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读诗:我可以做到灵肉分离

2019-12-06 14:26:22 来源: 新华网

桑克朗诵:我可以做到灵肉分离
-

  桑克,诗人,译者,批评家。1967年生于黑龙江省8511农场,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哈尔滨。著有诗集《午夜的雪》《无法标题》《泪水》《诗十五首》《滑冰者》《海岬上的缆车》《桑克诗歌》《桑克诗选》《夜店》《冷空气》《转台游戏》《风景诗》《霜之树》《冬天的早班飞机》《欢乐颂》《拉砂路》《冷门》《朴素的低音号》《桑克的诗》等;译诗集《菲利普·拉金诗选》《学术涂鸦》《谢谢你,雾》《第一册沃罗涅什笔记》等;戏剧《魏延传》《贰人行》等;小说《玩偶》《正午的恐怖》等。作品获得刘丽安诗歌奖、天问诗歌奖、《人民文学》诗歌奖、《中国诗人》奖、东荡子诗歌奖等,汉语诗歌双年十佳,当代十大新锐诗人等,被译为英、法、西、日、希、斯、孟、波等多种文字,入选百余种诗歌年鉴、诗歌选集等。

——————我可以做到灵肉分离——————

  

  今天早晨,我的灵和我的肉成功分离。

  与电影不同。在电影里,灵像一道影子从沉睡的肉体中浮起——

  我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在沉睡中猛然醒来,坐在床上。

  准确地说,是肉体坐在床上,灵却仍旧留在梦里。

  妻子怎么叫我我也听不见。灵是负责听的,

  而肉体的耳朵因为没有灵魂的本质而成为没有电流的电唱机。

  我坐在那里,看起来浑浑噩噩,两只眼睛因为没戴近视镜

  而显得格外大而迷离。那一瞬间,直到后来我才明白

  就是灵与肉分离的时刻。每个人都有那样的时刻,

  肉体醒来,而灵魂却留在梦里。

  和梦里的人一起生活,交谈与游戏,

  甚至激烈地争论,用比醒来时还要流畅的英文。

  和自己喜欢的人亲昵,将道德与禁忌变成灰色的烟尘。

  有时则遭遇前所未有的核灾难,

  或者以科幻形式探讨人类社会的未来。

  欢喜与痛,都是醒来数倍。

  但是我可以飞,而且在高空之中并不恐惧,

  只是有点儿冷,而且梦外的肉体也因为冷而颤栗。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106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