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该不该抵制凡尔赛文学?
2020-11-11 09:08:45 来源: 南方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最近,“凡尔赛文学”相关话题又登上热搜,起因是一名网友在微博分享自己“哭要订机票去维多利亚港哭”“进SKP之前男朋友蹲下给自己擦鞋”等“日常”,引起网友热议“凡学”并掀起一场凡尔赛文学模仿大赛。

  什么是凡尔赛文学?据说发明这个词的灵感来自讲述18世纪凡尔赛宫贵族生活的《凡尔赛玫瑰》,现在用于指代故意用平淡语气炫耀的文字。有网友提炼出“凡学”三要素:先抑后扬明贬实褒,自问自答,灵活运用第三人称视角。在微博上漫不经心地提到在哪里消费是“凡”,在朋友圈略显嫌弃地秀恩爱也能“凡”,在知乎写自己年薪区区百万同样可以“凡”起来……只要你想,万物皆可“凡”。

  本来可以好好说话,为什么偏要“凡”一下?排除掉跟风模仿以示嘲讽或图个乐的网友,很多凡尔赛文学创作者是这样的:我想告诉你我某方面很不错,但不好意思直接炫耀,憋着又难受,于是用平淡语气包装一番。问题是,由于很多“凡学家”展示的并非真实情况,会出现在西半球度假但作息与国内惊人相似、把伊比利亚写成伊利比亚等硬伤,语气也造作得可以,大多数人都能一眼看穿——越是炫耀什么越是缺少什么,内在空虚催生外在虚荣。可供炫耀的客体中,炫耀物质财富的门槛最低,因此也最为常见。

  另一部分“凡学家”则各有各的目的。比如有些博主经常发“霸道总裁爱上我”“诗和远方和路上的艳遇”之类的故事,总裁是不是真实存在、故事细节靠不靠谱都不重要,只是为了迎合部分人,从而卖书、带货、当网红让流量变现。凡尔赛文学不是很容易被看穿?世界之大,总有人看不穿,愿意为点缀着粉红泡泡的物质幻象买单。正如总有人在用凡尔赛文学自欺欺人地炫富,正如十几年前宣扬物质崇拜的小时代曾大受追捧。

  既然如此,是否应该旗帜鲜明地对“凡学”说不?笔者觉得,对于炫耀者,虚荣并非罪过,只会方便他人掂量出自己的斤两罢了。好比前段时间备受争议的“名媛”,如果不是为了诈骗,也没必要过分指摘。像现在这样,集体调侃“凡学”、解构“凡学”就不错,更容易撕开那层光鲜表象。

  至于以凡尔赛文学为幌子勾兑假糖出售的后者,同样没必要针对他们搞人身攻击。“少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被调侃为凡尔赛文学杰出作品,但不会有人当真认为,诗仙需要标榜家境优越,而《古朗月行》这首诗,更不是像个别人“不知道鸡蛋有壳”那样,仅仅为了广而告之“我家用的可都是白玉盘子”。  (笃 鲜)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724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