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米塞斯评传》:米塞斯的“固执”与“不妥协”
2018-07-10 07:50:00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米塞斯评传》

  (英)伊斯雷尔·M·柯兹纳

  海南出版社

  在我看来,《米塞斯评传》犹如一幅素描,它用简洁的文字和短小的篇幅,描绘出米塞斯的生平及当时生活的政治与历史环境,并以现代经济思想史为背景,概述了米塞斯的经济学。同时,作者重点关注了米塞斯经济学的几个方面:米塞斯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他对市场过程的广义理解;他的货币理论、周期理论和利率理论;他对自由市场维护等等。

  此前,关于米塞斯的传记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米塞斯自己撰写的早年回忆录;另一种是他人写的米塞斯传记,其中包括其夫人在其去世后写的回忆录和许尔斯曼的翔实巨作,以及柯兹纳这本《米塞斯评传》等。柯兹纳作为米塞斯的学生和一名极富影响力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他深刻把握了米塞斯和奥地利学派思想,既要言不烦,又举重若轻。

  米塞斯1881年9月29日生于奥匈帝国一个名为利姆伯格的城市。他考上了维也纳大学,在求学的5年时间里,有一年因为服兵役而中断学业,其间在司法研究、社会科学及法律史领域获得极高荣誉,在1906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奥匈帝国财政部长庞巴维克去职之后,1905年开始在维也纳大学举办私人研讨班,米塞斯连续几年参加。1913年,他成为一名不领薪的编外讲师,可以在大学授课。这一时期,米塞斯对经济学有了系统理解,到1912年取得突破,建立自己货币理论——他当年出版的《货币与信用理论》,奠定了他作为重要的理论经济学家地位,并且为他后来获得“奥地利学派”一个主要倡导者的声名打下基础。

  1909年,米塞斯在半官方组织“奥地利商会”获得一个职位。一战之后,他直接卷入有争议的公共事务,接触到很多奥地利政治、工业与金融界领导人物,将学术研究、大学教学以及出于激烈的政治和政策争论中的经济政策专家的实际工作结合到一起。

  一战爆发之后,米塞斯作为一名陆军中尉参战,1917年因为伤寒被召回维也纳,进入“战争署”经济部工作。1919年,他出版了第二本著作《民族、国家与经济》,“它试图淡化当时还没有专门属于的‘国家社会主义’对德国与奥地利公众的影响,并建议重新改造当时的社会”。但是,此书影响不大。1922年,他又出版了《社会主义:经济与社会学分析》。在战后混乱的几年,米塞斯在奥地利商会职责迅速扩大,直接参与了关键的政治与政策问题,他的影响波及全国。也证实这几年,他因为“固执”“不妥协”声名远扬。但米塞斯认为,自己仅仅在与“科学”相关的问题上表现出“不妥协”,“在科学活动与政治活动之间,我有明确的界线。在科学中,妥协是对科学的背叛。在政治中,妥协是不可避免的……在战后的奥地利,我是经济学的良心”。

  在20世纪20年代初,米塞斯参与了政治与政策的制定等活动,撰写自己的学术著作,保持了与大学的联系,另外,他还组织了自己的学术研讨班,每两周在商会办公室举办一次研讨。一些年轻的参与者后来成为世界著名的经济学家、历史学家、社会学家或哲学家。如哈耶克、哈伯勒、马赫卢普、沃格林、阿尔弗雷德·舒茨和费力克斯·考夫曼。尽管米塞斯1918年成为副教授,希望在大学获得一个终身教授的职位,但没能如愿以偿。

  1934年10月,米塞斯离开维也纳,到瑞士日内瓦的“国际研究学院”任教,他在这里度过了六年时光。希特勒1933年在德国上台,米塞斯意识到,德国对奥地利的占领不可避免。1938年德军进入维也纳的当天晚上,德军就侵入了米塞斯与母亲一起住过的公寓,用38个箱子装走了他的图书、作品与文件。正是在1938年,米塞斯与德国女演员,带着孩子的寡妇玛吉特结婚。

  1940年6月,法国沦陷,尽管瑞士是中立国,但上了纳粹黑名单的米塞斯在妻子的要求下移民美国,并于8月2日抵达。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为他提供了为期六个月的“讲师与研究副教授”职位,但他想待在纽约,直到1945年,才在算不上一流大学的纽约大学商业管理研究生院获得“访问教授”资格。

  米塞斯不受美国经济学界欢迎,除了年龄外,还因为不入时的政治与经济学方法论立场。按照玛吉特的说法,从1943年起的25个年头“是米塞斯一生中最多产也最有创造力的时期”。他开启了新的职业生涯,用英语出版了大量著作和论文,与一批忠实的美国支持者建立了友谊,并培养了一批忠实的美国学生。

  米塞斯坚信政府干预市场经济是危险的,这一信念给洛杉矶商会总经理伦纳德·里德留下了深刻印象。1945年,里德在一些富有商人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以纽约为基地的经济学教育基金会“欧文顿”,希望将市场经济的理念传播给美国公众。里德使米塞斯成为一名定期成员。到1946年年末,米塞斯在个人方面和职业方面都得到巩固,并成为美国公民。在生活方面,1942年,他和玛吉特在纽约西岸拥有了一套舒适的公寓,在家里可以看到哈德森河风景。在纽约大学的访问教授和欧文顿的工作,使他能保证教学和写作活动。1949年,他出版了长达889页的巨著《人的行动》。

  到50年代中期,当米塞斯75岁时,他已经成为一名世界著名人物,尽管仅限于数量相对较少但有影响力的前欧洲同事、他以前的学生、数量同样较少的一群年轻的美国经济学家,以及其他几个学术圈外的仰慕者中。1969年5月29日,米塞斯在纽约大学做了最后一场报告。而美国经济学会也授予他“杰出人士”称号。1973年10月10日,米塞斯在92岁生日过后不到两周去世。玛吉特在评论丈夫人格时说道,无论是那些强烈仰慕米塞斯的人,还是那些憎恨米塞斯立场的人,毫无例外都会同意“他的最显著的特征是他不可改变的诚实,他的毫不迟疑的诚实……他决不屈服。他总是毫不犹豫地对他认为是正确的东西提出自己的看法。加入他‘克制’一下他自己,对那些流行的,但却是可憎的政策进行的抨击不要那么激烈,那么他就会获得最有权势的官职。但是,他没有妥协。这种坚定性是他成为那个时代最与众不同的人物之一。”

  对学者而言,对真理和学术的固执,对谬误的不妥协可谓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如果像海德格尔和施米特那样对希特勒胁肩谄笑,用学术服务于政治,米塞斯也就不是米塞斯。(张弘)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新疆:“空中草原”迎来旅游旺季
新疆:“空中草原”迎来旅游旺季
江西东乡遭洪水袭击
江西东乡遭洪水袭击
新疆:马背上的“生态致富路”
新疆:马背上的“生态致富路”
书店也要“颜值高”
书店也要“颜值高”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099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