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学术研究专业评判不能让位于“注意力”
2017-09-20 08:27:03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当一所研究性大学将点击量设定为衡量学术成果价值的标准时,它已经失去了对知识的起码尊重。

  近日,某大学在新出台的学术成果认定标准中,将老师在网络媒体上发表的网文也列入考核指标:只要阅读量超过10万+,就等同于发表了学术论文。

  此举在网络上引发强烈反响。尽管很多人对该政策的一些具体细节并不认同,但他们也认为将网文纳入学术评价体系,对打破长期以来的高校评价体系的僵化取向有积极意义。

  然而,我并不看好这种考核指标。这件事不妥的地方不在于学术评价标准自身的变化,毕竟标准是人制定的,总是会依实际情况不同而改变。我认为,此举糟糕之处在于,这种变化,不是“量”的差异,而是“质”的堕落。它基本上相当于否定了学术研究的独特价值。

  关于知识分子应不应该在公共媒体发声、追求学术成果的效益最大化,这一点其实没什么争议。但我们必须在逻辑上厘清一个道理:是否在公共媒体上发声是知识分子自己的选择,而不是这个职业(知识生产)对他的要求。也就是说,无论我们采用何种方式赞美或馈赠“公共知识分子”,都与学术自身的价值无关。

  举个最直白的类比:如学术成果一样,文学作品也应尽可能吸引大众的关注,但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都不会看到诺贝尔文学奖会将“销量”作为一个考量标准,否则,《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作者罗琳一定会囊括世界上所有的文学奖。

  何况,将这一问题的焦点置于“知识分子的公共性”之上,本身就是避重就轻的行为。最关键之处不在于知识分子是不是在公共媒体上发表观点,而是什么类型的观点有资格被认定为“成果”。

  当一所研究性大学将点击量设定为衡量学术成果价值的标准时,它已经失去了对知识的起码尊重,因为决定“点击量”的因素多种多样,其中绝大多数与学术本身没有任何关系。一个不学无术但极为口若悬河的学者,完全有可能在这场竞技中超越那些成就斐然但不喜空谈的学者;某些与社会进程结合紧密的学科,也完全有可能在价值上碾轧那些需要坐冷板凳的基础学科。无论该大学的标准如何通过精细的方式对这些可能性加以抑制,它所纵容的以非学术标准衡量学术价值的行为,都将不可避免将人们引向一种反智的歧途。

  实际上,将“注意力”作为一种标准去干扰乃至“污染”各行各业的专业主义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普遍现象。“注意力”不是坏东西,但与之捆绑在一起的,通常都有各种叠床架屋的商业及政治利益。需要争取注意力,就必然要努力博得大众的喜爱,知识的自主性在这里不可避免出现部分的丧失。这是一个十分值得我们警惕的问题。

  注意力经济对各个社会领域的侵蚀不可避免,但知识和学术应当成为独立精神和专业主义最后的堡垒。连知识的生产者都要向流行情绪卑躬屈膝,我们用什么去推动社会的发展?(作者常江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1
【纠错】 责任编辑: 年巍
相关新闻
  • 新华时评:对学术不诚信者必须零容忍
    针对此前发生的一国际知名学术期刊对来自中国作者的论文集中撤稿事件,14日科技部会同多部门通报了最新调查进展,表示正对被撤论文逐一彻查,对查实存在问题的论文作者将严肃处理。
    2017-06-14 21:47:57
  • “买署名”涉嫌学术不端
    虽然被美其名曰“柔性引进”,但这种“买署名”的方式实际上已经不再是什么人才引进,而是涉嫌“学术不端”了。
    2017-02-13 08:57:26
  • 以学术主导破解评价不公
    日前,《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和《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同一天发表声明,表达对被踢出新版CSSCI来源期刊目录的意见和不满。
    2017-01-23 08:58:01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南京街头共享单车“叠罗汉”
南京街头共享单车“叠罗汉”
精彩纷呈看杂技
精彩纷呈看杂技
天安门广场国庆花卉开始布置
天安门广场国庆花卉开始布置
南京长江大桥主桥桥面全部拆除露出“铁骨”
南京长江大桥主桥桥面全部拆除露出“铁骨”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169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