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远去的故事
2020-08-12 09:50:50 来源: 天津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在故乡,人们喜爱夏天,夏天气温高,庄稼生长快,给农民带来了丰收的盼头。还有天气的炎热,即便在晚间,也让人们乐意走出家门,坐在街心纳凉聊天话桑麻。故乡的街心,北侧正对着学校的大门,南侧又是学校的操场,空场大,凉爽的晚风可不受阻挡地随意穿梭。只是蚊子多,“嗡嗡”地围绕在身边,你得不停地手摇蒲扇扑打驱赶,就这,也免不了被叮咬。每当浑身刺痒地抱怨蚊虫多,想纳会儿凉都没个安宁时,一旁的钟二叔就会说我们身在福中不知福,这还不安宁,闹日本那些年才叫不安宁呢。于是我们这些孩子娃便围住钟二叔,要他讲那些年如何不得安宁。

  钟二叔慢吞吞吸了口烟,便给我们讲起了那远去的故事。那时,还别说晚上在大街里坐着乘凉,就连家门都不敢进,得躲到野外去,躲避敌人“抓丁”。遇蚊虫叮咬,想挠挠都不敢,怕暴露目标引火烧身。有一次,也是一个闷热的夜晚,为躲避敌人抓丁,几天没敢回家的钟二叔想回家换件衣服,便和另一名青年悄悄回了村,不想刚进屋,村口便传来一阵狗叫,小鬼子进村了,而且几个出入口都被日伪军堵住,敌人又来抓丁,想跑是不可能了。万不得已,钟二叔和那名小青年爬上了胡同口一棵大槐树,偏偏槐树上有个大蜂窝,黑夜中受到惊扰的马蜂误以为有人侵袭,便“嗡嗡”叫着进行防卫。爬到树上的两人全被蜇了,痛得钻心也只得忍着,不敢弄出大的响动,怕被敌人发觉。然而马蜂的“嗡嗡”声还是引起了敌人的警觉,两个小鬼子朝大槐树走来,有一个甚至仰起头,把怀疑的目标锁定在树冠上,钟二叔情知不妙,急中生智,一手扯掉头顶的大蜂窝,朝树下小鬼子头上扔去。马蜂见家园被毁,全“嗡嗡”叫着滚成一团,扑向小鬼子,吓得他们鬼哭狼嚎,四处奔逃,树上的二人这才躲过一劫。虽然也全被马蜂袭击,身上脸上肿起几个大包,然而比起被抓丁,这点疼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被抓丁的苦,饲养员金四爷有亲身体会。金四爷晚上照料完牲口,时常手抓一把晾干了的香蒿草来到街心纳凉,点燃蒿草,将明火吹灭,一股特别的香气便弥漫在空气里,这种香,人觉得好闻,蚊虫却最怕,远远地躲了。金四爷说,就因为香蒿草,他被抓了丁,也因为香蒿草,他从敌人的魔掌中逃脱出来。金四爷家里贫困,没一垅土地,全靠给富人家扛长活打短工维持生计,夏天来了时还要挤出点时间,在野地里拔些香蒿草晒干了编成辫子,到集上变卖几个零花钱。这日,他挑着担子来到集市,还没开张呢,就见有人四处乱跑,说是小鬼子来抓丁去当伪军,见青年就抓,那时金四爷已四十几岁,人长得又显老,以为不会被抓,就没急着跑,结果还是中招了。敌人把他押到炮楼子里,干杂务当伙夫,脏衣服也要他洗,尿桶子也要他倒,晚上还不让睡觉。炮楼子建在野地里,蚊虫多,敌人晚上打牌不得安宁。不知谁出的主意,让金四爷陪着,点香蒿辫驱赶蚊虫,金四爷得像柱子般站立一旁,两手各拎一根点燃的香蒿辫,直至燃烧到顶部,再换上一根。炮楼子上下三层,每层都驻守着小鬼子和伪军,晚上都玩牌,都需要香蒿草驱蚊,金四爷难以分身,他们就又想出个新法子,在炮楼里拉根绳子,将燃烧的香蒿辫挂在绳子上,让金四爷上下跑,到时候更换。香蒿草辫不但打牌时点燃,后半夜牌局散了也不让熄灭,他们还要睡个没有蚊虫叮咬的舒服觉。这可苦了金四爷,他整夜也不敢合眼。然而人毕竟不是机器,几天下来,金四爷便撑不住了。一天夜里,牌局散后,底层的十几个伪军躺倒一片,齁齁的鼾声传染病似的让饱受困意煎熬的金四爷更加难以忍受,他不住地在心里叮咛自己不要睡着,然而上下打架的眼皮子还是不争气地合在了一起。

  金四爷是被一阵吵嚷声惊醒的,睁开眼睛时,炮楼子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原来是他睡着后,燃到顶部的蒿草辫烧断了绳子,火星掉到一旁的柴堆上,引燃了一场大火。金四爷一看坏了,烧了炮楼子,这还了得?不杀头也得吃枪子,三十六计跑为上计,逃吧。趁敌人乱喊乱叫乱抄家伙乱救火的一片混乱,金四爷逃出了炮楼子。金四爷说,不然非死在敌人的屠刀下不可,哪里还能像今晚这样,坐在这里享受小南风的吹拂。

  夏天的夜晚,凉爽的小南风和那些远去的故事,伴我度过了幸福的童年。(武清)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然
加载更多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非遗入校园 假期亦快乐
非遗入校园 假期亦快乐
中国西北角:有个村子叫神座
中国西北角:有个村子叫神座
彗星与巨石阵
彗星与巨石阵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2818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