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鄙视链”是自我麻醉的精神鸦片
2017-07-26 09:05:18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生活被密密麻麻的“鄙视链”裹挟。“鄙视链”无处不在,构成了这个时代的隐形意识形态。

  “鄙视链”的搭建模仿了食物链,但自然界的弱肉强食是客观存在,而“鄙视链”纯粹存在于主观层面。不过正如《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所言,人类的主观意识往往就是有力的现实。

  鄙视是一种古老的心理现象,它用以区分他者,进而构建自身。历史上的“鄙视链”并不罕见,大都基于地域和族群,今天的“鄙视链”则在种类上极大丰富,比如“学校鄙视链”“相亲鄙视链”等。

  令人格外不能理解的是,文艺圈也特别流行“鄙视链”。文艺青年虽然都爱自命不凡,但互相鄙视起来丝毫不让凡夫俗子。梁文道最近在《一千零一夜》里痛心地谈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今天已经沦落到“鄙视链”的底端。梁文道说,那些胸怀“鄙视链”的人,说不定他们没办法读懂这本小说。他还说,谁相信“鄙视链”,谁喜欢谈论“鄙视链”,谁才是真正的伪文青。

  说得好!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鄙视链”虽然总被说得玄之又玄,但占据“鄙视链”顶端常常是一件毫不费力的事。拿地域来说,一个人凭借出生地就能“天然地”鄙视别人。“鄙视链”是自我麻醉的精神鸦片。借助“鄙视链”,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成就感、满足感、虚荣心,什么都不付出就能享受高人一等的感觉。可一个人的梦想如果由“鄙视链”就能喂饱,那实在是可悲。只有自己动手挣到的东西,才是值得骄傲的资本。拿着既定的、先天的、他人的东西来炫耀,都是十足的可怜虫和失败者。一个人如果相信“鄙视链”就是一切,那么就相当于承认“鄙视链”之外的能力为零。□西坡(媒体人)

+1
【纠错】 责任编辑: 马若虎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浙江:冰洞避暑游
    浙江:冰洞避暑游
    盛夏消防练精兵
    盛夏消防练精兵
    情暖太行山区留守儿童
    情暖太行山区留守儿童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38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