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悦听】重阳:人生莫过一杯菊花酒

2020-10-26 10:51:0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悦听】重阳:人生莫过一杯菊花酒
-

  新华悦听,值得一听。大家好,这里是《新华悦听》。我是本期主播海平,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文章是选自《岁时书》一书中的《重阳》……

意常多

晋·陶渊明

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

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

世短意常多,斯人乐久生。

日月依辰至,举俗爱其名。

露凄暄风息,气澈天象明。

往燕无遗影,来雁有馀声。

酒能祛百虑,菊解制颓龄。

如何蓬庐士,空视时运倾!

尘爵耻虚罍,寒华徒自荣。

敛襟独闲谣,缅焉起深情。

栖迟固多娱,淹留岂无成。

《九日闲居 并序》

  首四句开篇即议,由人世之短引出人们渴慕生世久长。人生在世,亦不过数十寒暑。生命短暂,人是过客,不过一弹指、一晃神,便去了此生。于是,人们心中总有欲念,企慕长寿永生,自生诸多烦扰。

  眼下即是如此。倏忽之间,重阳节便已依序顺时而至。因重阳乃九月初九,总觉九九暗含久久之意,所以,人们便甚爱重阳这节日。

  中间十句写景抒情。是日,露水凄清,暖风已止,秋高气爽,是难得清明的好天气。深秋的时令,空气中有一种沉厚之感,令人心境渐宁。这时节,南飞的燕子未曾留下踪影,北来的大雁却尚有余声。

  陶渊明彼时是清苦的离群之人,心中总有一些清悠的郁悒在。于是,逢这重阳日,他便难免想饮酒去忧。又想到,坊间说菊花可防年衰岁老,有养生之效。

  只可惜,他自己不过是个隐居的贫士,竟只能让思亲团聚的喜悦之节白白过去。又见面前因无钱沽酒而空空如也竟似蒙尘的酒器和身旁独自荣枯无人问津的秋菊,心中更是有一番说不出的萧索,悲凉上心头。

  末四句写得真是好,语词简静淡远,又着实大气。“敛襟独闲谣,缅焉起深情”二句,王镇远意译为“整敛衣襟,独自闲吟,而思绪辽远, 感慨遥深”。大约是他隐居时日太久,心中郁结之思终于可以借机表达, 于是便忽自起身深思,苍凉感慨之情溢出。

  句中的“深情”二字,虽未言明“深情”为何事,但我理解为,是怀想起一些都已折戟沉沙的青年理想。于是,才又写下结尾二句“栖迟固多娱,淹留岂无成”,说自己隐居山林多年,怡然欢悦,乐趣不少,却也疑惑,难道滞留这尘世间只是为了得到一无所成的终年?

  这首诗应当作于陶渊明晚年。依照诗序当中所写,“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与《宋书·陶潜传》中的一段记载十分吻合:“尝九月九日无酒,出宅边菊丛中,坐久,值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后归。”

  上文是说,陶渊明归隐后闲居家中,某年重阳,他家贫无酒,只是在自家门前赏菊良久。但正巧,彼时任江州刺史的王弘派人送来了酒。因有人身着白衣,亲送美酒上门,他也不觉得自己寒酸落寞,便不推不拒,坦然接过美酒,畅饮至醉。他的天性里有一种随性、自然的态度,丝毫不为世俗所束。

  但也真的是生活无奈。世事沉浮,他虽匿居多年,却到底还是有些东西难以彻底放下。他也曾是壮志盈心的青葱少年,也有过激情四溢的青年、壮年。庆幸的是,他是一个有着清醒的自我认知的人。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需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应当做出怎样的选择。

  他是凛然的男子。知道自己生性恬淡,终不愿为俗世浊气所染,到底还是执迷于山水简淡。于是,他过了这么多年淡洁如水的时光。正如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里的自我摹写,是在低微淡泊处怡然自乐的人: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尝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又想起那一篇传世的《桃花源记》,多念几遍后,便惊觉胸中有股清氲之气,由内而生,缓缓漫出。似是自己便成了那脚蹬木屐,飘然若仙的世外之人。也似见,近处是美人噙花在口,远处是山水依约,恍若刹那就如临仙境。

  读陶渊明,有那么一刻,对“生”这件事,心中燃起了从未有过的无限冀望。人生莫过一杯菊花酒,非酽即淡。

  这是属于他的重阳。

《岁时书》/化学工业出版社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本主题明确,风格明媚的古典诗词赏析书。以中国传统节日为经,历代经典诗词为纬,漫谈古今人事沧桑。作品继承了作者以往清丽雅静的风格,将带领读者沿着古典诗词温柔曼妙的轨迹走进中国传统文化的锦苑之中,感受中国传统节日里的烟火之味与繁盛之美。

主播|海平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467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