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作家江南:现在谈“科幻元年”?还为时过早
2019-08-09 09:32:38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作家江南。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上海堡垒》电影海报。

  《上海堡垒》小说书封。

  《九州缥缈录》剧集海报。

  《九州缥缈录》小说书封。

  《龙族》小说书封。

  今年暑期档,作家江南打通了荧屏和银幕上的观众,改编自其同名小说的电影《上海堡垒》今日全国上映,同样改编自其同名小说的剧集《九州缥缈录》也于上个月与观众见面。这两部作品他都参与了编剧工作,对于作品与原著的出入,他尊重导演的选择。短短一个月,有两部自己的小说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接受观众的检阅,江南内心却没有太大波澜,对于好消息、坏消息都无动于衷,觉得自己有点抑郁症前期的症状。

  江南是理科学霸,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之后留学美国,留学期间创作了《此间的少年》,走上写作道路,之后写的《九州》系列、《龙族》系列更是引起很大反响,让他成为内地幻想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目前,《龙族Ⅴ》还没有创作完成,江南表示写作遇到了瓶颈,需要沉淀一下。而对于很多粉丝都关心的小说改编问题,江南表示:“心里还没有准绳儿,还没有得到很大的把握能干这个事儿,干脆暂时没干。”在《上海堡垒》上映之前,新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原著作者江南,交流他几部作品的改编情况和目前的写作状态。

  创作初衷 写作只是当时在美国太无聊

  读书时,江南的文科成绩不是特别好,特别是历史和政治。他大概能记住一个文字的意思,但往往记不住文字本身。他记得高考考历史,需要想起历史事件的年份,参与的人,但他往往只能够记住大概的故事,脑中复刻文字的能力很差。不过,他理科特别强,高考考进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去美国留学,专业是医药分析。其实,很多作家都是出自理工科,获得科幻界诺贝尔奖“雨果奖”的刘慈欣是水电工程系的。

  对江南来说,就创作这件事情,其实没有任何一个学科教,文学专业更多的是教人怎么评判一个文学的价值。理科生的优势是逻辑结构好,思辨可能更多,他觉得理科生的参与者在这个行业里还是少了些。

  最开始接触写作还是在美国留学时,江南曾说:“写书并非出于某种高尚的初心,只是在美国时太无聊了。”那时候没有太多中文书籍阅读的情况下,他开始尝试自己写作,“就是想自我表达,并没有说我要为一群人去发声,首先是为自己发声,然后在发声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些人跟你有共鸣。”他于2000年出版的回忆北京大学校园故事的《此间的少年》,拥有了一批粉丝,之后又创作了《九州缥缈录》。写过青春校园、写过奇幻,但江南觉得自己写作的核心母体一直都是成长,因为他对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感触颇深,“一个小孩将来要面对的外界环境和小时候以为要面对的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如何克服青春期的恐惧孤单,不被认同的感觉,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完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成长的主题现在还在写”。

  创作瓶颈 对影视化提不起太大兴趣

  基本上每隔两三年,江南就会经历一次创作上的瓶颈。写作需要体力支持,体力不够,难以完成高效和大量的创作。保持年轻,对作家来说是很大的追求。江南特别羡慕萨特,因为觉得他始终年轻。24岁的时候,江南一天可以写一万五千字,但他觉得,写得多并不是一个作家真正的追求,“写作是长跑,不是短跑”。虽然写了这么多,第二天早上醒来再看,后面一万字都写错了。他始终提醒自己要经常避免写作惯性,不能让惯性把自己带跑偏。这种情况,江南只能自我调整,去阅读,去旅行,让自己沉淀下来。

  然而,现在比较可悲的是,他连阅读的精力都没有了。“说实话大概有小半年,可能超过半年没有好好阅读了,这个事情让人挺焦虑的。”江南说,一年之前他一个月还能读两三本书,但现在半年都读不到。他现在最看中自己身上的“作家”标签,却没有时间看书写书,这就让他很困惑。

  很多作家都有抑郁症的这个困扰,江南也觉得自己有点抑郁症前期症状,“对成功和失败,好消息和坏消息都无动于衷。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没有什么欲望,每天想坐那儿待着不动。”他称,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佛系状态。今年暑期,他的两部作品《九州缥缈录》和《上海堡垒》先后被拍成影视作品与观众见面,作为原著作者,这本来是一件很兴奋的事,但他却提不起太大兴趣,他也知道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心理状态,但就是没办法。

  创作态度 除了《三体》,中国科幻文学并不好

  今年春节档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创造了46.5亿元的票房成绩,业内也收获不俗口碑,紧接着《上海堡垒》上映,接下来还有几部国产科幻电影正在制作中,很多人都将今年看做国产电影的科幻元年。江南并不太认同这种说法,他认为中国科幻片现在仍然处于一种很艰难的处境之下,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不能因为出来了几部科幻片,就觉得蓬勃发展了。尤其是,国产电影还没有形成一个完好的制作科幻电影的工业体系,“我们要在科幻中找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对观众和创作的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科幻片可以拍成像《变形金刚》那种爆米花电影,也可以拍成像《银翼杀手》那种带有思辨性的科幻片,“我们根本还没有把科幻的各种可能性摸一遍,现在说什么科幻元年,我觉得是为时过早。”

  虽然,《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上海堡垒》都是改编自科幻小说,从科幻文学中汲取营养。但江南认为近十年中国科幻文学发展并不好,“我们除了有《三体》这样久负盛名的作品,还有什么?”

  ■ IP改编

  希望感情线拍得多一点

  决定将自己的小说《上海堡垒》搬上大银幕,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江南当时也不是很有信心,那时科幻电影在中国是稀缺类型,做科幻电影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总要做个电影试试看嘛。”在最初剧本阶段,江南本不在编剧团队内,但他自己花了三个月写了一个版本,“每个人想象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就自己要求写了一版,用不用都无所谓。”导演滕华涛、《十二公民》编剧之一韩景龙也都参与了编剧工作,最后的版本是汇聚了很多版本形成的。

  对很多原著粉丝来说,《上海堡垒》中的科幻元素并不是最吸引他们的,最打动他们的是江洋和林澜之间的爱情线。江南也坦言,自己比较希望多保留一些感情线,他也会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但他不负责权衡这个东西,电影毕竟是导演作品,最终还是要尊重导演的想法。

  因《唐人街探案》推荐刘昊然

  江南也参与了电视剧《九州缥缈录》的编剧工作,他曾争取过用姬野作为主角,因为小说中东陆战场的主线姬野始终是灵魂人物,最后也当上了皇帝,但大家更倾向于吕归尘,毕竟编剧话语权有限,他只好妥协。不过,他这一次的演员推荐却很有话语权,直接促成了刘昊然成为男主角吕归尘的饰演者。在江南看来,吕归尘这个角色很难演,层次太丰富了,是一个英雄、家族的继承者,也是一个人质,一个内心脆弱敏感的人,同时又是一位追求爱情的男孩,能具备这样复杂性的年轻演员比较难找。正好当时江南刚看完了《唐人街探案》,觉得刘昊然演的侦探对人性有所洞悉,形象气质也非常适合。

  在创作小说的时候,江南经常在生活中找自己或者朋友身上的一些元素放到角色上。江南的心脏经常会心律不齐,心率加速比正常人要快,他快走就能达到每分钟140次的心跳。每次去健身房在跑步机上跑步都会被人笑,因为速度特别慢。他就根据自己的毛病写了吕归尘的狂血,吕归尘每每在受到刺激的时候,就是会激发体内的狂血,会产生强大的力量,心脏发出战鼓那样的声音。

  原著小说

  陷入瓶颈去俄罗斯找灵感

  2018年5月,江南和阅文集团签约,魔幻小说《龙族》要在阅文集团旗下的电子阅读平台首发连载,每周更新三篇,有点像说书,这次说完,且听下回分解。一个月后,他发了一篇微博:“我得在《九州缥缈录》上映之前写完《龙族》,否则我估计打开弹幕都是催稿的和哭绘梨衣的。”这话说早了,现在《九州缥缈录》都快播完了,《龙族Ⅴ》还没写完。

  连载这种写作方式对江南来说有些挑战,他自认是传统作者,比较习惯于那种思考挺长时间,集中起来一口气写完的方式,“你可能想了一个月,有十天写得特别顺,但你又得想一个月。”所以,《龙族Ⅴ》的网络连载经常出现断更情况,粉丝就跑到他微博底下催更,这给江南带来不小压力,“读者要看新的内容,自己留时间思考,写出让自己满意的章节,有时候其实挺难权衡的,被催得厉害的时候,也曾经想过要不要放弃网络连载的方式。”

  虽然江南透露《龙族Ⅴ》快写完了,但目前写作遇到了瓶颈,“简单地说就是有几个人物我写歪了,完成西伯利亚的故事之后,我必须暂停一下来修订目前遇到的一些偏向。”江南打算等《上海堡垒》上映之后,他计划去一趟俄罗斯,因为《龙族Ⅴ》有些故事发生在那儿,他之前没去过,写的时候有些力不从心。另一方面,他也“想离开电视和电影远一点,去一个信号没那么好的地方。”

  影视改编

  心里没准绳暂时离影视远点

  江南的《九州缥缈录》《上海堡垒》先后被改编成影视作品,于今年暑期与观众见面,同样拥有大量读者拥趸的《龙族》一直以来也有着各种影视作品改编的传闻。对此,原著作者江南说,其实很多合作方也都谈过项目合作,但是他对于小说的改编心有畏惧,“无论是工业化的要求,还是涉及的场景和人物之多,我们理性地分析下来,很难拍。”

  很多作家把版权拿出去合作,对于改编,不会问太多,毕竟自己不是专业的影视从业者,就赚点钱拉倒。但《龙族》系列对江南来说,是过于重视的项目,“老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把它稳稳当当地改出来,是一个读者和观众都能满意的东西。心里还没有准绳儿,还没有得到很大的把握能干这个事儿,干脆暂时没干。”

  《上海堡垒》电影与小说设定差异

  外星人设定

  原著小说中的外星人捕食者是昆虫型的,可以吐酸液,能将人腐蚀掉,但电影中却改成了机械型的。最初作者江南跟导演坚持要昆虫型的,但昆虫型的特效制作要比机械难多了,最终只能做成机械型的。

  角色设定

  原著中的女二号,与男一号江洋有大量感情戏份的路依依在电影中的戏份全删,跟灰鹰小队苏婉人物合并,新的人物还是叫路依依,但是已经跟原著无关了。电影显然没有容量来讲一个四角恋,男主江洋从始至终只喜欢林澜一个。并且,原著小说中,将军与两个女人的故事线也没有了。

  外星文明设定

  原著中,有两大外星文明:阿尔法文明和德尔塔文明,地球是被卷入了两个宇宙文明的战争中,最终地球是在阿尔法文明的支援下取胜的。电影中,阿尔法文明戏份全删,战争原因也做了改动,地球从宇宙中获取了能源物质“仙藤”,而外星人进攻地球是为了夺取仙藤。最终,地球的最后胜利是人类用上海大炮摧毁了外星母舰。

  上海陆沉设定

  原著中,地球为了应对能源危机的方法,让上海整个下沉,这样泡防御就可以从一个半球变成一个平面,节省能源,而灰鹰小队结尾时必须驾驶鹞式战机飞过去,在泡防御扁平化的过程中去进行配平工作。电影中改为人类破釜沉舟,撤掉泡防御,全部能源供应给上海大炮去攻击外星母舰。由于仙藤已经遍布上海地下,抽取能量造成仙藤枯竭,造成了上海陆沉。

  情感设定

  原著小说是一个科幻背景下的爱情故事,江洋与林澜之间的情感有非常深入细致的交流,双方都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虽然没有最终表白,但却有着生死相托的情感高度。而电影是一部科幻战争片,两人的感情戏大幅度弱化,江洋对林澜的感情始终保持在暗恋阶段,除了影片结尾暗示林澜收到过江洋的表白短信。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实习生 秦欣悦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古堡前的爱丁堡国际军乐节
古堡前的爱丁堡国际军乐节
百年“老江桥”成哈尔滨旅游“新名片”
百年“老江桥”成哈尔滨旅游“新名片”
河北灵寿:暑期快乐学舞蹈
河北灵寿:暑期快乐学舞蹈
湖南炎陵:摘黄桃 促增收
湖南炎陵:摘黄桃 促增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235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