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鸟所喜欢的时空
2019-11-28 13:54:14 来源: 新民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秋天来了,一群大雁往南飞,当默诵这诗一般的句子时,心头会滋生一丝怅惘:大雁去哪儿了呢?

  每遇深秋,就想起那篇课文: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群大雁往南飞。虽说那是未识愁滋味的年龄,而此刻,当默诵这诗一般的句子时,心头会滋生一丝怅惘:大雁去哪儿了呢?

  不知在少年时代的某一年,大雁去后真的再没回来。我再没看见大雁南飞的景象。

  几十年啦!秋色年年。而在生活的营营中,忽略了诗与远方,也忘却了对它们的期待。引起我关注的是身边的留鸟。

  如今的乡村,村落里少了后生和孩子,所剩的几乎都是老人。老家前后两条河,中间不足百米。我住的老屋与前面的屋子构成一个庭院。背面临小河,隔岸是几片农田,而更多的则是树林。住在这里,或展读或枯住,少有干扰。于是,鸟雀则成了我的邻居。

  秋天是属于鸟的。你看,天空高明澈,不再有游丝阻碍飞翔;辽阔的大地上,到处铺满了浆果、籽粒,不再有饥馑的殷忧;儿女们都已立业成家,不再有春天繁衍子嗣的烦累。所剩的,就是享受生活的闲适了。尽管一切无忧,但鸟雀们有勤劳早起的习性。当红日爬上地平线,正是鸟雀们歌唱的时候。其实鸟儿的乐观,源自歌唱这生命的元素。在秋天的早晨,鸟雀们在树枝上,在稻垛上,在屋檐下,纵情放歌。我有时怀疑,这情景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一个指挥,在掌控着这宏大的场面。它们时而大合唱,时而分声部唱;时而和鸣,时而独吟。稻鸡的声音像边鼓,白头翁的鸣叫如木管,鹁鸪的低吟似风琴,麻雀的、啾啾类月琴;那是雉雊,那是鹤唳。还有许多说不上名称的鸣叫,它们不分种类,无论崇卑,弦歌在一堂,奏响“太阳早上好”的交响曲,回荡在天宇。

  太阳结晶出满地的金黄,秋风捎来踏实的稻谷香。唱完感恩的颂歌,鸟雀们就各自干喜欢的事去了。

  枣树上果实诱人,那是鹩哥的最爱,它有坚实的喙锋利的爪,唯它独享;柿树秋叶落尽,裸露着红灯笼似的果实,那似乎是专为牙口不好的老鸟留着的。几只白头翁、乌鸫正在吮食柿子的瓤实,还伸着脖颈打饱嗝。完了却扪虱而谈个没完。当然少不了麻雀,但麻雀的爱好在虫蚁和稻谷。它是想换换口味吃点甜食罢了。它们喜欢上百只集聚在柴垛上,争论、议事。它们如七十二家房客般,家长里短磕磕碰碰。它们的家族,尽管也吃粮食,但相比吃虫蚁而保护的庄稼,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自从那年平反正名后,人们的宽容给了它们更广阔的天空。它们从不觊觎大雁、候鸟,它们只在乎这片土地。生息年年。

  近些年,鸟类品种多了起来。在这鸟儿迁徙的季节,有大批的野鸭、白鹭、苍鹭、鹬鸟,来湖泊、港汊间落脚,甚至还有白鹤、灰鹤。康拜因拖拉机翻开沃土,它们上百只跟在后面,啄食蚯蚓、蝼蛄等虫蚁。那大多是候鸟,它们在这里居留几天,聚集足够的能量,然后飞向心中的远方。它们中的一些鸟,也许已老迈,实在飞不动了,或者是被这里的秋天迷住了,即便远方在召唤,它们也不走了。特别是白鹭、苍鹭,留下来,整天在树林边的树枝上呆着。秋天的阳光很慈祥,它们不飞也不鸣,打着瞌睡。也许它们已选择这里,作为自己老死的归宿。有时午后,在静静的树林边,冷不丁地有一只老鸟从树枝上扑棱。我想,它大概正在做梦,梦见了蓝天,梦见了远方因而失足。但你不必担心,它在掉到地上的刹那间飞了起来,尽管看起来很吃力。

  一拨拨候鸟迁徙过去了,即便与人们相伴的燕子也飞走了,大地干干净净。偶或有鸽哨在划过头顶。蓝天显得空廓、清寂。此刻,我又想起儿时往南飞的大雁,“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冬天就要来临了,今年再也不会有大雁飞过了。等待来年吧!(汤朔梅)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雪芹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中国彩灯节在莫斯科开幕
中国彩灯节在莫斯科开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飞瞰大凉山雪景
飞瞰大凉山雪景
昔日旧厂房 今日“网红”地
昔日旧厂房 今日“网红”地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5896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