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这群“缺点满满”的志愿者,让我们看到人性温暖
2020-07-10 08:37:56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虎哥车队成员各自有故事,甚至还有一些“不良印象”,但他们转战大江南北,消杀过多地疫区,受到过列队欢迎,做出的贡献也显而易见。

  疫情、地震、洪水,每当灾难发生时,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一样好奇:那些冒着危险自愿奔赴一线的志愿者,都是些什么人?

  7月9日,媒体的一则报道,让我们看到了一群有血有肉的志愿者:虎哥车队。

  这是一个在疫情中,主要负责消杀作业的车队。在这里,上百万元的路虎、宝马要和“快散架”的金杯、五菱之光一路同行。他们自发走到一起,没有严密的组织,纯粹靠着“做点什么”的信念,凝聚成了一个工作长达5个月的团队。

  他们奔赴过武汉、驰援过绥芬河、挺进过吉林舒兰,还去过北京新发地……从最初的4个人,到最多时100多人,再到最后留下的30多人的稳定团队。

  剩下的这些人,被带头的虎哥称为“精英”,那么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

  可能出乎你的意料,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明显的“不良印象”:如爱喝酒、脾气不好、喜欢骂人的虎哥;“并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老兵;沉迷于打游戏、破产后父母还帮着还债的猴儿;穿着7900元一双的鞋干消杀的富二代……

  他们又是各自有故事、有挫折和不幸的平凡人:虎哥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热爱的警察职业,还得了糖尿病,每周都要自己打针;老兵倒霉透顶:妻子腰间盘突出,女儿心脏病,儿子还患有先天性“漏斗胸”;猴儿出过车祸、做生意发过财又被坑得倾家荡产;富二代人生被安排、喜欢独处内心又渴望交真心朋友……

  有位网友总结得特别到位,这样的故事,“谁没点不堪回首,谁没点鸡毛蒜皮?世间百态就是如此。”是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完美的人。你现在的光,不会因为你的过往而泯灭一丝闪亮。

  这群人,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我的团长我的团》。这部剧的主角,同样是一帮杂得不能再杂的溃兵:北平书香门第的少爷孟烦了、兽医当做军医用的郝大叔;有点中二青年的湖南兵不辣、来自上海军官训练团但没打过仗的少校阿译、一副流氓气喜欢揍人的东北佬迷龙、16岁的老实农村孩子豆饼……

  但就是这么一群来自五湖四海,意志消沉、浑浑噩噩的残兵败将,在团长龙文章的带领下,以“回家”和“抗日”为精神指引,于战火中淬炼成为充满勇气与智慧的突击队。

  虎哥的团队,同样如此。他们转战大江南北,消杀过多地疫区,受到过列队欢迎。他们身处一线,做出的贡献显而易见。

  人生,何尝不是这么戏剧性。当你沉溺于日常繁杂、略显失败的生活久了,可能就提不起精神来,但是当你决定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人性立马散出热来,人生立马发出光来。

  在我看来,不是疫情救赎了虎哥车队的这帮人,而是他们自己救赎了自己。人生的价值,或者说人存在的意义,不尽然是你这一生挣了多少钱、是否家庭圆满、生活顺当还是多舛;还在于你是否遵循自己的内心,做了些有意义的事。

  流行摇滚乐队“逃跑计划”,有首歌这样唱道,“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什么是最亮的星?就是你能触手所及、尽己所能的事。永远在路上,做该做的、能做的事,便是意义。

  疫情结束后,虎哥车队的成员们,还将回归各自的生活,还会遇到生活中的种种不堪和磨难,但是我相信,他们一定有了些积极和坦然。(与归)

+1
【纠错】 责任编辑: 马若虎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夏日古镇风光美
夏日古镇风光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219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