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我们需要更好的隐私保护
2018-04-17 08:48:39 来源: 南方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朋友圈成为了个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最近有媒体报道,朋友圈晒出的个人信息,很可能被私下收集,5-10元即可交易,然后被应用到网络征婚、医美宣传等行业,被不法分子用来进行社交诈骗。甚至,朋友圈的集赞换奖、帮忙砍价、拼团购物等,也有可能是窃取个人信息的骗局。

  一句话,朋友圈已无隐私。这既是因为社交软件成了工作标配,人们平时要加些不怎么熟悉的朋友,导致朋友圈远没自己所想的那么私密;另一方面,有时候帮朋友投票、砍价,扫描二维码获取话费,转发某个广告领取红包,点赞领取礼物等,也会被变相“搜刮”到家庭住址、消费习惯、收入等个人信息。相比前者,后者更加不可控,也更加可怕,因为它直接涉及社交软件在隐私方面的获取机制。我们不少人都曾遇到这样的状况,一款“围住神经猫”的游戏突然间流行起来,毫无科学根据的“你是左脑还是右脑”占据了朋友圈半壁江山,甚至隔三差五我们就能看见各种“性格测试”“运气抽签”“抽奖游戏”,它们大都是随机答案,却都要索取授权,这会不会威胁到信息的安全性呢?

  就某些社交软件的回应,对第三方的授权仅包括头像、昵称等非敏感信息,并不需要担心,然而,这并不代表索取授权就是一件正确的行为。最近被称为“史上最大隐私泄露事件”的脸书,就栽在了这上面。该软件授权了一款性格测试应用,被大约30万人安装了,然后他们的社交关系信息和个人信息就被A获取了。就这点来说,我们授权一个应用时到底有没有可能被窃取数据,是值得警惕的。不久前,有人公开说“中国人愿意用隐私获取便利”,大概无意中透露了这种可能性。许多社交软件和电商是合作关系,虽然都对用户宣称数据安全,但在点击授权的一刹那,用户很难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更甚者,现在很多软件都毫无理由地索取手机权限,虽然你很难明白这样做的依据,但这的确是时下互联网的某种风气。

  归根结底,这是用户在隐私条款中的弱势地位决定的。一个考虑周全的隐私条款,会最大程度体现对用户的尊重,不仅给予用户“被遗忘权”,还采用明确的增强式告知,强制隐私条款每部分附加相应具体的场景描述,对采用的技术手段进行说明,一目了然,具有很强的操作性。但我们看到的大多是大纲式的说明,甚至很多没有说明。去年,有媒体对50家互联网企业发起调查,结果只有30家制定独立隐私政策,18家关于隐私保护的内容存在于用户协议中,2家完全没有关于隐私的声明。条款如此含糊,原因就在于很多企业片面强调“规模增长”,而忽略了用户的隐私需求。近段时间以来,“大数据杀熟”的负面新闻比较集中,就是因为大部分用户开始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也渴望更好的隐私保护机制。

  保护隐私最有力的手段就是法律。然而目前颁行的《网络安全法》及“两高”对个人信息的司法解释,只规定了买卖个人信息可入刑,没有明确怎么收集、怎么利用这类隐私条款应该涉及的规范。这是因为它不像直接交易那样,有显著的危害性和强烈的识别性,因此一些互联网企业才更加有恃无恐。仅就这点而言,旨在全面保护隐私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是不能缺位的。(扶 青)

+1
【纠错】 责任编辑: 徐可
相关新闻
  • 个人信息泄露不能无人负责
      个人信息泄露往往面临“无人负责”的局面,看似很多环节、很多部门都有责任,实则所有的后果最后都由当事人自己来承担。
    2016-09-22 08:39:03
  • 不怕垃圾信息 就怕被人倒卖
    昨天,国家一项《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草案)》的议案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从商家角度来看,找到法律真空,让更多有利于自身的信息落到目标消费者身上,是商业机构终其一生的使命。
    2012-12-27 09:18:03
  • 谁是网络信息安全“第一责任人”?
    在实名成为趋势的年代,信息安全尤其不能“裸奔”。 (12月30日《南方日报》)网络信息泄密越来越像一扇关不上的“门”。 从现实的法条来说,我们对网络信息安全的法律保护基本停留在国家安全与系统安全的层级上,比如《全国人大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等多部法规基本未及厘清个人隐私及数据库的安全权益。
    2011-12-31 09:51:51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探访叙利亚杜马镇
探访叙利亚杜马镇
瑶乡春耕忙
瑶乡春耕忙
美国纽约举行反战集会
美国纽约举行反战集会
雨润春色“一抹红”
雨润春色“一抹红”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2692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