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恶意敲诈快递员何以屡得逞
2019-07-25 08:52:51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苍蝇不叮无缝蛋”,该事件中,恶意投诉就是“叮”,“以罚代管”的投诉处理机制则是“有缝的蛋”。

  被敲诈了,反而要求敲诈者高抬贵手?这听起来悖谬,却是在快递员群体身上时有发生的场景。杭州萧山有快递小哥就遭遇了这样的事。

  据报道,该快递小哥给网购者王某送包裹时,王某声称自己不在家,后来索性电话也不接。为防止签收超期,快递小哥先将包裹签收后第二天再次联系王某,可王某却以快递未收到却显示已签收为由,要对其投诉,并提出要么赔偿他一点钱买水果,不然就投诉到快递公司让其承担5000元罚款。在快递小哥讨价还价给了700元后,王某答应收手,却又在第二次网购时企图上演恶意投诉的路数。

  前不久,“女快递员遭投诉下跪”事件就曾引发广泛关注,这也将公众引向了对快递行业投诉应对机制的关注。

  该事件中,涉事男子之所以能敲诈成功,并变本加厉,也在于利用了快递投诉制度的漏洞,抓住了快递员的心理弱点。他一方面拒绝签收,另一方面以“快递未收到却显示已签收”为把柄,威胁快递员赔偿。

  对身为一线劳动者的快递小哥行敲诈之事,确实够卑劣。幸亏涉事快递小哥第二次长了个心眼,既没代为签收,也取了证,让王某故伎重演拖延签收的“敲诈策略”失效,也戳破了他“以快件损坏为由,要求快递公司赔偿快件50倍的价格”的勒索方案;也幸亏萧山民警走访辖区寄递行业时接到了反馈,将嫌疑人王某行拘10日,否则没准他会在屡试不爽中,将对快递小哥的伺机敲诈进行到底。

  以投诉为由恶意敲诈快递员,并不是首次发生。问题来了:为何明知客户是恶意投诉,很多快递员却仍然选择“私了”,破财免灾以息事宁人(包括此次也是一样)?

  “锅”还在采取以罚代管的管理方式。这决定了,快递员即便遭受了恶意投诉,也大概率会面临公司高额罚款,以至于一天甚至几天白忙。当应有的是非辨析被不分是非的投诉处理机制给模糊,快递员群体就算吃了“哑巴亏”,也只能自认倒霉。即使明知敲诈,也不得不选择“私了”,委曲求全。

  该事件中,作为受害者的快递小哥,却还要求敲诈者高抬贵手,的确是被投诉规则滥用者所逼,可管理机制的“锅”也甩不掉。正是将确保用户体验的责任,转嫁给一线快递员的病态机制,给了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可乘之机,成了敲诈者可钻的空子。

  在“女快递员遭投诉下跪”事件甫一曝出后,很多人就呼吁,要用制度为遭恶意投诉者撑腰,这样的制度首先就是告别动辄重罚的粗暴管理方式,尊重每个快递员的尊严。从此事看,如果说事件就是“苍蝇不叮无缝蛋”,那恶意投诉就是“叮”,“以罚代管”的投诉处理机制则是“有缝的蛋”。这条缝必须尽早补上。□伯扬(媒体人)

+1
【纠错】 责任编辑: 马若虎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走进天文馆 快乐度暑假
走进天文馆 快乐度暑假
大暑漂流觅清凉
大暑漂流觅清凉
大熊猫“姐妹花”安然度暑
大熊猫“姐妹花”安然度暑
夏日羊卓雍错美如画
夏日羊卓雍错美如画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795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