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云大评刊:近期文学名刊小说扫描
2019-12-04 16:31:5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主持人:宋家宏(云南大学教授、云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讨论者:云南省高校教师及研究生10余人

  记录整理:何微、何子怡

  时间:2019年11月13日星期六

  地点:云南大学文津楼216

  特邀嘉宾:

  陈鹏(小说家,大益文学院院长)

  俞胜(作家,《中国作家》编辑)

  许婉霓(作家,《中国作家》编辑)

  安殿荣(作家,《民族文学》编辑)

  徐海玉(作家,《民族文学》编辑)

  甫跃辉(作家,《上海文学》编辑)

  主持人宋家宏:这期只说九、十两期的名刊上的小说。我们邀请到几家刊物的责编以空中连线的方式参与我们的讨论,特向他们表示诚挚的谢意!

“云大评刊”现场

  《收获》:文学的多元

  主持人宋家宏:我们首先从《收获》开始聊吧?

  桂春雷(滇池学院教师):双雪涛是近年来最值得关注的青年作家。以《Sen》为例,小说的结构非常简单,两个时间点,两个视角,一个有“历史现场感”,一个则诉诸“艺术家的叙事”。一个为了战争和艺术献出了生命的勇士,却成了一个残忍的懦夫日后所谓“艺术”的灵感和谈资,让人感叹历史的无常中,又有多少“小丑痛哭,英雄讪笑”的大写的无力与无奈,被碾成了孤坟上一抔细碎的尘埃。

  何微(2018级研究生):我很喜欢《sen》中英千里这个人物,他是理想主义的,且天真勇敢,极富血性。在小说提供的那个狂飙而混乱的年代里,英千里的死去似乎象征着某种罗曼蒂克的消亡。

  郭诗亮(2018级研究生):《虎鲨》是陈鹏发表在《收获》今年第5期上的一篇作品。佩塔是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剧英雄。小说以粗粝的叙述讲出了以佩塔为线索的这个故事,多条线索,为读者提供了多种解读的可能性。

  主持人宋家宏:陈鹏是云南作家,我们请他作为嘉宾,发来了他自己对这部小说的文字,他在海外,却非常热情地给予我们支持,非常感谢!

  陈鹏(小说家,大益文学院院长):显然,《虎鲨》是我足球系列小说的又一次延续,虽然它的时间和空间都是未来时态的,但可明确看到我以一贯之的主题:踢球者的孤独,挣扎和奋斗精神以及不得不面对的妥协和绝望。其实这个故事放诸当下仍然成立,未来不过让我的天马行空更彻底而已。足球场上的一切,永远不可预测,正如永远不可预测的人性。

  《人民文学》:思考存在,探讨伦理

  主持人宋家宏:好,我们接下来说一说《人民文学》。

  罗莎(2017级研究生):我觉得《白猫一闪而过》发表在《人民文学》2019年第9期,是一篇越琢磨越有意思的小说,小说的表意具有不确定性,但这些不确定却指向一个相同的大方向,让人有迹可循,其实都指向一种当下生活中的得与失,囚禁与被囚禁带给人的孤独感与无助感。

  田彤彤(2017级研究生):普玄的《太阳刻度》发表在《人民文学》2019年第10期,使用穿插叙事,主人公龚瞎子的第一人称视角与第三人称视角交替进行,弥补了叙事空缺,使故事情节更加丰富完整。

  赵小爽(2017级研究生):我说一说哲贵的《图谱》。哲贵笔下的信河街是透着温州精魂的地理坐标。他像莫言的东北高密乡一样有味道。比如饮食,鱼生、鱼丸,句句都透着温州味道。再比如前店后厂的温州店铺模式,实在是太入温州这座城市的精髓了。语言也很细腻,就是故事太俗套,不讨好。

  《当代》:道不尽的“关系”

  主持人宋家宏:接着来聊聊《当代》。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小说吗?

  魏启瑞(2017级研究生):杨映川的小说《住在香若樟》发表于《当代》2019年第5期,小说语言简洁有力,心理描写和细节描写细致精到,情节设置环环相扣,所刻画的种种角色正是现实社会的众生相。

  罗莎:小说的情节确实吸引人,描写、节奏、结构技巧都刚刚好,结尾也有举重若轻之感,但却没有给读者再去想一遍的余地,小说内部没有更丰富有力的东西作为支撑。

  李田力(2019级研究生):我还想说一说《往事》,发表在《当代》第5期,这篇小说写了一场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戏弄。读完《往事》,在我脑海中萦绕的是一个灰暗,阴沉,到处充满阴险是非的世界。那个世界里的人为了多获得几日光明似乎都在逃难的途中。

  《上海文学》:重视小说的质感

  主持人宋家宏:谁看了《上海文学》?跟大家聊一聊。

  赵小爽:我想谈谈冯一又的短篇小说《花朵迟开二十年》,发表在《上海文学》第9期。这个小说用两个字概括 ,那就是“无常”。

  郭诗亮:《花朵迟开二十年》用了三种人称,一种是第三人称内聚焦,一种是第三人称外聚焦,一种是第一人称,有阅读的滞涩感,但不会令人感到不适语言较有诗意,故事的可读性较一般。

  赵小爽:安勇的《汉娜小姐》发表于《上海文学》2019年第10期。小说主要在写人在自由与安稳之间徘徊的矛盾。

  丁雯(2018级研究生):我觉得《汉娜小姐》里面的“寻找故乡”很值得一说,有过故乡的一代和从未拥有故乡的一代,暴露出的代际问题和童年创伤让人唏嘘,竟不知该为谁挽悼。

  郭诗亮:我觉得《上海文学》第9期南子的中篇《西北有浮云》值得一读。这部中篇有两个主题,一个是孤独,另一个是逃离,严小宓在逃离家乡,“我”也从家乡逃离,从上海逃离。连戈壁滩上的风也在对我说“走吧,走吧”。小说的叙述很像《长恨歌》,很淡很有韵味。

  丁雯:《老卞,你的麻烦来了》是发表于《上海文学》2019年第10期上的一部中篇小说。作者借“我”的出走暴露出和群体对抗之下的个体困境,选择出走和逃避可能是一条出路,但出走之后依旧是落入生活的圈套,继续和新一轮和麻烦“奋战”。

  主持人宋家宏:甫跃辉是《上海文学》的编辑,你们刚才说到的《西北有浮云》和《老卞,你的麻烦来了》都是他做的责任编辑。这次我们也邀请他作为嘉宾,他发来了他所编辑的小说的简短文字。

  甫跃辉(《上海文学》编辑):《西北有浮云》小说写得很有耐心,对上世纪僻远小镇的物质、风俗、人情的书写细致而又动人,就在这些黑白照片般呈现出来的场景里,青春里孤独着也宣泄着的两姐妹,在时间的长途上走向了不同的人生风景。《老卞,你的麻烦来了》,这是个特别好玩而又有力量的小说,在当下众多写婚姻家庭的小说里,显得卓然不群。

  《中国作家》:梦想与传承

  主持人宋家宏:第9期《中国作家》里有一篇阿占的《制琴记》已经被多家选刊选中,看过的同学来说一说。

  郭诗亮:《制琴记》讲两位琴道天才高山流水的故事。浮华的现代生活中有这样的一个故事,简直是一壶淡茶,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洗涤心灵的机会。这个故事适合闲暇心静的时候看。一生坚持一件事很难,不过最难的还是遇到自己真正要做的那件事,但这么一个故事,是否有些凌空蹈虚?

  田彤彤:胡三和韩五,就像伯牙和钟子期。这是心中的乐趣与爱好战胜物质的故事。

  何子怡:《制琴记》是一篇很有诗意的小说,字句间的节奏,恰如月夜下的小提琴协奏曲,风吹过海面。

  主持人宋家宏:我也很喜欢《制琴记》。对梦想的追寻与坚守,成为小说的主旨。以世俗的眼光看来,他们固守穷困,但世俗并不理解他们精神的富有。今天我们身处物质欲望泛滥、精神稀薄的社会,这是一篇反抗世俗的力作,小说不能只提供新闻式的现实生活,文学能给予人的,是烛照人心的力量。

  许婉霓(《中国作家》编辑,《小桔灯》责编):余一鸣的中篇小说《小桔灯》(《中国作家》2019年第9期)代际之间与个体本身的情感孤独,不仅仅是二胎带给孙女久久的新问题,也是漆老师、漆大宝、银桂、林老师这些大人所不得不面对的旧相识。而漆老师的“桔园”与“小桔灯”一样,在世俗中又有超乎世俗的一面,既是心灵归属,也是让人回归初心的某种因缘。

  李田力:《小桔灯》双线交叉着来写。 “桔园”则成为了久久和爷爷两个“孤独人”共同的精神家园,他们一个试图在这里寻找曾今的世俗生活,一个则是为了逃离现代社会下看不清的人际关系,而小桔灯则为他们照亮了继续前行的路。

  主持人宋家宏:《中国作家》编辑部主任俞胜老师对我们的评刊非常支持,接受我们的嘉宾邀请并发来了简短文字。有两篇作品你们没有说到,我以为也是值得一读的。

  俞胜:(《梦换现实》责编)晓航的中篇小说《梦换现实》(《中国作家》2019年第9期),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只不过在晓航的中篇小说里,梦换成了现代科技背景下的游戏,虽然是游戏,却能从中咂摸出许多人生的况味。

  俞胜:(《喜相逢》责编)虽然的中篇小说《喜相逢》(《中国作家》2019年第10期),具有非常浓郁的底层烟火气息。作者通过普通人的生活遭际,展现了时代大背景下平常人家的现实困惑与世相幽微,有滋有味入情入理,既百感交集又耐人寻味。

  《民族文学》:以小说观百态

  主持人宋家宏:接下来说说《民族文学》。他们对我们的评刊也很支持,发来了简短文字。

  安殿荣(《民族文学》编辑,《一颗黑豌豆》责编):一颗黑豌豆提示的是一次羞辱,当这颗黑豌豆又一次出现在你晚年的生活中,让你重新回忆起自己的参军之路,回忆起为了和平解放西藏,这只队伍经历过的饥饿、寒冷、高反,以及牺牲。作者通过主人公的回忆,把读者带到那种在极限条件下行军却仍不动摇信念的种种情境之中,读来让人泪目。

  何子怡:《一颗黑豌豆》这篇小说发表于《民族文学》第10期,写的是解放军远赴拉萨解放西藏的艰苦历程,却写得非常柔美。

  何微:我也喜欢《一颗黑豌豆》,觉得这篇小说展现了一种很成功的贴合主旋律的小说写作范式。

  安殿荣(《民族文学》编辑,《扯票》责编):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爱扯票的小丫头。扯票是冀东方言,撒谎的意思。在小说中,小丫头在农村与爷爷相依为命,她对美好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为了实现愿望,撒谎成为她惯用的手段,这可以让她更容易地获得一颗糖、一餐饭。这份无法割舍的亲情,是苦难中的唯一救赎,所以作者为小说设计了一个童话般的结尾:“她的父亲或许带着她,回了老家。正像所有童话故事里宣扬的那样——这个喜欢扯票,并且非常聪明的小丫头,从此过上了幸福而稳定的生活。”

  汤超敏(2017级研究生):《扯票》写一个女孩的悲剧命运,她生活的幸与不幸,与她的聪明不聪明完全无关。这篇小说涉及到一个群体,就是从农村走出来,走在城市边缘地带的人,却怎么也进不了城市,这像一种魔咒,转来转去,她也只能在城市的边缘徘徊摸索,找不到入口。

  郭诗亮:《扯票》它试图体现日常性。日常似乎是荒芜的,没有故事的丰富,作者不停插入议论,使小说具有了丰富的可解读性。故事的结尾还带着一丝荒诞色彩,即追寻许久的东西竟是触手可及。

  《十月》及其他

  主持人宋家宏:还有《十月》和其他文学期刊没有说到,有值得一说的作品吗?

  汤超敏:大解的《众神谱》发表在《十月》第5期,小说分为十节,乍一读像是白话版的《山海经》。作者在凡人中写出了他们的神性。涉及了历史、神话、宗教和传说等诸多领域,一个村中发生的十个故事,展开出了集体生活的生存史,我们从中可以寻到一些民族发展的历史和记忆。

  刘敏(武汉传媒学院教师):今年第五期《花城》有丁东亚的《柔软的城市》,小说细腻舒缓的心理描写揭示现代社会畸形的人物关系。小说对人性的挖掘达到了相当的深度,每段关系都岌岌可危,却又似乎值得原谅,所以题目才会是“柔软”的城市吧

  主持人宋家宏:好的,我们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结束,这一期关注力量不够均衡,有几家刊物关注不够甚至没有关注到。需要调整一下。明年会更好,评刊的一些老成员会更多地加入。(《云大评刊》供稿)

  推荐篇目:

  1、阿占 《制琴记》发表于《中国作家》2019年第9期

  2、陈鹏 《虎鲨》发表于《收获》2019年第5期

  3、双雪涛《Sen》发表于《收获》2019年第5期

  4、大解 《众神谱》发表于《十月》2019年第5期

  5、刘荣书《扯票》发表于《民族文学》2019年第9期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中国彩灯节在莫斯科开幕
中国彩灯节在莫斯科开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飞瞰大凉山雪景
飞瞰大凉山雪景
昔日旧厂房 今日“网红”地
昔日旧厂房 今日“网红”地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5998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