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地铁“顶族”竟也玩起了“圈层社交”?
2017-07-18 08:41:16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顶族圈”形成了某种对外界道德压力的屏蔽机制,也让他们应有的耻感在底线模糊中被麻痹。

  当下圈层概念在互联网上很火,圈层即“兴趣小组”。现实中这“圈”那“圈”密织,要义就在那句“人以群分”。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连地铁色狼都玩起了“圈层社交”。

  据新京报报道,近期北京警方开展地铁打“狼”行动,大量曝光将原本生活在隐秘处的“顶族”群体推到前台。这些人患有摩擦癖,多出没于地铁、公交或商场等。

  让人惊奇的是,他们在百度贴吧或QQ有自己的“组织”。QQ上就存在着很多以“公交”“地铁”为关键词的顶族群,每天都有各地网友在群里展示“战果”,分享信息,交流“顶”的经验。

  在地铁等场所伸咸猪手或下体乱蹭,怎么看都是见不得人、没法启齿的卑劣行径:虽说那些跟“端着”姿态背向存在的“污力冷笑话”挺受追捧,可玩笑归玩笑,真在现实中耍起流氓秀起下限,分分钟能溺毙在舆论口水中。

  所以“顶族”也有QQ群让人讶异:原以为,那些骚扰者只是散兵游勇式存在,也多是单兵作“案”,没承想他们也有“组织”,还会交流感受——这么不堪的事,不为己“隐恶”,也交流得出口?

  但这或许就是“群际隔膜”:同处一群的“顶族”们没准也生出了圈层认同,既然是同类人,也就不忌惮“赤裸相见”。而展示“战果”、搞资源共享不过是他们进行线上圈层社交的方式。

  “网络巴尔干化”的提出者马歇尔和埃里克曾提出,网络已分裂为各怀利益心机的繁多群类,它们表现出群体内同质、群际异质的特征。小群体中的人,只选择自己偏爱的交流领域,与兴趣相合的人聚谈。而“顶族”在群里晒图秀性骚扰经验,也印证了这点。

  灰色群体玩“圈层社交”,不只是那些公交地铁痴汉们,还有职业乞丐。此前武汉地铁方面就曝出,拦截乞讨者时发现了地铁丐帮组QQ千人大群,他们在线交流乞讨心得,还会召集大家去“业绩好”的城市。这类现象值得探究。同类人社交,形成了某种对外界道德压力的屏蔽机制,也让他们应有的耻感在底线模糊中被麻痹。

  但卑劣就是卑劣,法律和道德就是对应的感应器。当这些骚扰者晒“战绩”时,本质也是自我暴露,这可能还方便了警方取证。

  鉴于此,在遏制公共场所性骚扰方面,固然要靠鼓励女性维权、增强法规震慑力,在顶族群既存的情况下,也不妨顺藤摸瓜,以其为“批量取证”的渠道。之前网络平台已对“蓝鲸游戏”实现关键词筛查之类,自然也不乏对顶族群发现处理的技术能力,因而可建立“网络平台检索和大数据排查—证据移交公安机关处置”协作机制,对已在线上自曝劣迹的性骚扰者依法打击,也阻断其“圈层社交”渠道。(佘宗明)

+1
【纠错】 责任编辑: 年巍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上海:高温持续 喷雾降温
    上海:高温持续 喷雾降温
    铁路部门推出动车组列车互联网订餐服务
    铁路部门推出动车组列车互联网订餐服务
    霞映三峡美如画
    霞映三峡美如画
    长空栈道:西岳华山第一天险
    长空栈道:西岳华山第一天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1335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