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侦探小说要讨好年轻人吗?
2019-01-08 15:28:31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捉影》

  冯华 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在当今影视剧和小说中,有关破案刑侦类的优秀作品数不胜数。2018年12月,曾获“金鸡奖”最佳提名的编剧冯华出版了她的最新推理刑侦系列小说《捉影》。小说讲述了由“超忆”协警江小流、推理能力极强的刑警普克以及性格马虎但情感细腻的社区民警马一路组成的编外侦探小组携手破案的故事。故事中性格各异的三人相辅相成,最终使一个跨国连环杀人案真相大白。《捉影》是编外神探系列的第一季,第二季仍在创作当中,小说正在进行影视化筹备。

  《捉影》最大的看点要属其严密的逻辑论证与毫无外力加持的推理办案手段。作为一部推理悬疑小说,作者冯华加入了大量的推理论述,将案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巧妙地安排在了主角们寻找真相的过程中,抽丝剥茧,层层深入。

  《捉影》语言平和朴实,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小说的人物对话、剧情描写都十分接地气。没有“金手指”,没有高科技辅助办案。主角的一切行为都有据可寻。没有了惯常悬疑小说中声色光影的干扰,《捉影》的推理过程看似平淡又意味深远,行文逻辑缜密富有条理。

  书乡:为什么想要创作一部纯古典的推理小说?

  冯华:我十来年间写了十几部推理小说,跟警方打交道也比较多。与他们交流时越来越觉得现在破案比过去容易。科技进步很快,法医技术、各类鉴定技术已经非常厉害了。在《CSI犯罪现场调查》等美剧中,高科技探案手段已应有尽有。在我所在的城市南京,命案几乎是百分百侦破。现实中这当然是好事,但在侦探小说中,用高科技破案就不那么过瘾。我想写比较古典的探案方式,通过推理、分析,对人性、心理的了解来破案。

  书乡:这部小说的案件部分是根据真实案件而写的,你的第二部小说《花非花》被高希希导演拍成同名电视剧,当年非常火爆,那个故事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吗?

  冯华:《花非花》的案子是我编出来的。不过有读者跟我说生活中遇到过类似的案件。真实的案件可能往往比我们作家能编出来的还要复杂,还要可怕。后来我做影视编剧后与公安部门发生了更密切的联系,很多案子也会从他们那里得到线索。法制记者朋友们也会告诉我一些。这次我写的《捉影》中有庭审的部分,我就自己申请到法院去听庭审。

  书乡:优秀的侦探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冯华:神探要求具备三个素质,第一是超强的逻辑推理能力,第二是超强的记忆力,第三是超高的情商。除了这些,还要有对社会的关注和悲悯心。侦探说到底是与邪恶作斗争,如果与这个世界没有情感上的连接,他就不能成为一个好侦探。

  书乡:当兵的经历对你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冯华:我大学在军校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个专业,但这段经历对我的逻辑思维能力有很大的锻炼。我很小就喜欢文学,看了很多书,也动笔写过一些故事,但全家都觉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进入生活后我发现这个完全不是我想要的,就转行了。离开部队的时候我没有要求转业,而是复员,就一无所有了,零的起点。我想看看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下最想做什么。有一天我忽然特别想写作,那时我27岁,我对自己说,如果余生给自己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就想写小说。前些年涉案剧很火,我的小说每次一出版就卖掉了改编权。

  书乡:罪案推理类的电视剧改编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冯华:我以前在军队工作过,所以写到警察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我都考虑到了。这跟我的理想也是一致的,我故事里的警察就是好人,他们就是要扬善除恶的,就是有他们的职业理想的。但我不把他们作为生硬的面具去写。公安方面会要求我们不能泄露作案细节等,这我倒不担心,因为我不关注具体的侦破,我始终最关注的是人的内心,是人最深处的那部分真实的内容。文学对我最大的吸引就是我可以去了解人性、探索人性、发掘人性。

  书乡:近两年推理探案类影视剧再次火爆,你认为一部好的罪案剧需要什么?

  冯华:这种类型的影视剧非常适合抓住观众,因为悬念会满足人的好奇心。虽然写的是凶杀案,但几乎其中可以承载一切东西。在“小白文”盛行的今天,我们一定还需要更多深入思考的东西,需要更加深度地互动。所有的爆款剧集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热播后总会有大批人想去复制爆款的成功,但大多数都死得很惨。那么想做出得到市场和观众欢迎和认可的剧,按照什么路数来做呢?我认为要按照艺术对人的吸引的方向去做。比如我用悬疑的方式去探究人性,讲丰富的现实故事,就可能会唤起观众的共鸣。

  书乡:如今“90后”“00后”成为看文、看剧的主力,您在创作时会考虑年轻人的喜好吗?

  冯华:我现在设置的三人探案小组已经是最大程度向年轻人争取市场的努力了。之前我的写作可能更传统、书生气一些,这次我叙述的方式已经在尽量年轻化了。其实我们发现,去年很火的《白夜追凶》和《心理罪》这两部剧也并不是主要讲年轻人的故事,最多里面安排一些年轻的警察。问题不是年轻的观众不喜欢看成年的题材,而是你的讲述方式是不是能够吸引他们。但我不可能为了讨好年轻读者而写那种现在流行的逻辑不通的文学。我相信无论是面对年轻的读者还是成熟的读者,文字本身的魅力永远都在。(陈梦溪)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杨家埠木版年画腊月印制忙
杨家埠木版年画腊月印制忙
福建武警:特战训练砺精兵
福建武警:特战训练砺精兵
昆明:滇池上游湿地美如画
昆明:滇池上游湿地美如画
梅香小寒
梅香小寒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32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