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需严惩拿“山寨论文”骗职称

2017年01月06日 08:47:01 来源: 广州日报

  一群只有小学文化的年轻人在京成立“采编部”,冒用多家期刊名义出版杂志,以帮助发表论文为名,共收取作者版面费高达1200余万元,所印杂志“专供”作者。据报道,以北京某公司负责人王健权为首的这9名被告人,近日被顺义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2个月至4年不等。

  这件案子中有许多耐人寻味的东西。认真看完报道,我认为背后有四个问题值得追问。

  追问一,还有多少山寨杂志没有被查获?庭审中,被告王健权称,“身边也有很多人做这行。”言语中既有举报的意味,也似乎有自己“不幸”落网的遗憾。事实上,此前媒体也有过山寨报刊发表论文的报道,遗憾的是,报道之后没有下文。《中国青年报》曾经就相关问题,发表过题为《查处一本“山寨”期刊有多难》的报道。在此背景下,王健权的落网堪称“山寨出版界”的大新闻。

  追问二,有多少正规杂志也在干卖版面发论文的勾当?王健权表示,他与多家正规杂志社达成协议拿到授权,其中还向一家杂志社交了40多万“管理费”。这说明他手头的8种期刊并非都是山寨的。其实,有的正规杂志卖版面早已成明规则,他们要么自行出售,要么承包给公司。甚至还有正规杂志出“山寨版”的,例如,《中国青年报》曾报道,云南名刊《大家》用同一个刊号另出一份“野鸡版”收费发论文,一年获利不少于2000万元。现在,网上还出现了不少论文代理商,《北京晚报》前两天有报道说,淘宝网有个“8年老店”,代理范围包含了核心期刊、国家级、省级等人文社科期刊20多个类别。

  追问三,多少作者凭借“山寨论文”获得了职称?王健权的公司发论文获利1200万元,每篇收费180元至350元不等,算下来,涉及作者有好几万人。如果将其他纯山寨与正规山寨的论文统计进去,这个作者队伍无疑庞大到不可想象。既然“山寨论文”市场如此庞大,那么靠欺骗手段获取职称,显然是大有人在。那么,这事儿要不要追查?

  追问四,职称论文如何改革?雇枪手写论文,买版面发文,构成了畸形的论文“产业”,2010年,武汉大学教授沈阳调查发现,2007年我国买卖论文“产业”规模约为1.8亿元,到2009年这一规模膨胀到近10亿元。弄虚作假的背后,是职称论文的硬指标。舆论屡屡呼吁废除职称论文,但问题又来了:不以论文评职称,也可能催生其他的弄虚作假,例如拉关系走后门。

  我以为,职称论文需要调整,但不必因噎废食。比如,弱化论文在职称评定中的比重,同时不强求论文发表,论文原稿也可用于评审答辩。当然,更重要的是打击弄虚作假,对骗取职称的“山寨论文”作者一并严惩,可大大提高法律威慑力。没有买,就没有卖,卖方要打击,买方更要打击。(椿桦)

【纠错】 [责任编辑: 唐华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41120255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