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网约护士”不是共享经济
2019-02-19 08:55:41 来源: 南方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网约车、网约家政、网约按摩等各种“互联网+”服务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让人足不出户就能方便、快捷地享受各种服务。“网约护士”也是其中一种,它专门为失能、高龄、空巢老人群体以及病人服务,减少了往返医院的不便和排队候诊的时间。但是记者调查发现,原本应由试点医疗机构作为主体服务提供者,许多没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第三方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却介入了,护士可以私自注册进行接单。

  现行的大多数“网约护士”APP,虽然曾一度被认为是新业态、新模式,但在监管上却存在模糊地带。特别是一些第三方主导开发的APP,其模式是绕过医疗机构,将护士和病人直接串联起来。如《新闻纵横》所调查的,某“金牌护士”APP自诩为“具有全科医疗资质的医疗护理机构”,由护士自行下载、自行接单,但护士注册的时候,只需要上传护士执业证和手持身份证照片即可。此后,平台通过卫健委网站核实护士身份,并促成护士接单,抽成平台定价的30%。有心人发现了,医疗机构从头到尾都被排斥在外,护士转头给APP打工,医院方面并不知情。由此导致的问题是,当护士前去诊疗的时候,他(她)究竟是代表医疗机构呢?还是代表APP呢?这个基本的问题不清楚,护士就涉嫌非法执业,APP也涉嫌非法营业,至于价格如何确定,怎么保证医疗安全,出了问题算谁的,都无从谈起。

  这显示了“网约护士”作为一种特殊服务,现阶段是不适合与现有医疗服务体系切割的,也是不能完全由市场供需所决定的。这也是这一波“共享经济”所带来的启示。网约车、网约家政等服务,所牵涉环节较少、社会风险较小、权责相对明晰,可以考虑让个人直接联系个人。但教育、医疗则不同,它具有产业链条长、专业要求高、社会风险大的特点,个人必须要依托于机构,才能和需求实现对接。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直接明确,由实体医疗机构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派出本机构注册护士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这虽然没有直接否定第三方APP,但思路已然很清楚:实体医疗机构才是服务的核心与关键,它的资质与能力是无法被取代的。可以预见,第三方APP的发展方向,应该是配合医疗机构需求,只做好信息技术服务即可。

  饶是如此,我们依然从“网约护士”无资质APP的研发热潮中,看到这块市场的巨大潜力。正如从“丁香医生”APP等的发展中,我们也看到了在线诊疗的巨大空间。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4亿人,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有1.5亿,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4000万左右,他们具有强烈的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和生活照料需求。与此相比,我国注册护士仅有350万左右,无法覆盖巨大的市场需求。无资质APP盛行,本质上反映的是供给不足的问题。创造更多数量更有品质的供给,一是要不断完善职业培育体系,既要大力培养提供基本服务的护理工,也要发展能够提供医疗服务的执业护士;二是要充分发挥护士的能动性,让护士能够自由执业、多点执业。现在许多护士都在医院打工,无法下沉到基层,自身价值得不到施展。

  总之,让互联网有效助力医疗健康服务,才能更好地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第三方APP不能直接绕过现有医疗服务体系,实体医疗机构也要顺势而为,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扶 青)

+1
【纠错】 责任编辑: 徐可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火树银花迎元宵
火树银花迎元宵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灯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灯
老牛湾雪景
老牛湾雪景
新疆天池:冬季旅游持续增温
新疆天池:冬季旅游持续增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132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