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河长不知自己管哪条河”,何谈保护长江
2020-05-11 08:46:19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河长不知道自己是哪条河的河长”,这些问题不仅导致长江生态受到严重威胁,也让长江保护在一定程度上落了空。

  据新京报报道,5月9日,重庆成为第二轮首批中央环保督察第五个被反馈省份。督察发现,重庆有企业埋设暗管分流污水,导致大量工业废水通过暗管直排长江。部分地方违规建设港口码头,侵占破坏岸线。重庆市水利局对河长制督促指导不够,有的河长不知道自己是哪条河的河长。

  从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的结论看,重庆一些地方和部门显然存在对长江保护不力的情形,个别地方甚至十分严重,居然出现“河长不知道自己是哪条河的河长”等怪事。这些问题直接导致长江生态受到严重威胁,也让长江保护在一定程度上落了空。

  重庆长江保护不力、排污现象严重,表面上看,固然体现为“一河一策”方案不严不实,部分区县存在巡河不查河现象等,但根子上仍在于当地生态保护的意识不到位,片面强调经济发展,没有牢固树立“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

  例如,万州区华歌生物化学有限公司2万吨四氯吡啶项目选址位于长江干流1公里范围,违反国家有关要求,但万州区政府及万州经开区管委会默许项目建设,区生态环境局还于2019年4月批准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

  这不禁让人疑惑,为什么有些政府部门对一些被淘汰的生产线和违规项目如此宽容。这中间,不排除GDP的考量。地方上为了做大盘子,无视国家产业政策和环境承载力,不仅失职失责,不去行使监管权力,反而滥用公权,为企业违法建设、违法生产张目。这样的扭曲,让人难以接受。

  此外,当地对督察整改的敷衍也令人瞠目。据披露,第一轮督察反馈指出,秀山县18家电解锰企业锰渣场均无防渗系统。重庆市整改方案要求其2017年年底前完成整改。但督察发现,整改工作敷衍应对,历史渣场整治仅做简单表层覆盖,部分在用渣场偷排直排废水;使用1456万元中央财政资金建设的孝溪锰渣场长期闲置。

  同样,重庆市整改方案要求,2017年年底前完成小水电生态基流问题整改。但督察发现,巴南区在制定整改方案时只字不提小水电生态基流整改工作,为应付督察,巴南区水利局甚至编造虚假文件。

  这样的敷衍,让人遗憾。可以说,地方政府的敷衍塞责,也是造成长江污染的原因之一。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这就要求长江沿线省份,以对历史、对时代、对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停止破坏长江生态的行为,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

  同样是长江沿线的江苏省,据披露,近年来,江苏沿江8市共关停化工企业2200多家,全面实施沿江生态修复工程,沿江生态环境质量得到持续改善。要知道,这些企业都是地方纳税大户,非有绝大的勇气,不可能下得了这样的决心。

  可见,只有下决心转变不合理的产业结构与粗放的发展方式,才能走上绿色发展的正道。这中间的关键则是地方政府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和使命感,闻警即动,令行禁止,树立科学的发展理念,保护好长江生态。

  当然,督察之外,对于那些违法排污的企业以及纵容违法排污、应付整改的政府部门,也要严肃问责,绝不姑息。(任君)

+1
【纠错】 责任编辑: 马若虎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北京:垃圾分类在社区
北京:垃圾分类在社区
三峡水库持续腾库防汛
三峡水库持续腾库防汛
乐享“五一”假期
乐享“五一”假期
伦敦亮灯致敬医护人员
伦敦亮灯致敬医护人员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5967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