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安徒生和他的《柳树下的梦》
2018-08-29 07:50:39 来源: 文汇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村人到教堂去做礼拜,发现路旁坐着一个手艺人。他已经死了,在这棵柳树下冻死了。

  这是安徒生 《柳树下的梦》(又译《在柳树下》)的结尾。他说这部写于1853年的作品是童话,但也有人把它看作一部现实主义的小说。

  安徒生故居是平房,屋小低矮、门窗粗糙,高个进门要低头;整个建筑是19世纪初的模样。当时,这里是贫民区,居住着最底层的码头工人、靠吃救济的人和乞丐。实际上,真正的故居只是其中窄小的一间,住着他家五口人。后来为了建馆,搬迁左邻右舍,屋内打通。

  故居不远处是大而现代的安徒生博物馆,有18个展室,最大的是1930年建的环形大厅。八幅大型壁画环绕一圈,展现安徒生一生的重要片段;起终点皆是欧登塞。作者是丹麦著名艺术家斯蒂文。

  馆内陈列着某女子的照片和她与安徒生往来的书信。据说,这是安徒生一见钟情的女人,却早已订婚。他保存了女子的信,却被为他打理事物的柯林烧了;那女子也保存了安徒生的信,直到死后才被发现。我猜这个女子是里玻格。安徒生与她在同学沃伊格特父亲家相见,爱情第一次涌动。他写道:“我只有一个思想,那就是她——但是,等待我的只是失望。她爱另外一个人——她和他结了婚。”

  而最令安徒生刻骨铭心的,是被誉为“夜莺”的著名瑞典女歌星詹妮·林德,他苦恋她14年未果。

  第一次见面在1840年的哥本哈根,安徒生说:“那时我已经知道她是斯德哥尔摩的顶尖歌唱家。”三年后,女歌星又来;她与安徒生的朋友、芭蕾舞大师布农维尔的妻子是朋友,已读安徒生作品的她想再见作家。到1845年见面时,安徒生说:“她的才华随着名声的光辉进入每个人的眼里,人们真是整夜在剧院前面排队以求买到一张门票。”林德在哥本哈根期间,安徒生每天去她住的布农维尔家。得知她要去柏林演出,安徒生暗暗打算:“那是我很长很长时间向往的事情,所以圣诞节的时间,我要待在柏林。”

  圣诞夜,安徒生婉拒了朋友们的邀请,一心等林德来邀,最后落空。他在《我的童话人生》里写道:“我非常孤独地坐在旅馆里,感觉被遗弃;我打开窗子,仰望着星空,那是我的圣诞树;我的思想受到很大伤害。”事后,林德做了弥补,和女伴、安徒生三人再过节。林德为安徒生装点圣诞树,树上礼物全归他,但还是坚持以兄妹相称。

  安徒生的《柳树下的梦》,写了鞋匠克努得和歌星约翰妮的故事。与他这个鞋匠和洗衣妇的儿子不同,克努得与约翰妮从小是邻居,儿时,他们喜欢在柳树下玩。后来约翰妮家迁京城,又签约歌剧院;克努得则做了鞋匠学徒。他19岁一满师就去哥本哈根找17岁的约翰妮,一心想给她买戒指。约翰妮家“是一种富足的样子”,她为他倒茶,唱歌,紧握他的手。

  此后,克努得每晚都走到约翰妮屋外,见她人映窗帘就觉得“这真是最可爱的一晚!”他本来准备礼拜天摊牌,到了那天却没找到机会,他们一家要外出。他又去她家,约翰妮一人在,他感到“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他表白自己怎样始终爱她,要她一定做他的妻子。约翰妮严肃地回答:“我将永远是你的一个好妹妹。”

  几年后,克努得在米兰一大歌剧院见到台上的约翰妮,掌声如潮,谢幕不停。人们簇拥她的车到家,一位胸戴星章的绅士扶着她;大家说,他们订婚了。

  克努得决定回到老家那棵柳树下。归途中,疲倦的他坐在异国的柳树下,在严冬夜睡着了,他梦见与约翰妮挽手走向教堂……被冰雹打醒的他说,“这是我生命中最甜美的一个时刻!”接着他又睡去。下雪了,他在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安徒生很在意这部作品。他一见纽伦堡就说 《柳树下的梦》“描写了那座美丽的古老城市”,而在老天鹅堡的时候,他还向巴伐利亚马克斯国王和王后朗读了这个梦。

  身高1.85米的安徒生一生未娶。据安徒生博物馆介绍:“没有爱情青睐他,也没有家庭生活,他的艺术成就使他在哥本哈根上流社会中获得一席之地,但他仍没有足以支持他结婚的经济来源。”甚至好几次他卖掉王公们赠送的胸针和金戒指,直到逝世都没自己的产权房,最后借住的是犹太富商梅尔彻尔的房子。

  我住的安徒生丽笙酒店,门口有棵高大的银杏,座椅绕树围成半圆,安徒生坐像占了三分之一。安徒生肩头的大披风右边拖地,左边遮盖了椅子足有两人的位置,脚边的地下放着手提包。秋深了,金黄的杏叶散落一地,有些落在了安徒生的披风上。(袁念琪)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开学季 军训忙
开学季 军训忙
趵突泉再现“水涌若轮”景观
趵突泉再现“水涌若轮”景观
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即将开幕
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即将开幕
北京街头靓丽花坛迎盛会
北京街头靓丽花坛迎盛会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40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