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野生动物保护名录亟须更新
2018-08-24 08:29:39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近期,自然生态保护工作者李维东因一场演讲成为“网红”,这篇演讲的主题是由他发现并命名的珍稀野生动物伊犁鼠兔。这个模样很“萌”的动物直到1983年才被意外发现,其数量却逐年减少,如今可能只剩不到1000只,于2005年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08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濒危”。但伊犁鼠兔至今仍未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李维东指出,名录本身已经多年没有更新。

  伊犁鼠兔的“危局”,暴露出制定于近30年前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下简称名录),滞后于野生动物保护最新情况和需求的尴尬。

  有专家介绍,《名录》在制定之初,社会对动物保护的认识才刚刚起步,除了野生动物的珍稀性,是否受百姓的关注和喜爱也是考量的标准之一。这一名录出台后,我国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取得了巨大进步,特别是大熊猫、丹顶鹤、金丝猴等备受国民喜爱的珍稀野生动物受到较好保护。以大熊猫为例,目前我国大熊猫野生种群已经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1114只增长到1864只;截至2017年底,我国圈养大熊猫种群数量首次突破500只,达到518只。

  萌态可掬的“国宝”们有“流量”加持,社会对其的保护意识也较强。但长久以来,一些同样面临灭绝危险的动物却因为远在公众视线之外而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和保护。勺嘴鹬,目前种群数量估计少于100对,沿海滩涂湿地开放导致其栖息地被严重破坏。黄胸鹀,因过度捕杀食用,近20年来由“无危”变成“极危”。它们都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极危物种,却和伊犁鼠兔一样,无缘《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反之,藏野驴和梅花鹿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目前野生种群数量很多,已被列为“无危动物”,却仍在名录之上。

  对于野生动物保护来说,“流量”不该是决定其受保护程度和保护水平的刻度。守护每一个珍稀物种,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守护我们美丽的地球家园。

  当务之急,是要与时俱进地更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名录》自1989年实施以来,至今已有近30年的时间。而2017年1月1日新修订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条规定,“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由国务院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组织科学评估后制定,并每五年根据评估情况确定对名录进行调整。”然而,野生动物名录除了2003年进行过一次微调后,再无更新。野生动物的濒危程度及其判断标准、相关领域的保护方法等,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野生动物的保护还需要有关职能部门之间协调合作的智慧。目前,我国将野生保护动物分为水生和陆生保护动物,最初分别由原农业部和原林业部进行分头管理。今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水生和陆生动物分别由农业农村部的渔业渔政管理局和自然资源部的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进行管理。分属不同的部门,管理工作中多少会存在隔阂,但是对于保护野生动物这项工作来说,同心协力才是唯一最优解。

  就像明星追求镁光灯下的“流量”,野生动物保护中的“流量”无疑是唤起人们对生态环境保护的催化剂。“流量”本身是中性的,但“流量”不应成为动物保护领域的“头号玩家”,而更应该有全面的调研、科学的评估、各部门间的合作与担当,共同促进整个野生动物保护圈子的良性发展。 (王辰阳、谭慧婷)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上海:水陆两用冲锋舟首次亮相演练场
上海:水陆两用冲锋舟首次亮相演练场
南太湖古村举办水乡民俗文化节
南太湖古村举办水乡民俗文化节
测量体重
测量体重
新生入学“第一课”
新生入学“第一课”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319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