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景区内非法采矿,好一个“开发式治理”!
2018-09-13 08:59:32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开发式治理”的幌子下,大好的绿水青山,变成了寸草不生的矿场。

  贵州省瓮安江界河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成立于2009年,而今9个年头过去,风景名胜区内的瓮安县玉山镇宏远磷矿仍传来阵阵轰鸣声,最终这被巡查组识破。

  9月5日,“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第八巡查组接获群众举报后,在宏远磷矿现场巡查发现,这处紧邻乌江干流的磷矿仍以“开发式治理”的名义在继续采矿,而该磷矿的采矿许可证早已于2010年1月到期,但于2016年4月却再次从贵州省国土资源厅获颁采矿许可证。

  非法采矿,是一些自然景区久治不愈的顽症,此前,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被曝存在无休止探矿采矿,造成生态破坏严重,上百人因此被问责。但遗憾的是,“祁连山之痛”并没有给贵州相关部门以触动,相反,个别人打着“开发式治理”的幌子,依然对自然景区的非法采矿进行保护纵容,把大好的绿水青山,变成了寸草不生的矿场。

  所谓的“开发式治理”,显然是伪命题。按照环境保护法、自然保护区条例等法律的规定,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等区域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严格保护;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区域内禁止进行勘查开采活动。《贵州省风景名胜区条例》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风景名胜区内禁止开山、采石、开矿等破坏景观、植被和地形地貌的活动。

  那当地有关部门为何胆敢公然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给景区内的采矿企业发许可证?

  实际上,采矿对景区内造成生态环境的破坏,直接进行治理就行了,而且应该是谁破坏,谁治理。弄出个“开发式治理”,实在是不伦不类。根据巡查组的现场勘察,治理工程主要集中在山体顶部,因此该磷矿目前的采矿行为实际上与治理措施无关。

  瓮安县国土部门负责人表示,“采矿是为了弥补治理经费不足。”这更是无稽之谈,不知道当地政府从磷矿开采中收了多少税,这点税能支付矿山环境的修复成本吗?谁都能看出来,这是一笔得不偿失的“买卖”。边开发边治理的结果,使生态环境遭到进一步破坏,导致治理难度进一步加剧。

  据巡查组的披露,贵州毕节市纳雍县下对门煤矿开发式矿山环境综合治理项目,由于在实施过程中存在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的突出问题,已被当地政府叫停。显然,“开发式治理”并非瓮安一地才有。这实在是一种荒唐的治理模式,因为任何矿山都可以说“我一边开发,一边治理”,这也将给大量不法企业以钻空子的机会。

  以“开发式治理”之名,行“非法采矿”之实的行为应当全面叫停。不仅如此,所谓“开发式治理”,是怎么出笼的?其中有无权力寻租?这些问题也值得深究。(于平)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相关新闻
  • 四问“洗矿废水直排水库”事件
    不管事件之后,当地政府领导多“重视” ,应急预案多“成功” ,群众情绪多“稳定” ,选矿场有毒废水直排水库造成的水污染事件都值得深层追问。更重要的是,严格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常态化治理,守住生态文明底线,防止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2014-08-18 09:24:48
  • 透水矿场两次拒绝停产,胆从何来?
    5日发生透水事故的贵州省瓮安县运达煤矿事前曾两次对地方安监部门责令停产予以拒绝,贵州省初步认定透水事故系违法开采采空区所致。除了煤矿经营者的法制观念和道德观念淡薄外,一些“题外原因”恐怕不能不引起重视。
    2013-04-08 09:42:36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蓑羽鹤飞舞巴里坤草原
蓑羽鹤飞舞巴里坤草原
收获海盐
收获海盐
悬崖绝壁攀岩热
悬崖绝壁攀岩热
战鹰呼啸 博弈长空
战鹰呼啸 博弈长空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42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