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从《就在梦里来去》看新生代散词之美
2019-10-24 10:32:02 来源: 科技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就在梦里来去 前卫 著 新华出版社 2019年7月

      很多人都知道,词是诗歌的一种。五代时曾称为曲、杂曲或曲子词。后来从诗歌中分离开来,萌芽于南朝,形成于唐代,盛行于宋代。因句子长短不一,也被称作长短句。历经岁月洗礼,形成了固有的样式,包括音韵、格律、文字结构等。这些定式,经过分类编排,成为《词谱》,作为作者填词的依据。到清代,产生了《词律》《钦定词谱》等。

      近年来,一些作者欲寻求突破,试图跳出格律、音韵的束缚,但又钟情于词的表现样式,于是大胆跳出巢臼,创造了“散词”样式。

      大凡中国当代文学,都从传统文化的高天厚土中得到滋养,也从古诗词中寻求借鉴。

      最惹人眼目的当属台湾作家琼瑶。其好多作品都幻化于古诗词。比如,《烟雨濛濛》就来自欧阳修的“重阳暗锁青楼,烟雨濛濛如画,轻风吹旋收”;《月满西楼》来自李清照的“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庭院深深》来自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在水一方》来自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作为《就在梦里来去》一书的作者,前卫先生的散词作品中同样接受着诗踪词影的关照。《寅夜归途》一诗中的“欲饮琵琶马上催,调笑痴语美人笑”,可见王翰的影子;《静夜入小梦》中的“转朱阁,过云亭,白墙红瓦留佳影”,似有东坡意境;“行来春色三分雨,睡去巫山一片云”暗藏元稹诗意;《小年》中的“烧豆腐,剁羊肉,磨九霍霍宰肥猪”、《缅怀南国先烈》中的“青春年少赴戎机,唯求百战生死以”、《出征令》中“昨夜中军帐,丹墀亲点兵”“将军本应百战死,士卒理当赴从容”等,都能见到《木兰词》的踪迹;而《世间只有情难诉》中的“折翅比翼鸟,枯褪连理枝”,则有白居易的诗情……

      王国维在《静庵文集续编·文学小言》中提到,“文学中有二原质焉,曰景,曰情。前者以描写自然及人生之事实为主,后者则吾人对此种事实之精神的态度也,故前者是客观的,后者是主观的;前者知识的,后者感情的也。”

      学界都认为,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自成高格。散词更应如此,读《就在梦里来去》,可得出一个结论,散词中的写景写情,都是为表现某种境界服务的。作者通过散词,切入生活、感叹人生、不忘乡愁。

      情和景都是生活的现实写照,作者在词中,寄景抒情,抒情状物,对某种景象或某种客观事物有所感触时,把自身所要抒发的感情、表达的思想,寄寓在此景物之中,通过描写加以借景抒情或借物抒情。

      前卫的中华散词创始于2015年,至今已经创作了600余首作品,通过公众媒体平台广为流传。作为资深的地理记者,出身军旅的前卫长期工作在测绘地理、地质勘探、户外探险、越野运动等行业采访一线,足迹遍及人迹罕至的沙漠、戈壁、江河、海洋,在各类自然环境下的工作经历,为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积累。

      前卫表示,《就在梦里来去》虽然集结出版,但中华散词能否为中国古典诗词的传承起到抛砖引玉的积极作用,还需要读者和市场来检验。(雷收麦)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雪芹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畅游“粉色海洋”
畅游“粉色海洋”
红叶秋景
红叶秋景
第126届广交会第二期开幕
第126届广交会第二期开幕
遥望滇池天水色
遥望滇池天水色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24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