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长江护鱼:魔高一尺还需道高一丈
2020-07-08 08:57:2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长江10年禁渔计划实施已半年,但长江流域非法捕捞情况依然存在。在此情况下,一些民间护鱼团队成立并参与到护鱼行动中,重庆江津区鸿鹄护鱼志愿队就是其中极其出色的一支民间护鱼队。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这个护鱼队的成员没有工资、自带装备,夜以继日守护长江鱼类,破获沿江非法捕鱼案件逾千起。但是,他们也成为非法捕捞者的眼中钉、肉中刺——有人造谣中伤,有人威胁恐吓,还有人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

  长江10年禁渔,公众的理解和共识是这一目标能否实现的根本条件。令人欣慰的是,目前政府和绝大部分公众已经形成了共识,如果不禁渔,长江未来无鱼可捕;如果不禁止极端的竭泽而渔,长江沿岸的渔民赖以生存的饭碗就会被打碎,不仅食无鱼,而且食无粮。

  正是在这样的共识下,才有了民间护鱼队的参与和对长江水生资源的保护。但是,即便如此,长江流域非法捕捞情况依然存在,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部门的禁渔人力不足,甚至捉襟见肘。由于长江水域点多面广,常常能管得住A区,但管不住B区。

  因此,对于民间护鱼队的参与,政府部门不仅要积极欢迎,更要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护,让民间护鱼队在流汗的同时不必流泪,更不能流血。在条件适当时,应给予民间护鱼队补助,由政府对其进行授权,允许其采取执法行动。如果能取得政府认可和支持,民间护鱼队也就有了身份和资格,可以名正言顺地护鱼。

  此外根据报道,鸿鹄护鱼志愿队不仅在抓获非法捕捞者后会遇到各方说情,还会因为与非法捕捞者产生冲突而被打,有些甚至危及生命。这种行为也伤了民间护鱼者的心,一些人干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辞职,只有坚定的护鱼者才会坚守下来。

  如果政府部门不能坚定、坚决和大力支持民间护鱼队,就有可能失去最好的帮手,让长江10年禁渔计划难以落实。由此也看出,光有禁捕方案是不行的,还需要有专门的规定或法律,处理那些非法捕鱼者的关系网,打击和清除非法捕鱼者的保护伞。

  另一方面,针对禁渔令,非法捕捞者也在改变方式和技术,甚至比渔政部门和民间护鱼队的装备和技术还好,形成了魔高一尺的局面。此外,他们的售卖也变化多端,常常在夜间私下进行,隐蔽性强。更令人难以防备的是,长江沿岸一些地方的娱乐性垂钓迅速演变为群体生产性垂钓,但是针对这些行为,并没有相关管理和处罚条款。如此下去,长江禁渔的目标就难以实现。

  对于这些新情况,有必要将较为粗放的监管和护鱼方式升级到精准的护鱼行动。不仅要在夜间护鱼,还要对商船、运输农用船的非法捕鱼进行监管,及时出台规范娱乐性垂钓的管理条款。

  从今年前半年查处的涉渔案件看,专业渔民违法捕捞案件占比较少,反倒是一些原先并非渔民的人在利益驱动下开始偷捕,而且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手段隐蔽。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也常常使用简易捕鱼装置冒险偷捕,随机性、机动性、分散性较明显。

  针对这些并非渔业人员的非法捕捞,更需要民间护鱼者的参与,以更加日常化和有针对性的措施护鱼。只有强化针对非法捕捞者的高压线,积极反制非法捕鱼者的关系网,才能让长江恢复生机,让渔民获得可持续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张田勘)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夏日古镇风光美
夏日古镇风光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209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