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窗前谁种芭蕉树
2020-07-29 10:42:56 来源: 新民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江南的古典园林,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但是,透过各式的砖砌花窗,如果没有看到芭蕉树,这园林好像总少了些神韵。而芭蕉出场的最佳季节,是在夏天。

  中国古典诗词里的芭蕉,也大多出现在夏日场景里。譬如,南宋末年诗人蒋捷,在《一剪梅·舟过吴江》中写道:“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春末夏初,诗人泛舟吴江,满目江南风物,特别是红樱桃与绿芭蕉,不禁令人感慨似水流年、天涯羁旅。

  再如,南宋诗人杨万里在《闲居初夏午睡起》中写道:“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炎炎夏日,何以解暑?酸爽的梅子给人以味觉上的享受,深绿的芭蕉给人以视觉上的清凉。

  长久以来,江南、夏日与芭蕉,已经成了“三位一体”般的存在。不过,我总感觉,从长相看,芭蕉并非原产江南,而是自带某种亚热带海岛风情。查阅《辞海》,发现了答案:芭蕉为“多年生草本。具匍匐茎。假茎绿或黄绿色,高达6米,略被白粉。叶片长圆形,长达3米。穗状花序下垂,苞片红褐或紫色。果肉质,黄色,有多数种子,不堪食用。原产日本琉球群岛和中国台湾。秦岭、淮河以南常露地栽培供观赏”。如此说来,江南已经接近芭蕉生长极限的北缘。它不知在什么年代、被什么人引种到江南,从当初人们眼中的奇花异草,转变为习以为常,进而不可或缺。

  不过,依旧有人对芭蕉充满了好奇心。李清照写过一首《添字丑奴儿》: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

  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

  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遥想当年,大宋北方沦陷,山东姑娘李清照逃难到江南。见惯了大梨大枣的她,“窗前谁种芭蕉树”,初见芭蕉,对于如此长大的枝叶花果,自然是感到新奇。我们前面说过,芭蕉栽培于秦岭、淮河以南,这秦岭、淮河正是中国地理的南北分界线。

  芭蕉的美,在于春天蜷曲的、嫩绿的新芽;在于夏日舒展开来、肥绿的、巨大的叶片,在于紫红色的花瓣和嫩黄的花蕊,真可谓“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清”;在于秋冬季节半枯半绿的可怜模样。芭蕉的果实比香蕉小,“不堪食用”,不知有哪个调皮的孩童尝试过?

  夏日庭院里,不论日头多么毒辣,有了芭蕉,人们马上就进入“心静自然凉”的境界;如果是在雨夜,那么请做好心理准备,那雨打芭蕉的滴滴答答,加之李清照国破家亡的心境,可真是要令人枕上辗转到三更。(大诗兄)

【纠错】 责任编辑: 李雪芹
加载更多
中国西北角:有个村子叫神座
中国西北角:有个村子叫神座
彗星与巨石阵
彗星与巨石阵
嘉陵江边的“城市阳台”
嘉陵江边的“城市阳台”
探访元上都遗址
探访元上都遗址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248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