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喜羊羊成违法通行暗号,执法人员别玩“职权变脸”
2020-01-07 09:09:42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正是因为监管部门的失灵、失守,乃至直接投身利用权力牟利的泥淖,才导致当地货运行业整体性沦陷。

  据新京报报道,近期,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的货车司机靠买“路牌”通行、不法人员收取保护费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派员赴广东省揭阳市普宁市和惠来县进行了实地暗访督查。督查发现,当地买卖“路牌”收取保护费现象普遍,已成公开的秘密。这些路牌被标记成“飞马”“机器猫”“喜羊羊”等符号,以作为执法人员与司机的接头暗号。

  一张“路牌”市价一般是1个月1800元,钱直接交给“黄牛”就可以超载通行,实在令人咋舌。既然货车“路牌”的生意这么好,当地治超怎么可能会治好?

  这样的“行规”不可能仅靠几个“黄牛”就能定下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成为货运行业一体遵守的“规则”。也即,当地货运“路牌”生意发展得如此“成熟”,背后必然有一条灰色乃至黑色的利益链条。

  近年来,随着珠三角各地基建需求的不断增长,普宁市砂石产业十分发达,这自然带动了货运行业的兴旺。行业的野蛮生长自然会带来泥沙俱下,各种乱象也纷纷滋生,从而对正常的市场行为产生冲撞与扭曲。本来,正常的货运应该是大家都遵守规矩,不超载、不超限,合法经营,然而,当个别人的超载超限得不到制止时,行业内就会竞相效仿,这样,超载超限就成了常态。

  对此,监管部门当然负有失察之责,但仅仅失察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大的问题是监管部门非但不去纠偏,反而将超载视为牟利的机会,通过买卖“路牌”的方式收取保护费。

  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扭曲,监而不管,甚至监守自盗,最终的结果必然会导致市场扭曲。

  在这样的监管“潜规则”下,当地的货运行业实际上已经走上了一条“不超不赚”的不归路。

  一方面,因为要支付保护费,只能拼命超载;另一方面,因为支付了保护费,就更加肆无忌惮。这样,当地的货运环境只能一天天恶劣下去,而不可能好起来。

  可以说,在这条灰色利益链条中,监管部门仍处于主导地位。这也意味着,正是因为监管部门的失灵、失守,乃至直接投身利用权力牟利的泥淖,才导致当地货运行业整体性沦陷。

  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路牌”,“飞马”“机器猫”“喜羊羊”“苹果”“莲花”“安顺”“货运”“险”等等,其实就是职权滥用的“变脸”。为什么贴着“路牌”的满载“百吨王”来来往往,甚至从执法车旁经过,执法人员都视若无睹?根源就在于此。

  当下的要务,首先是净化当地的政治生态,彻底清除监管部门中的腐败分子和腐败现象,对违法包庇纵容、知法犯法的行为,必须严肃追责,严厉查处,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其次,也要谋求产业转型,不能听任“百吨王”大货车继续上路了。(龙之朱)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雪后北京
雪后北京
退捕上岸的长江渔民
退捕上岸的长江渔民
腊八到 粥飘香
腊八到 粥飘香
湖北宣恩:腊月花争艳
湖北宣恩:腊月花争艳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42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