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 加入收藏 ::
地方联播首页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安徽 福建 甘肃 广东 广西 贵州 海南 河北 河南 黑龙江 湖北
湖南 吉林 江苏 江西 辽宁 内蒙古 宁夏 青海 山东 山西 陕西 四川 西藏 新疆 云南 浙江

北京频道
上海频道
天津频道
重庆频道
安徽频道
福建频道
甘肃频道
广东频道
广西频道
贵州频道
海南频道
河北频道
河南频道
黑龙江频道
湖北频道
湖南频道
吉林频道
江苏频道
江西频道
辽宁频道
内蒙古频道
宁夏频道
青海频道
山东频道
山西频道
陕西频道
四川频道
西藏频道
新疆频道
云南频道
浙江频道

 当前位置: 首页> 湖南> 地方新闻
 
18年前的碎尸案被害人仍活着 嫌犯被枪决百人喊冤
( 2005-06-16 08:04:14) 稿件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当年滕兴善就是在这里被审判的

大哥滕兴本指着当年弟弟睡过的床

石小荣向律师询问有关案情

    华商网-华商报6月16日报道    18年前湖南的一宗“碎尸案”爆出惊人消息,被认定为“被害人”的她根本没死!

    18年前湖南麻阳发生一宗碎尸案,失踪的贵州籍女青年石小荣被警方认定为被害人。不久,该县高村乡马兰村村民滕兴善被定为重点怀疑对象,继而被判处死刑。

    然而,当年“被害人”石小荣却至今仍然活着!

    “死者”石小荣12年前“复活”回到老家,一个偶然的机会,“凶手”滕兴善家人一年后被告知这事。2003年底,当地一律师得知情况后,义务为滕家人提供法律援助,经过一年多的调查,才于近日将该案正式提交湖南省高院申诉。


    本月上旬,记者远赴湖南、贵州两省相关地区,采访了滕兴善生前的亲人以及被误认为“死者”的石小荣的家人、当年滕兴善的辩护人等。

    1、肢解手法较专业 疑上屠夫滕兴善

    一年多后执行了枪决

    1987年4月下旬,在麻阳县城的锦江河中,陆续发现了6块被肢解的女性尸块,当地警方当即立为“4.27特大杀人碎尸案”,并展开侦破。警方在对失踪人员的排查中,发现在麻阳县城当时的“广场旅社”做过服务员的贵州省松桃县女青年石小荣(当时18岁)离奇失踪。警方通过血型对比等调查手段(当时未有DNA),石小荣最终被认定为被害人。

    警方把与石小荣有过往来的人员都列入排查范围。而根据肢解尸体的手法比较专业的特征来看,办案人员又将疑凶的调查范围首先集中在医生和屠夫两类人身上。由此,当地马兰村村民滕兴善被定为重点怀疑对象。办案人员的推断理由有二:一,滕兴善是个屠夫;二,有人举报滕兴善曾经到过广场旅社嫖娼。1987年12月6日,当地公安机关将滕兴善收容审查,1988年10月26日滕兴善被检察机关起诉,同年12月13日滕兴善被一审判处死刑。

    记者看到,在当年的(1988)刑一初字第49号《刑事判决书》中,对案情是这样认定的:“一九八七年四月下旬的一天晚上,被告人滕兴善与其有暧昧关系的贵州籍女青年石小荣在其家奸宿后,发现丢失现金,怀疑系石盗走,便追赶石至马兰州上,将石抓住,石呼救挣扎,被告将石活活捂死。尔后用刀和小斧头等工具将石的尸体肢解成六块,分别抛入锦江河中灭迹……”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1989)刑一终字第1号的《刑事裁定书》中,对案件作出了这样的终审结论:

    “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滕兴善对杀人、碎尸的犯罪事实是其主动交代的,并能与科学检验、鉴定结论相符,且提取了部分物证证实,其上诉提出‘没有杀人,以前的交代是乱讲的’的理由经查与事实不符。滕兴善杀人、碎尸手段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极为严重,罪该处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三十六条(一)项的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1989年1月28日,滕兴善在麻阳被执行枪决。

  2、 死者是否石小荣 家人辨认石膏像

    只觉得牙齿有点稀有点像

    当年被公安机关认定为“死者”的石小荣,其四姐叫石桂英。石桂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的情景:1987年春节刚过,她“六妹”石小荣和五妹石桂仙(原名石树珍)一起,来到麻阳县城做工,石小荣在该县城的广场旅社做服务员,不久就与家里失去了联系。

    “后来,麻阳县公安局的人找到我们家,说他们那里发生一起案子,死者可能是我六妹(石小荣)。要我们去辨认是真是假,公安局将死者骨骼复原的石膏像拿给我们看,我们觉得像又觉得不像,就是牙齿有点像,我六妹的牙齿有点稀,那石膏像的牙齿也有点稀。最后,麻阳县公安局的人就说那死者就是我六妹。从此以后,我们都一直以为石小荣已经不在人世了。”

    同时,石桂英还告诉记者,石小荣是在回贵州老家的途中被人贩子拐卖到山东,生了一儿一女后才与贵州省家里的亲属联系上。1993年石小荣返回贵州老家,2002年石小荣在贵州省清镇市与刘某结婚,今年初,石小荣因为贩毒被劳教2年,现在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接受劳教。

  3、“死者”突然回家了 失踪原是被拐卖

    石小荣表示不认识滕兴善要求“撤判”

    记者还采访了当年和石小荣一起去麻阳做工的五姐石桂仙,石桂仙说:1992年某一天,石家收到了一封石小荣从山东寄来的信,“我六妹(石小荣)认不了几个字,信里面只写了‘妈妈、五姐’等几个字,当时我们感到奇怪,六妹明明死了好多年了,怎么会来信呢?接着让我老公按照信上的地址去山东找六妹,但是没有找到。1993年六、七份,六妹突然回家了。她说,1987年3月她被人贩子从麻阳拐卖到了山东。”

    石小荣的四姐、五姐均向记者证实:当年麻阳县发生的碎尸案的被害人,被公安机关认定是石小荣;同时证实,石小荣现在贵州女子劳教所接受劳动教养。

    记者暂时无法采访到石小荣。

    石桂仙在记者一再要求下,辗转提供了一份石小荣委托的律师2004年初向她询问有关案情的视听资料。记者看到,石小荣向律师讲述了当年被拐卖以及后来回家的情况,并表示,自己确实不认识滕兴善,更谈不上与他有“暧昧关系”。她还明确要求当地法院撤销当年关于她与滕兴善“有暧昧关系”且已被滕“杀害”的错误判决,并给予名誉损害赔偿。

    贵州女子劳教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石小荣确在该所接受劳教。

    4、 早知“死者”已“复活” 滕家为何“不出声”

    他们说因为没钱打官司因为……

    记者在穿过麻阳县城的锦江河渡口,找来一条渡船,横渡锦江河,滕兴善的家就在河对岸的高村乡马兰村。滕家五兄弟(滕兴善排行老二)中的其他四个,都还居住在这里。

    滕的父母亲均已去世。

    记者看到,当年滕兴善紧靠着马兰村小学而建的两间平房,如今依然还在,只是年久失修,一堵墙已坍塌了大半。滕的大哥滕兴本告诉记者:房子里面的柜子、床铺等,依然是当年摆放的位置。

    滕家老大滕兴本悲伤地对记者说:“我们全家人一直都坚信他(滕兴善)不会杀人。一是,当时说那个女的到过他家里,但是我们都没有看见过,连他隔壁邻居也从来没有看见过。二是,当时邻村划渡船的船工王明正等人,明明看见有个女尸是从漫水渡那边漂下来的,而漫水渡在马兰州上游,他们(办案民警)说兴善在马兰州杀人抛的尸,可江中的尸体哪会朝上游漂呢!……”

    面对着长满野草的滕兴善的坟墓,记者问滕兴善的弟弟滕兴和:“人被抓了以后你看见过吗?”滕兴和说:“就是开庭的时候看见过。他在庭上喊冤,他一直(对家人)说‘人不是我杀的,政府也不会杀我’。”

    滕兴和:“人家都骂我们是杀人犯家里的,抬不起头。我父母亲哭得要死呢,觉得很冤枉,知道自己儿子不会杀人。我爸爸都因为这事,天天不吃饭,不久就气死了……”

    记者: “你们早就知道那个 ‘被杀害’的女的还活着,你哥哥(滕兴善)可能是个冤案,为什么不去告呢?

    滕兴和:“是听到别人说了那个女的还活着,没有死。但我们家太穷,没有钱就不敢申诉,再说,我们哪里敢去告政府呢!”

  5、 旅馆老板到贵州 无意发现大新闻

    滕家人这才知道“死者”没死

    现年57岁的刘国沅是当年麻阳县城广场旅社的老板,也是第一个知道当年的“死者”石小荣仍然活着的人。本月12日,记者在麻阳和刘国沅对话如下——

    记者:“当时杀人碎尸案件发了以后,公安机关来找你是怎样一个情况,你能说说吗?”

    刘国沅:“他们问我是怎样认识石小荣的、她什么时候在这里做工、什么时候走的这些问题,我都如实回答了,因为她当时不在我店里了,我就说没有再看见过她了。”

    记者:“公安机关是不是找你去辨认了尸体呢?”

    刘国沅:“没有,我没有去,是石小荣家四姐去的,她也没有看见尸体。”

    记者:“那当年所谓的‘凶手’滕兴善,到过你旅社吗?”

    刘国沅:“到过一次,那时候我旅社都快不开的时候,他当时喝了酒,喝得比较醉。”

    记者:“那个时候石小荣还在你店里吗?”

    刘国沅:“早不在了。石小荣和滕兴善根本都不认识……”

    记者:“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石小荣还活着的呢?”

    刘国沅:“我是1994年做榉木生意到贵州,正好去了五姐石树珍的家,她告诉我,原来六妹(石小荣)一直还活着!”

    记者:“那你当时把这个消息和什么人讲了吗?”

    刘国沅:“我回来后,马上和滕兴善家里的人,和他的姐夫讲了。

  6、 当年申诉列疑点 百人签名请留人

    他们说不相信滕兴善会杀人

    当年为滕兴善的辩护人之一——73岁的滕野,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当年的《申诉状》(当时打印成“公诉状”)。《申诉状》的日期是1989年1月24日,诉状中列举了该案中存在的十多处疑点。

    记者看到,这份《申诉状》后面还附有上百名当地党员、干部及村民的签名。湖南高院是1989年1月19日作出终审裁定的,而该份《申诉状》于1989年1月24日由滕野紧急送达湖南省高院,强烈要求“枪下留人”。滕野说:“1月28日,我刚刚从长沙回到麻阳,就听说,滕兴善在当天上午已被枪决。有人说,他在刑场还喊冤呢……”

    记者采访了当时在该《申诉状》上签名的马兰村部分村民,他们都说,根据各种情况分析,他们都不相信滕兴善会杀人,“果然,他(滕兴善)死了没几年,就听到有人说那个被杀了的女子还活着。他真是白白被处死了,死得太冤了!”

    7、 姐弟表示要申诉 已将材料送高院

    对于是否已收到,湖南省高院有关负责人回答记者说要“去问问”

    滕兴善的儿女滕燕、滕辉姐弟俩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为父亲申冤的《刑事申诉书》。他们向记者表示:作为儿女,一定会将父亲的冤屈申诉到底,还父亲一个清白。

    据了解,湖南高院在接到滕燕、滕辉姐弟俩申诉后的第一时间里,即对该案予以了高度的重视。相关人员立即逐级上报。湖南省高院当即连夜召开了有该院主要领导参加的专门会议,研究该案。

    石小荣的四姐石桂英告诉记者:“上个月湖南省检察院的人来我们家,要我带他们去劳教所找了我六妹(石小荣)。找到六妹之后,我们四姐妹,还有我妈妈,一起五个人,在安顺市西秀区检察院,湖南的法医当场抽了我们五个人的血,说是去做什么DNA。我六妹抽完血又被管教人员送回劳教所了。”

    昨日11时30分许,记者拨通了湖南省高院立案庭王庭长的电话,想核实该立案庭是否收到滕兴善的儿女滕燕、滕辉向该庭提交的《刑事申诉书》,王庭长说:“现在我还不知道这回事,我去问问情况再告诉你,好吧。”记者后来再拨王庭长的办公电话,就一直无人接听。

    记者转辗找到滕家姐弟委托办理该案的委托人,该位委托人表示,暂时拒绝对该案发表任何看法。”

    8:滕兴善一案大事记

    (1)、1987年4月下旬,湖南麻阳县锦江河中发现被肢解的女尸。同年3月底,贵州籍女子石小荣在麻阳被人拐卖到山东。

    (2)、警方通过失踪人员排查、血型鉴定等手段(当时未有DNA检测),认定1987年3月在麻阳一旅社打工时失踪的石小荣为该案“被害人”。

    (3)、1987年12月6日,麻阳县马兰村农民、屠夫滕兴善被警方收审。

    (4)、1988年9月2日滕兴善被逮捕;同年10月26日,滕被提起公诉;同年12月13日,怀化地区(现改为怀化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滕死刑,滕不服,随即上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5)、1989年1月19日,湖南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6)、1989年1月28日上午,滕兴善在麻阳被执行枪决。

    链接:佘祥林案

    “被杀”妻子二后再现人间,“凶手”丈夫服11刑年终洗不白之冤。1998年6月京山县法院以故意杀人最判处佘祥林死刑,后改判15年徒刑。今年3月28日“被杀害”的妻子张在玉突然归来……

    聂树斌案

    因为有另外的犯罪嫌疑人王金书的出现,十年前就被判处死刑并已执行的聂树斌强奸杀人案,重浮水面。今年3月中旬河北省公、检、法组成的联合核查租调查此案。

    此外,媒体暴光的类似事件还有:李久明案、岳兔元案。( 文/图 记者 喻彬 向明凯 谭茜琛 《今日女报》记者 黄迎峰)(编辑 李玉梅)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