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崔冬电台】时间是一个小偷,还好有书店和文字

2020年01月15日 10:34:21 来源: 新华网

  崔冬,大连海事大学硕士,软件设计师,“年阅日音乐电台”连锁书店创始人。「ONE · 一个」常驻作者,豆瓣阅读长篇小说作者。音乐电台主播,在湖南广电芒果动听、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懒人听书、企鹅FM等有声平台累计收听量过千万。

                                       

  大部分的梦想,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远。

  行动上的渐远、言语上的渐远,

  遗憾的是,就连在想法上也渐行渐远。

  小时候我听过很多小伙伴们说起长大后的梦想,

  有说当老师的,有说当律师的,有说当医生的,还有说要当主席的。

  那时候的我们都不知道自己长大会做什么,

  也是那时候的我们才知道长大后自己想做什么。

  时间会包容你天马行空的想法,

  岁月也理解你不切实际的幻想。

  当年那个不开眼说要当主席的,结果连当个主任都只能在梦里想想。  

  时光荏苒,原来,岁月蹉跎的不仅仅是人,还有儿时曾经的梦想。

  在川流不息里,车水马龙中,觥筹交错时,推杯换盏间,

  你等到了什么?

  又失去了什么?  

  1

  都说时间是个小偷,

  偷走了我们儿时的梦想,

  偷走了我们荒唐的青春。

  偷走了我们纯真的爱情,

  又偷走了我们牵绊的亲情。

  讽刺的是,这所有的一切一切,

  又恰恰都是时间给予我们的。

  

  能够握紧的,谁又会想放了,

  能够拥抱的,谁又会拉扯呢。

  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

  挣不开所想,逃不出所爱。

  漫漫人生,我们去过哪里,看过什么风景,见过什么人,听过什么言语。

  如果说岁月真的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那么我想,

  这场人生之旅的方向盘,

  至少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吧。

  2

  早晨醒来面朝大海,入睡眼看春暖花开。

  开一家咖啡店,开客栈,开书店,开小酒馆,开杂货铺,

  我想这应该是大部分文艺青年梦想清单里的高频选项吧。

  

  其实开书店这件事,并不在我长久的规划里。

  虽然我喜欢阅读,也钟情于文字。

  但我也知道,在实体文化日落西山之际去开一个书店,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同时我还知道,如果真的要从商业角度去看,

  我好像不管经营什么,都不见得就是个明智的选择吧。

  

  当有两个选项都很美好的时候,我会筹措犹豫。

  而当两个选项都很糟糕时……  

  3

  我在开书店之前曾经想了很久,

  自己要开一家什么样的书店呢?

  我始终不认为一个有大量书的空间里,

  卖着咖啡,还有提拉米苏,

  便可以称之为一个书店。

  

  我希望,

  在设计上有它坚持的文化精神,

  在相处时有它善良的人情温暖。

  在书海里有它独立的文学导向,

  在以后还有它故事的文字印记。

  

  在这座古镇里,我感受到悠长的中华文化,

  我很敬佩先辈们的工匠精神。

  

  于是我学起了木工,以一家纯手工的书店向文化致敬。

  书店没有固定的关门时间,只要还有客人,希望能给寒冷的夜晚留一盏并不明亮的灯。

  费劲心思的图书共享漂流计划,是对未来文学的一个向往。

  而现在做的音乐电台,记录每一个发生在书店,值得被记录的故事。

  

  我是一个北方的姑娘,此刻我在南方。  

  4

  纯手工书店,从桌子到前台再到路灯,

  木头一根一根切,一块一块钉。

  以木屑染发,以油漆美甲,

  这是一种无法道明的快乐。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

  有些风景,总要走过那些固定的路程你才会看到。

  我很庆幸自己有段这样的经历,

  它让我更清楚明白,什么是来之不易,什么应该珍惜。

  

  刚开始切木头的时候,赵雷还在成都的小酒馆驻唱,30块一张的门票。

  这首《南方姑娘》还只有小demo,或者是需要忍受歌迷尖叫声的现场版。

  当我可以左手手电钻右手打磨机时,赵雷已经从成都的小酒馆,

  唱到了北京的奥体中心。

  门票也从之前的30块,卖到了1000+

  梦剧场灯光,照亮过很多人,也刺痛了很多人。  

  5

  我不知道我的书店能够开多久,

  我也不知道漂流书可以漂多远。

  也许不久的将来,

  我要重新回到现实的生活,

  朝九晚五,结婚生子。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场梦。

  在不一样的位面空间里,

  有着同样的那个你,

  演绎着不同样的梦。

  

  如果在这场梦里,我曾经主导过它的方向,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那么哪天醒来发现不过是大梦一场,那我应该是笑醒过来的吧。

  

  祝愿每一个追梦的朋友,都能活在梦里。

  成都,我来了。别让我醒过来。

  

  人生数十载,何曾由己哉。

  二十幼小,二十昏老。

  叹对酒当歌,问人生几何。

  干了吧,醉了由它。

[责任编辑: 李雪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704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