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草原天路“冷思考”:从“颜值比拼”到“照进现实”
2018-08-27 07:40:22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草原天路“冷思考”:从“颜值比拼”到“照进现实”

  在“草原天路”上,游客随意丢弃的垃圾。 郝烨 摄

  26日,暑期最后一周,位于张家口市坝上地区的“草原天路”热度未减。

  每逢夏季,当中国多地白天保持在30℃以上的高温时,地处张家口市张北县和崇礼区交界处的“草原天路”,依托其美妙的自然“颜值”与清凉的气候优势,成为游客青睐的“打卡”目的地。

  在张北县高速公路野狐岭收费站,工作人员移至室外办公。 郝烨 摄

  2016年,被誉为“中国66号公路”的“草原天路”,一度陷入“收费舆论漩涡”。收费解除后,交通拥堵、环境治理等问题偶有发生,致使一段时间内,游客热度骤减。两年后,中新网记者再次探访“草原天路”,探寻这条绝美公路的变与不变。

  “后收费”时代的“天路”

  七八月份的“天路”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行走在其中,地势起伏而辽阔,山丘上布满茂盛的草浪,远处天高云淡,牧归的牛羊群从远方走来,风阵阵吹过,整个大草原一副安宁的景象。

  官方数据显示,仅今年7月份,张北县接待游客人数就达293.55万人次。当下正值暑期末端,来“草原天路”的游客仍络绎不绝。记者驱车行驶在通往“草原天路”的张石高速上,一过“张家口北”收费站,车流行驶速度明显放缓,大量悬挂京、津、鄂、豫、渝、浙、辽等地车牌的车辆在此缓慢行驶,其中以京津冀地区的车辆较多。

  在张北县高速公路野狐岭出口处,准备进入“草原天路”游玩的车辆排起了长队。 郝烨 摄

  据附近村民介绍,该路段最拥堵的时候出现在2015年前后,当时原本约半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往往要花费近四个小时。近些年虽有所好转,但每逢节假日,仍逃不出“拥堵”的命运。

  “草原天路”全长132.7公里,分为东西两段,前往“东段”的自驾游客多选择在高速公路野狐岭出口处驶出。当日早上不到八点,记者看到野狐岭出口处便已排起了长长的车队,不时有司机将头探出车窗观望前方通行情况。

  “草原天路”上的沙滩摩托。 郝烨 摄

  野狐岭出口收费站原本设立了收费亭,但工作人员却早已将办公桌椅搬至室外办公,每个闸口配备了两名收费人员同时办公。一名收费站工作人员称,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增快收费速度,加快车辆通行效率,这种外出办公的做法“很早就开始了,不分节假日”。

  景色在左,无序在右?

  “有一种旅行,没有喧嚣人潮,只有风和自由。”对于山西游客吴丽娜来说,“草原天路”几乎满足了她对旅行的所有要求,“有蓝天白云,能亲近自然。”但让她糟心的是,“‘草原天路’上个别游客素质低下、缺乏公德心的行为,影响了我的心情。”

  记者在驱车行驶过程中发现,“草原天路”原本是一条双向两车道的柏油公路,深色柏油路与黄实线本身构成了一道美丽景致,但一些游客无视交规,多次违规压线变道。更甚者,还有车辆趁对向车道无车时,直接驶入对向车道逆行。在一些景色别致的路段,有些车辆干脆直接将车停在路旁,长时间下车拍照,导致原本不宽的“天路”立刻变得十分局促。

  据一位在“草原天路”入口处值守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每日都会对“草原天路”进行巡逻,遇到不文明行为会及时制止,但随着景区游客人数的增加,巡逻力量实在有限。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今后他们会继续加大对游客随意停车、超车、掉头等不文明行为的监督力度。

  草原天路海拔上千米,站在山坡远眺,天路沿线,旋转的风车、白云晴空与绿色草原交相辉映,格桑花、薰衣草、向日葵等花朵点缀在草原上,五彩斑斓。但点缀在草原上的除了花朵,还有各类被随手丢弃的矿泉水瓶、卫生纸、果壳皮等垃圾。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环卫工称,她每日要负责清理两公里路段的垃圾,一天要走至少两个来回,赶上旅游旺季,有时候一天要干近10个小时,最多可清理出近十袋垃圾。对于游客不爱护环境的行为,该名环卫工深感无奈:“以前也制止过,但有的游客却说‘环卫工不就干这个的吗?’于是只好作罢。”

  “草原天路”西段长约30公里,来往车辆相对东段较少,空旷的道路因此成为不少游客拍照的绝佳“背景”。记者在“草原天路”西段不时看到身着时髦服饰的年轻男女盘坐在马路中央拍照,来往车辆不得不进行避让。

  “常客”吴海峰从2014年起每年都要从北京驱车近300公里来“草原天路”游玩,在他看来,“草原天路”交通拥堵、配套设施不够等问题虽在近年得到了不小的改善,但一直得不到根本解决,“再美的景色也要‘照进现实’,政府、当地村民和游客三者并非对立面,如何协调三方利益才是关键。”

  近者悦,远者来?

  张北县是河北省十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贫困程度深,人口老龄化严重,自我发展能力不足,传统农、牧、养殖等产业承载力不强。2011年底,张北县投资3.2亿元建设“草原天路”,其建成通车一并带动了沿线地区经济发展。记者在当地看到,由附近村民开设的农家乐、餐馆、各类商业摊位数不胜数。

  65岁的王大爷家住张北县白花洼村,“草原天路”建成通车前主要靠种植土豆、莜面等农作物为生。2012年,“草原天路”通车后,王大爷每天都会开拖拉机前往四五公里外的“天路”上,售卖自家产的土豆。

  车辆违规变道,造成交通堵塞。 郝烨 摄

  据王大爷介绍,赶上旅游旺季,他一天就能卖出500斤土豆。今年5月份,王大爷在孙子的帮助下开通了微信支付服务,“现在村里人都在‘天路’上找活干,都希望挣点钱。”

  两年前,记者走访“草原天路”时发现了大量由当地村民组织建立的露营地,这次开车近3个小时走完“草原天路”后几乎未发现该类现象。但记者看到,两年前村民开设沙滩摩托游乐项目的行为,仍屡禁不止。

  记者在一些被开垦的荒地上看到,上面停放着大量沙滩摩托,听到有游客询问价钱,沙滩摩托的老板表现得十分热情,价格一度从70元(人民币,下同)每圈,降到100元5圈,并再三向游客表示“绝对没危险”。

  远处的草坡便是沙滩摩托的跑道,只见绿色的草坡被沙滩摩托压出一条条蜿蜒曲折的车辙,如同土黄色“牛皮癣”印在草原上,十分醒目。沙滩摩托驶过,扬起阵阵尘土,十分呛人。据附近村民介绍,因当地植被特性,草地一旦被沙滩摩托碾压过,那些被压“秃”的地方,几十年内都得不到恢复,伤害极大。

  据了解,张北县全县地处坝上高寒区,属中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年降水量400毫米左右,干旱、多风、少雨为主要气候特征。“草原天路”沿线每隔一段距离,就可看到当地设立的防火警示牌。

  记者当日看到,在一些距警示牌仅一路之隔的商业区,人还未到,浓重的烧烤味早已飘来。一些当地村民在此售卖现烤羊肉串,烧烤味十分呛人。烤炉旁的地下,堆放着一堆烧烤使用过还未完全熄灭的木炭,山风吹过,火星闪动。

  来自河北石家庄的游客高猛将自己称为“草原天路见证者”:“这里刚刚建成通车时,沿线什么也没有,最多是偶有几个附近村民提着篮子售卖自家库存土豆。”在高猛看来,“草原天路”带动附近商业发展本无可厚非,但任何商业开发都不应以损害生态为代价,“如何科学开发、合理开发,以达到‘近者悦,远者来’的双赢局面,才是我们首应考虑的。”

  始于颜值,忠于保护

  美国的66号公路在20世纪初期,不仅提供了美国东西向运输的便捷,它响亮的名气也成为了当时美国流行文化的元素。张家口“草原天路”曾被冠以“中国66号公路”之称。“天路”沿线地势起伏、景色奇骏。该路沿线还分布着古长城遗址、苏蒙联军烈士陵园、桦皮岭、阎片山、九梁十八洼等大量旅游资源。

  2016年,张北县决定自当年5月1日起,对“草原天路”启动收费模式,在网民和游客的质疑声中,当地又决定在当年5月23日取消收费。

  有学者认为,无论“草原天路”收费与否,都应忠于“保护”。提升配套设施和服务水平只是基础,保持定力、互动发展才是提升关键。“网红”可能会“过气”,但高质量发展却能重新“活”起来。理性判断、科学评估,注重生态环境的保护利用,充分挖掘文化内涵,是“草原天路”“保鲜”的最佳方式。(郝烨 张帆 王天译)

+1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州榕江:炭烤麻饼香四方
贵州榕江:炭烤麻饼香四方
秋日公路美如画
秋日公路美如画
秦皇岛蓝天碧海待宾朋
秦皇岛蓝天碧海待宾朋
法兰克福博物馆河岸节拉开帷幕
法兰克福博物馆河岸节拉开帷幕


0100300915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40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