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以法保障人体器官转运“绿色通道”
2020-05-06 08:48:37 来源: 法制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5月1日下午,一次爱心捐献的供肺转运在北京和郑州两个城市间展开。在高铁票售罄、转运医生无法上车之际,有乘客愿意帮忙代送,有乘客自愿退票,总算是有惊无险,最终让供肺安全运达(5月2日澎湃新闻)。

  据介绍,当天12时30分左右,负责肺器官转运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方泽民因为晚了十来分钟,没有赶上已经预定的高铁。他与北京西站工作人员沟通无果后,在西站内找到爱心人士肖女士,肖女士自愿进行器官转运。同时,他还通过著名肺移植专家、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的微博求助,多名好心乘客闻讯后自愿退票,12时52分,他刷到了仅剩的一张13时30分返回郑州的高铁票,这台肺移植手术最终在当天19时顺利结束。这次器官转运过程虽然“惊心”,好在结局圆满,不禁让人长吁了一口气。

  器官转运是一场生命与时间的赛跑。据专家介绍,肺器官最佳的保存时间是6至8小时,一旦超过这一时间,受体移植后可能会出现一系列并发症,患者的死亡率也会大大增加。国家卫计委、交通运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等六部门于2016年5月6日联合印发《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明确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在绿色通道中享有快速通关、优先承运的权利,通过铁路运输时,如出现误点情况,铁路部门可优先安排临近车次,必要时可登车后补票。然而,当方医生找到北京西站沟通时,工作人员却表示,疫情期间不允许上车补票,因此无法提供帮助。问题是,说好的“绿色通道”到哪儿去了?

  虽然北京西站圃于疫情期间的相关规定,不便为方医生补票“开口子”。但方医生并非一般意义的乘客,面对需要争分夺秒救助生命的器官转运,西站一拒了之,未免让公众产生北京西站执行规定过于死板的感觉。5月1日晚,澎湃新闻拨打12306客服电话,咨询上车补票相关规定,回复是:“如果您有紧急特殊情况,需要和检票口的工作人员协商,看能不能让您上车之后再补票”。至于什么是“紧急特殊情况”,12306客服人员表示:“具体情况由相关工作人员来判定”。人命关天,器官转运算不算“特殊紧急情况”?答案不言自明。

  那能否在疫情防治和助力器官转运之间,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笔者认为,只要勇于担当,开动脑筋,办法总比困难多。同日晚,北京西站方面向陈静瑜表示,会进一步学习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相关文件,完善工作支持绿色通道,规范服务项目内容,这无疑是值得期待的。

  在国家卫健委去年11月2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表示,绿色通道建立3年以来,器官转运时间平均缩短1至1.5小时,器官利用率提升6.7%,捐献器官共享半径大大扩展,数以千计的终末期器官衰竭患者得到救治机会。不过,因转运问题导致的器官浪费也时有发生,这其中就有器官转运过程中面临不确定因素较多的缘故。对此,目前相关单位对于支持保障器官顺利转运是否形成普遍共识?方医生的遭遇在其他车站、机场会不会再次上演?

  器官移植是人类医学发展的巨大成就,它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陈静瑜表示:“衷心希望未来高铁和民航等部门共同推动完善我国的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建设”。事实表明,推动完善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建设,有许多工作要做。从短期说,车站、机场等相关单位应当查漏补缺,完善制度,压实责任,促使工作人员积极作为,自觉支持“绿色通道”;从长期说,则需在《通知》基础上,提升制度层次,如在法律法规中,对“绿色通道”作出专门规定,以法治力量保障器官转运一路畅行无阻,使更多与死亡抗争的病患获得重生。  (杨维立)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北京:垃圾分类在社区
北京:垃圾分类在社区
三峡水库持续腾库防汛
三峡水库持续腾库防汛
乐享“五一”假期
乐享“五一”假期
伦敦亮灯致敬医护人员
伦敦亮灯致敬医护人员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5945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