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读家访】莫言:把天下的故事放入故乡的篮子
2020-11-12 10:59:00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晚熟的人》是我近9年来小说的结集,里面有一篇名字是《晚熟的人》 。“晚熟”当年在我们老家是一种带有几分调侃的话,嘲笑某人时,感觉某些人年纪已经很大了还做一些不太正确、惹人发笑的事时,大家就说他晚熟。小说里我给晚熟下了定义,这个定义很宽泛,一方面是说有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社会条件的限制、家庭的限制,导致他的才华被压抑住了,没有施展出来,后来因为社会发生变化,改革开放了,人的活动、行为有了相当的自由,这样类型的人在新的社会环境下就可能施展出艺术、商业、科技等各方面的才华。

  作家无论写什么故事都离不开语言。一个作家,他的故乡的语言对他后来文学语言的形式有着举足重轻的作用。尽管我用普通话写作,但是我的村庄的语言,我的乡亲们的口语,会不知不觉地进入到我的小说叙述语言,因为作家在讲述故事时,他要使用自己具有个性的独特的语言。这样的语言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提炼出来的。那么我想,从山川地理物质层面,从语言文化的层面,从人物性格人物面貌的层面,从故事层面,这四个方面决定了我们的创作必定会跟我们的故乡息息相连,这就要求作家立足于故乡。作家的创作离不开故乡,但是作家的故乡不应该是封闭的概念,故乡应该是开放的,向世界开放,能够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能够容纳天下的人,只有把故乡变成一个开放的概念,不断地接受来自外界的信息,作家的创作才会源源不断,说得通俗一点,我们可以把天下的故事都放到你的故乡这个篮子里来。 

【纠错】 责任编辑: 刘勉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5053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