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带货网红”转正,见证多彩创新年代
2020-07-08 08:57:25 来源: 羊城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7月6日,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9个新职业,包括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城市管理网格员、互联网营销师、信息安全测试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在线学习服务师、社群健康助理员、老年人能力评估师、增材制造设备操作员。除了发布新增职业外,此次还发布了部分职业发展出的新工种。“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了“直播销售员”,人们熟知的电商主播、带货网红们有了正式的职业称谓。(7月6日《北京日报》)

  人社部每次发布“新职业”,照例都会引发热议。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自从数年前相关部门开始启动对“职业分类大典”的修订工作以来,“新职业”的涵盖数量和扩容速度,都在明显提升。这一方面表明,市场的巨大活力,以及各类新兴业态爆发出的创新能力;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官方之于动态化的职业更迭现象,保持了更大的敏感和包容。当然了,时移世易,时至今日“新职业”有无官方身份,或许也没有那么多附加意义了。

  梳理近年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大体都能够发现,其通常都是对于既有事物的事后追认。换而言之,是市场出现了某一新职业,并形成了相当规模的从业群体之后,官方的名录才对之加以确认,这是一个民间先行先试、自发创造的过程。如果说,过去纳入《职业分类大典》才算是一份正经工作,才能获得相应的体面身份、资源倾斜和待遇保障,那么在现今的语境下,这个层面的“效用”已显著弱化。

  既然没有实实在在的好处,公众为何还会对人社部发布“新职业”保持极高兴趣呢?这显然是因为,这是一个绝佳的观测窗口,可以用以来理解现实的就业结构乃至社会生态。成为官方认可的“新职业”,要么是“够大够强”,比如说电商主播,已然成为人数众多、影响力巨大的行业人群;要么就是代表了社会的新需求、进步的新方向,诸如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信息安全测试员等等,均属于此类……这种种信号,对于就业择业仍是有参考价值的。

  其实,不管是电商主播、带货网红,还是叫“直播销售员”,称谓的变化,丝毫无碍于其职业本质。但也应该看到,官方的认可,对于拉抬特定职业的社会地位,对于展开后续的培训和规范化管理,都提供了便利。进入人社部的“正式职业”名录,本身就是对有关从业人员成就的高度肯定。将新职业、新工种纳入官方的职业分类大典,不是为了考证发证也不是为了授誉加勋,只是如实记录下这个创意无限、丰富多彩的时代罢了。

  “带货网红”成了正式新工种,这是新业态的新兴就业者,成全了官方的职业名单。可以预见的是,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势必将会继续衍生出更多的新职业,随着相关名录更新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多,个体价值的实现,必会获得更大空间。(然玉)

+1
【纠错】 责任编辑: 徐可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夏日古镇风光美
夏日古镇风光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209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