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耗子尾汁”折射资本助推审丑异化
2020-11-26 08:40:38 来源: 南方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耗子尾汁”商标一下子就注册了,公司也成立了,很快啊!据启信宝数据显示,11月23日,海南耗子尾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许可项目互联网直播服务、互联网域名注册服务等。在该公司成立之前,“耗子尾汁”已于11月11日被抢注商标,状态为“注册申请中”。

  谈“耗子尾汁”,不得不提马保国。马保国自称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先前和一名搏击爱好者比武,30秒内被KO三次。他随后表示,自己只是大意了,“现在的年轻人不讲武德,来偷袭我一个69岁的老同志,这好吗,这不好。我劝这位年轻人好自为之,好好反思”。因此引发群嘲,“好自为之”被引申为“耗子尾汁”,马保国所说的一系列带口音的话“耗子尾汁”“年轻人不讲武德”“大招五连鞭”也成为网络热词。

  除“耗子尾汁”的爆红梗,“马保国”“不讲武德”“五连鞭”等热词也被抢注册商标。有人统计,在B站,平均每小时网友会上传48.5个马保国视频,平均每分钟0.8个,相关热词自带流量属性可见一斑。资本对“耗子尾汁”趋之若鹜,争先恐后注册商标,无非是想蹭热度,借势推广,以较低成本获得品牌知名度。

  “耗子尾汁公司成立”冲上热搜第一,品牌知名度确实打出去了。网络热词被注册成立公司屡见不鲜,香菇企业抢注“蓝瘦香菇”,奶茶企业抢注“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商标与产品都有较强的关联性,能够将热词流量转换成产品关注度。然而“耗子尾汁”却没有明显的产品指向,难怪有网友质疑“竟然不是饮料公司”。即便生产出“耗子尾汁饮料”,一想到“耗子尾汁”表情包,网友恐怕也不会买账。热词商标缺乏产品指向性,引流无法完成,流量也就难以变现。

  忽略了产品关联,也就失去了品牌美誉度。马保国受群嘲进入公共视野,“耗子尾汁”作为“嘴强大师”的典型言论,说到底是个贬义词。拿负面热词当商标,有了知名度,却没什么美誉度。毕竟,堂而皇之用戏谑作商标,昭示着流量至上,这样的品牌有什么品位内涵可言呢?

  “马保国”层出不穷,网络热词接连更新,然而在资本看来,商标热词褒义贬义都没什么差别,只要有真实的围观,就有真实的用户流量,就有潜在的消费者。正是基于“黑红总比不红好”的流量逻辑,资本才会怂恿嗜丑,为丑角们提供“华丽转身”的机会。在网友的审丑狂欢和资本吹捧下,他们可以一跃成为人生赢家。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暗示:出丑、卖丑是草根翻身的捷径。当丑成为攫取注意力的工具和手段,消解了传统意义的道德评判和价值取向,不以丑为丑,甚至以丑为乐时,审丑的异化也就此发生。从这个意义上说,作为表演者的献丑者、作为助推器的资本卖丑者、作为围观者的网友嗜丑者,都是审丑异化的共谋。

  事实上,审丑属于广义上的审美范畴,理性的审丑是通过对丑性状的关注进而加以认识、评判和改造。信息过剩时代,献丑成为注意力经济下的策略,审丑在网友解构重构中成为娱乐消遣方式,卖丑也成为获得经济利益的营销手段。这种审丑异化违背了以丑衬美、化丑为美的审丑初衷,嗜丑诉求使得亚文化现象甚至反文化现象可以成为卖点,在商业迎合下,对丑的批判能力逐渐丧失,最终会造成雅俗不分、美丑不辨的价值堕落。

  当丑闻成为丑闻制造者的通行证,假恶丑越骂越红时,应该警觉用价值共识招架审丑异化。(杨 悦)

【纠错】 责任编辑: 徐可
加载更多
赏雪
赏雪
长春:“冻城”美景
长春:“冻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长江我的家
我的长江我的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787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