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追忆曹先擢先生:匠心铸典 大家风范
2019-04-27 07:32:51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有曹先生修改字迹的《汉语大字典》第二版校样。

  ▌王祝英

  人生旅途中,有的人你会碰见很多次,有的人一辈子也无缘一见,还有的人你可能一生会见到一两次。那见过一两次的,也许你会很快或慢慢忘记,也许让你永世不能忘怀。算起来,我曾有幸见过曹先擢先生两次,他是那种让人见过一面就难以忘怀的人。

  第一次见到曹先生是2006年,他到成都参加中国辞书学会第七届年会,会议由我们出版社承办。在四川辞书出版社当了多年的编辑,对曹先生慕名已久,知道他曾经在北京大学和国家语委任职,是位大学问家。那时曹先生已退休,是辞书学会的名誉会长。会议上颁发了首届辞书事业终身成就奖,曹先生是获奖者之一。会议期间听他的学术报告,远远看着他和代表们在一起的身影,当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清瘦的面容和温文尔雅的学者风度让人印象深刻。我那时还比较内向,没敢走近他,毕竟我们这些小字辈和曹先生这样的大专家大学者是有距离的。

  走近曹先生的机会还是来了。2012年8月底,我到北京参加国际图书博览会,受冷玉龙总编委托去看望曹先生。当时曹先生身体欠安,住在医院里。因为之前和曹先生的夫人通过电话,约好了直接到医院的时间。大概是下午两点多,我到了病房,曹先生躺在病床上,面容还是那么清瘦。那天他精神状态很好,一见我就温和地笑着说,自己才洗过头发,之前还跟护工说,一个人不好洗头发,等会儿有个出版社的女士来,让她一起帮忙。曹先生用的“女士”一词,非常温文尔雅,让我记忆深刻。我笑着说当然可以,可惜来迟了,没能帮上这个忙。那是第一次单独见到曹先生,他这几句话一下子消除了我心理上的距离感和敬畏感。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转达了冷总编对他的问候,并说起在成都曾经见过他。曹先生听了很高兴,笑眯眯地询问我是哪一年到出版社的,还问了一些出版社现在的情况。我说起责编的一本词典上有他的大名,那是李行健先生主编的《学生多功能汉语词典》,曹先生是顾问之一。曹先生微笑着点头,说对的对的。那天下午,他说得最多的是我们社出版的《汉语大字典》,他对我说:“回去转告玉龙,《汉语大字典》修订不容易,他做了很多工作,提高了质量,功不可没。”我趁机跟他提起冷总编的嘱托,希望曹先生能为《汉语大字典》第二版参评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写份专家推荐书,曹先生略一沉吟便爽快地答应了,嘱咐我将评奖材料寄到家里。曹先生说话不急不忙,态度和蔼,没有一点大人物的架子,让人如沐春风。告别他时,我竟有点依依不舍,走出病房在医院一楼的长廊里给冷总编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见面的详细情况。君子温润如玉,曹先生这次留给我的印象之深,以至我至今脑海中常常浮现见他的情景,清楚记得那天下午的灿烂阳光和他的音容笑貌。

  回成都后给曹先生寄去了有关材料,打过电话,他在11月底如约寄来了推荐书,对《汉语大字典》第二版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这本字典后来如愿获得了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曹先生功不可没。得知曹先生去世的消息,我非常愧悔后来进京没再去看望他老人家。六年前的一见就是永别,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聆听他的话语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后悔和遗憾的事。

  曹先生师出名门,他是北京大学王力先生的大弟子,一生致力于语言文字研究。他十分注重汉字的古今演变和形音义关系研究,他的文章往往不长,但条理清晰,文字清新隽永,娓娓道来,不太多的篇幅就把字际关系、字形演变梳理得非常清楚。他不仅是语言文字学家,也是辞书学家,在辞书编纂理论和实践上取得了卓著的成就。他担任过中国辞书学会的会长,主持过《新华字典》的修订和《新华词典》的编写,是《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专家审订委员会主任,参加了《王力古汉语字典》编写,也是《新华多功能字典》《汉字形义分析字典》主编之一。曹先生与我社的结缘也源于《汉语大字典》这部大型汉语字典。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为推动辞书编纂工作,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了为期一年的词典进修班,负责讲授文字学的就是曹先生。汉语大字典编纂处的冷玉龙和张企予老师参加了这次进修班,和曹先生结下了深厚的师生缘,他们谈起曹先生,都深深敬佩他的为人和为学。在他们眼中,曹先生是博学、睿智的,也是和蔼、宽厚的,对学生非常爱护、提携。冷、张两位老师进京必去看望曹先生,曹先生到成都也一定会找时间见一见他们。《汉语大字典》首版出版后,曹先生专门写过评论文章,从四个方面深入分析了大字典源流并重、博大精深的特色,看得出曹先生对大字典是有着精深研究的。这也许是他欣然同意担任《汉语大字典》第二版专家审订委员会委员并允诺推荐大字典第二版评奖的原因吧。

  在《汉语大字典》启动修订时,社领导曾登门拜访曹先生,听取他对修订工作的意见和建议,曹先生表示会全力支持修订工作,并赠送了《〈广韵〉反切今读手册》一书供修订参考。在稿件的审读中,曹先生提出了不少意见和建议。曹先生审稿字斟句酌,一丝不苟,修改的地方都一一写上了修改理由,提供了书证、例证,并详细标明了出处。如“依”字下义项之一原为“倚傍;靠着”,曹先生建议改为“挨着;向靠近”,在写下“乞酌”二字外,还批注了以下内容:“依、倚略有不同,依指挨近、挨着。倚指靠着。”并引用了《六书故》“倚,力大于依”的依据。改动之处有理有据,他的这些意见修订时都被吸收。稿件上有的页码修改处有不同颜色的字迹,看得出曹先生并不是一时看了就完事,而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查找了不同资料,作了详细的比对。因为稿件页码较多,曹先生在改动的页码上都用了醒目的便利贴作标记,以便编辑翻检。细微之处见精神,曹先生的博学、严谨、认真与谦和,做事一贯的细心与周到,处处时时都在替他人着想,就在这一页页稿件上充分体现出来。曹先生用他的言行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诠释了什么是辞书,什么是工匠精神。 制图 耿争

  曹先擢先生主持过《新华字典》的修订和《新华词典》的编写,是《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专家审订委员会主任,参加了《王力古汉语字典》编写,也是《新华多功能字典》《汉字形义分析字典》等书主编之一。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州丹寨:岭上开遍映山红
贵州丹寨:岭上开遍映山红
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
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
苗山脱贫影像志——山间地头的午餐
苗山脱贫影像志——山间地头的午餐
多国海军舰艇开放日活动在青岛举行
多国海军舰艇开放日活动在青岛举行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119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