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被指贪污奖学金 这个辅导员到底有多大的权力
2018-11-01 08:59:2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教师滥用权力若是易如反掌,学生却缺少应有的权利救济渠道,或是不敢寻求救济,才是问题的可怕之处。

  10月29日,有广东文理职业学院毕业生在微博举报该校一名辅导员“贪污”班费及学生奖助学金数万元。10月30日晚间,校方回应称,已对该辅导员作出停职停课处理,并由公安机关作进一步调查。

  大学生举报的情况若属实,涉事辅导员的问题恐怕不只是简单的“贪污”:将学生的英才卡借走后私自取款,学生追问卡上资金去处,辅导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同时以“不给毕业证”威胁学生。

  真相究竟如何,涉事辅导员在哪个层面上违反法律,有待司法机关给出结论。不过,事件所涉及的教师权力、师生关系等问题,同样值得关注。在某些大学里出现个把道德失范的教师,偶尔发生教师以权力要挟学生之事,恐怕难以杜构;但教师滥用权力若是易如反掌,学生却缺少应有的权利救济渠道,或是不敢寻求救济,才是问题的可怕之处。

  从师生关系规则来说,涉及经济、物质利益方面的问题,师生间应该保持“淡如水”的边界。于教师而言,这属于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操守,不可越雷池一步。辅导员向学生“借用”银行卡这种事,逾越了师生关系的边界。因为师生之间存在一定权力从属关系,这种关系的双方,尤其是握有权力的一方,应回避敏感问题方面的诉求。正因为学生与辅导员之间的从属关系,学生不好拒绝或不敢拒绝;而于辅导员来说,这就成了以权谋私行为。及至以“不给毕业证”相要挟,教师行为已超出以权谋私的程度,升级为赤裸裸的权力欺压。

  而说到“不给毕业证”这种权力欺压,这在个别学校里颇为盛行。比较典型的,是以“实习”名义让学生充当廉价劳动力。学生们明知“驴唇不对马嘴”的“实习”与所学专业毫无联系,在生产线上从事简单劳动就是在给学校创收,但慑于“实习不合格不给毕业证”的威胁,都不敢不从。大学生“被实习”现象已存在很多年,时常被曝光和举报,但至今无法杜绝,除了行政监管不力,学生权利与学校、教师权力之间的严重不对等,是问题的根源。

  曾有研究人士针对小学家长微信群中一些不正常情况,剖析其中的原因认为,“班级是一个权力场”:老师拥有很大的事实上的权力,既可施予学生,也可施予家长,导致了“家长群”异化为“马屁群”等问题。教师权力或叫“班级权力场”形成的原因有很多,但小学生心智不成熟、无力保护自己,是重要原因之一。现在来看,心智成熟的大学生,面对教师和学校手中“不给毕业证”的绝对权力,有些时候仍然保护不了自己。所谓“班级权力场”,从小学到大学,即便表现有所不同,但本质都是一种“权力压制”。

  教师与学校师德失范、行政监管不力、学生权利救济渠道不畅,以及社会风气的大背景等因素,共同制造了校园里的“权力压制”问题。而解决这种问题,既需要综合治理,也需要严厉查处一些典型的案例。(马涤明)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相关新闻
  • 缓刑期间又贪污,当初为何没开除?
    一个因受贿而被判缓刑的官员,在缓刑期间犯下更严重的腐败罪行,这是对法治、反腐的双重羞辱。
    2016-07-16 08:46:22
  • 贪污受贿罪数额的合理调整
    颁布以后,对于贪污受贿罪的刑法修订亟待进行司法解释。两高”在制定《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过程中,如何对决定贪污受贿罪定罪与量刑的数额标准进行规定,无疑是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因为这不仅涉及贪污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的把握,同时还牵动了其他相关职务犯罪的数额标准,需要极其慎重对待。具体言之,这里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定罪数额的确定,二是量刑数额的确定。贪污受贿罪定罪量刑数额的规定是一项政策性较强的工作,数额标准设置过高,则不利于对贪污受贿罪的惩治。
    2016-04-20 10:45:30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浙江:金华浦江县“果蔬宝宝”演绎乡土风情
浙江:金华浦江县“果蔬宝宝”演绎乡土风情
山西黄河湿地“迎来”首批越冬野生大天鹅
山西黄河湿地“迎来”首批越冬野生大天鹅
红嘴鸥连续34年飞临云南昆明越冬
红嘴鸥连续34年飞临云南昆明越冬
各地举办勤俭日主题活动
各地举办勤俭日主题活动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644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