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麦家:我写的不是谍战小说
2018-08-24 15:05:2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麦家(右二)、米欧敏(右一)及克里斯托夫(左二)在活动现场。主办方供图

  新华网北京8月24日电(记者 刘佳佳)近日,著名作家麦家携手首尔国立大学教授及翻译家米欧敏(Oliver Sacks)亮相2018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文学沙龙,围绕作品《解密》与读者展开了一场关于文学和命运的精彩对谈。

  《解密》是麦家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创作时间跨度长达11年,先后被退稿17次。最终,这部作品在2002年出版后广受好评,并被翻译成30多个语种、在超过100个国家出版。今年年初,《解密》还作为唯一一本亚洲小说被英国《每日电讯报》选入“史上最杰出20本间谍小说”。

  “我写的不是谍战小说”

  因为创作了《解密》、《暗算》、《风声》等一系列谍战题材小说,麦家被贴上了“谍战小说家”的标签,但是他本人却不以为然。“‘谍战'的商标已经贴得我揭不下来,完全是钢铁般的包着我。当你带着谍战的期待来看我的小说,有可能会失望。”麦家有些“叫屈”,“我写的不是谍战小说,间谍只不过是主人公的一个职业而已。你不能说这个主人公的职业是间谍,这个就是间谍小说,这是说不通的。”

  迄今为主,麦家共有五部文学作品被改编成了电影、电视剧。因为影视的巨大影响,也更加深了人们对其“谍战小说家”的印象。虽然影视剧改编让他的“腰包越来越鼓”,但他对一窝蜂创作谍战题材表示了担忧,他深刻地意识到:每一次改编都是对文学的一次肢解。影视宣传需要贴标签,当这个标签贴上去,一方面虽然会更引人注目,但另一方面文学的丰富性也被消减掉了。

  “最难破译的密码是人的内心和命运”

  《解密》、《暗算》、《风声》三部作品表面上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破译密码,但相比而言,麦家认为,“人世间最难破译的密码是人的内心和命运”。

  麦家曾说,他的创作更多的是写人内心的那种孤独感。在《解密》11年的创作过程中,麦家遭遇了出版社的17次退稿。因为时间跨度长,他的身份也经历了几次转变,所有这些经历都使得这部作品更加结实和丰富。麦家认为,浮光掠影或者很开心的东西不一定会反映到作品中,但人生的一些重大变故,孤独或是心酸等沧桑的东西,却很容易沉淀到文字里去。

  《解密》的主人公荣金珍的命运曾让无数读者唏嘘,很容易在阅读时跟随他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或哭或笑。“痛苦的东西很容易在文字里面沉淀下来,如果我本身生命中没有这种痛苦,也很难给主人公这种痛苦。”麦家说,写作归根到底需要孤独,需要沧桑和心酸。

  “中国的‘矿藏’非常丰富”

  《解密》在海外获得成功,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译者独到的眼光。麦家说:“我遇到了两个好的译者,他们找到了一种能够被读者接受的英语。”

  研究古代汉语的米欧敏教授在一次机缘巧合中读了《暗算》,因为非常喜欢麦家的风格就开始阅读他的其它作品,并推荐给了同为翻译家的克里斯托夫·佩恩(Christopher Payne)。最终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共同翻译麦家的作品。之后《解密》的成功,也印证了两人一开始的判断。

  麦家认为,正是因为中国有一个博大精深的背景,地下的“矿藏”非常丰富,才吸引到像米欧敏、克里斯托夫这样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来研究中国。“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是真正的文化自信、民族自信。”

  “写作是写作最好的老师”

  许多作家都曾经表达过对于作家这个职业的宿命感,认为写作是靠天吃饭,一个人会不会写、能够写出怎样的作品都是注定的。

  活动现场,有读者请教关于“写作能不能教会”的问题。麦家认为,所有的东西都有技术的一面,但凡技术都可以学习。但是光有技术,没有人生体验,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无关痛痒的。人生的痛也好、爱也好,老师都没办法教会,只有生活才能教给你。

  对于想要成为作家的年轻人,麦家给了两个建议:第一,阅读是写作最好的准备,每一本书都可能成为你的老师;第二,写作是写作最好的老师,只有不停的去写作,在不断修改的过程中,反复的自我挑战,最终才会找到写作的奥秘。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福建霞浦:光影滩涂 旅摄“圣地”
福建霞浦:光影滩涂 旅摄“圣地”
可爱小动物齐聚江苏常州 吹响萌宠“集结号”
可爱小动物齐聚江苏常州 吹响萌宠“集结号”
创意退伍照 留下老兵珍贵影像
创意退伍照 留下老兵珍贵影像
航拍贵州堂安侗寨
航拍贵州堂安侗寨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9394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