革开放40年来,报告文学真实、快捷、正面、生动地呈现了砥砺奋进的中国力量,并将继续参与、见证。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百马”老人的跑步人生
“百马”老人的跑步人生
夏日荷韵
夏日荷韵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场马拉松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场马拉松
夏日漂流 乐享清凉
夏日漂流 乐享清凉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8903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