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新业态野蛮生长的社会成本该谁承担

2018年06月29日 08:49:11 来源: 北京日报

  共享单车热潮退去,当初扎堆的企业或转眼成空、或生存维艰,同时丢下了一大堆麻烦事儿。调查显示,废弃的共享单车正沦为城市垃圾,各大城市都为之头疼,据说单广州就有废弃单车30多万辆。

  共享单车速兴速衰,其轨迹在新兴业态中不算个案。近些年,创新创业大潮涌动,商业模式不断更新,各类新业态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我们乐见新经济蓬勃发展,也由衷希望这些企业生长拔节,为大众生活带来便利。但不能不说,新经济铺天盖地而来,过程往往喜忧参半。但凡出现所谓风口,各路人马顷刻一哄而上、野蛮生长,鱼龙混杂、脚步纷乱,加速了行业洗牌速度,最终往往是一两家巨头烧钱胜出,其他同场竞技者沉沙折戟。

  市场经济,优胜劣汰实属正常,但问题在于,当这些企业大干快上、跑马圈地之时,产生巨大负外部性和社会成本,该由谁来承担谁来负责?共享单车火了,一夜间数百万辆单车摆在街头,自由行、随意放、废弃多,严重挤占公共道路资源;网购、外卖火了,违规电动车满街乱窜、频频违章;网约车火了,安全隐患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当人们享受着种种新兴业态带来的便利时,社会也面临巨大的治理成本。而此时,作为第一责任人的企业,却往往扮演了“甩手掌柜”的角色。于是乎,就出现了这样的怪相:企业横冲直撞、逮风口就追,只收割创业红利,不支付治理成本,当风口一过,许多企业撤出市场时,往往出现“押金不退、垃圾不收”的尴尬,社会和政府成为最后的埋单者。

  是什么纵容了不负责任的野蛮生长?原因很多,但不得不说,缺乏预见性管理是重要一条。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习惯于将新兴业态引发的种种乱象,当作其成长的必经之痛,并指望企业加强自律。但事实一再证明,企业是逐利的,不可能主动提出承担责任,指望其严格自律并不现实。实际上,当某种业态风头初起、大量入场之时,有关部门就应当做好功课,预判其潜在的负面效应,从而有针对性地提前规制。早研判、早应对,多些未雨绸缪,少些亡羊补牢,这样不仅有助于帮企业树立起责任意识,更有利于避免社会资源的浪费。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风头正劲的共享单车出海淘金,谁料碰了一鼻子灰,何也?公共资源使用权,成为最大的拦路虎。国外对公共资源占用的限制极为严苛,进入成本高、违法成本也高,投多少单车、往哪儿停等问题都需要长达数月的沟通磨合。比如西雅图曾要求共享单车试运行6个月,经过大量数据分析后,才决定放行与否。旧金山市政府因为单车企业扰乱城市秩序、侵占公共面积,勒令其租用私人停车场地,最终因成本太高,该企业只能黯然退场。回头来看,外国如此审慎的治理理念与方式,其实很值得我们借鉴。

  可以想见,未来新生事物还会层出不穷,社会治理面临的挑战势必越来越多。城市的资源与空间终究有限,现行秩序也没有灵活到足以“包罗万象”。如何实现新旧的和谐共生,防止“公地悲剧”不断上演,考验着治理者的智慧。(晁星)

【纠错】 [责任编辑: 徐可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052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