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弦读诗:蟋蟀

2019-12-12 14:48:09 来源: 新华网

胡弦朗读:蟋蟀
-

  胡弦,1966年生于徐州乡村,现居南京,出版诗集《沙漏》(2016)、《空楼梯》(2017),散文集《永远无法返乡的人》(2016)等。曾获诗刊社“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称号(2009)、柔刚诗歌奖(2014)、《诗刊》年度诗歌奖(2014)、腾讯书院文学奖(2016)、花地文学榜年度诗人奖(2017)、《星星》年度诗人奖(2018)、十月文学奖(2018)、鲁迅文学奖(2018)等。 

  ————《蟋蟀》————

作者:胡弦

  蟋蟀一代代死去。

  鸣声如遗产。

  

  ——那是黑暗的赠予。

  当它们暂停鸣叫,黑暗所持有的

  仿佛更多了。

  

  ——但或者

  蟋蟀是不死的,你听到的一声

  仍是最初的一声。

  ——古老预言,帮我们解除过

  无数黄昏浓重的焦虑。

  

  当蟋蟀鸣叫,黑夜如情感。或者,

  那是一台旧灵车:当蟋蟀们

  咬紧牙关格斗,断折的

  头颅、大腿,是从灵车上掉落的零件。

  

  ——午夜失眠时,有人采集过

  那激烈的沉默。

  “又一个朝代过去了,能够信任的

  仍是长久的静场之后

  那第一声鸣叫。”而当

  

  有人从远方返回,并不曾带来

  胜利者的消息。

  但他发现,他、出租车的背部,

  都有一个硬壳——在肉体的

  规划中,欲望

  从没打算满足命运的需求。

  

  据说,蟋蟀的宅院

  是废墟和草丛里唯一的景观。

  但当你走近,蟋蟀

  会噤声:静场仍是难解的密码。

  当你长久站立,鸣声会再起,带着小小、

  谶语的国向远方飘移。所以,

  

  清醒的灵魂是对肉体的报复:那是

  沸腾的蟋蟀、挣脱了

  祖传的教训如混乱

  心跳的蟋蟀,甚至

  在白日也不顾一切地鸣叫,像发现了

  真理的踪迹而不愿放弃的人。

  

  而当冬天到来,大地一片沉寂,

  我们如何管理我们的痛苦?

  当薄薄的、蟋蟀的外壳,像一个

  被无尽的歌唱掏空的命题,

  我们如何处理我们卑贱的孤独?也许,

  

  正是蟋蟀那易朽的弱点

  在改变我们,以保证

  这世界不被另外的答案掠取。所以,

  你得把自己献给危险。你得知道,

  

  一切都未结束,包括那歌声,

  那内脏般的乐器:它的焦灼、恐惧,

  和在其中失传的消息。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255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