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取快递比取经还难”,校园不能成了利益“角斗场”
2020-11-09 09:09:14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到底是谁阻挠了快递进校园?该好好查一查。

  正值“双十一”购物季,山东青岛工学院的学生取快递却“比去取经还难”。据报道,因学校封闭管理,快递不进校,且校内无快递代收点,连日来,青岛工学院的学生,取一件快递不仅要等至少一个小时,而且要交2至10元不等的代收费,这让他们“怨声载道”。

  而造成这一困境的因由,多少有点“扑朔迷离”。该校校园内原本是有快递驿站的,但此前因与学校合同终止,驿站搬出,这才给学生带来收费代取的麻烦。

  照理说,驿站搬出,其他快递也还可以入校送快递,但事情的离奇之处就在这里。根据该校通告,学校多次邀请各快递公司进入校园,都由于“黑恶势力”的阻挠而无法进入。

  但据原学校某快递驿站负责人的话,是因学校向各快递公司所收入驻费太高,才让各快递公司望而却步。而且,其还透露,之所以该快递驿站退出校园,“就是某些人(校方)为了自己的利益,想让我交出经营权,他们自己干”。言下之意,这事主要怪学校。

  不过,对于收费高的说辞,学校断然否认,说快递公司入校完全免费。至此,快递无法进校园,到底是因为有什么势力阻挠,还是出于学校高价“吓退”,双方可谓各执一词。目前,从校方获悉,关于有关人员阻挠其他快递公司进驻校园的问题,学校已向属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也已展开调查。

  “双十一”本该是各方为疏通物流、解决快递堆积,协调一致、合力并举之时。如今,该校却生生造出一个快递“罗生门”,让本就困于购物季取快递的学生们“雪上加霜”,实属不该。

  不可否认,“双十一”是校园快递业的一块大蛋糕,而有大利可图,就易引发冲突。本来,在大学校园为保证物流的畅通,校方、快递公司需要合作。校方提供场地和通行许可,快递公司派件,缺一环而不可。而若有其中任何一方,想要“独吞”或“蚕食”其他方的蛋糕,那生态就会失衡,学生就会“遭殃”。

  对于这一生态而言,不得不说,疫情防控对校园快递业来说是一个变量。当前,还有很多高校实行封闭管理,客观上给学生造成一定不便,但为疫情防控计,这也可以得到理解。不过,个别学校却借此机会,向快递公司发难,乃至收取“代收费”侵害学生利益。比如,近日就有媒体曝出,河南某学校要收取高昂服务费才让快递入校,疫情防控成了变相收费的借口。

  说到底,无论这场“校园快递迷局”真相如何,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校园不能成为诸方利益博弈的“角斗场”,更不能让学生成了牺牲品。各类经营活动,都要以为师生行方便为根本目的。如果有一方出于自己私利,而置学生利益于不顾,其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狄宣亚)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714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