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赵笠钧

对抗水污染 我们一直在行动

编者按

3月22日是“世界水日”,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新华网邀请了本土水处理企业的负责人做客新华会客厅,就我国未来水处理行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与大家进行交流。

访谈嘉宾

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赵笠钧

嘉宾观点

赵笠钧:环保产业还面临着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环保是一个政策驱动的产业,新环保法实施以后效果已经显现了。 环保产业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总体产业的规模、技术水平和当下面临的环境问题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详细]

赵笠钧:应积极引进社会资本进入环境基建领域

赵笠钧建议,如果能启动大量的社会资本进入到环境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是非常好的,就像这次提出的PPP模式(政企合作模式)。 PPP模式在早期水处理行业就是以BOT的模式呈现的,在早期水处理行业就是以BOT的模式呈现的,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经验。[详细]

迎接“环保元年”新环保法标准是企业的警戒线

新华环保3月25日电 史上最严格的环保法今年1月开始实施,新环保法的出台对于我国治理环境有了更严格的标准。 还有就是在污水排污费和污水治理费用以及水资源费机制上,定价机制上也需要做一些改革。[详细]

博天环境在压力下谋发展 坚持高品质走向国际化

“博天环境的愿景是不断通过技术进步和模式创新,扩展服务产品和资产管理能力,把公司发展成为世界一流的水环境企业。 中国不缺少低质低价的产品,而是缺少敢于把产品做到一流、追求极致的公司。[详细]

访谈实录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被称为“水十条”的水污染防治计划在年前获得国务院常务会通过。今天我们邀请到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赵笠钧,从企业与行业角度,聊聊我国未来水处理行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同时,博天环境作为一家本土水处理企业,分享在对抗污水方面做了哪些值得骄傲的成绩。赵董事长,您好。

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赵笠钧

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

我国污水处理事业在改革开放的近二十年来取得了迅速的发展,但随着工业规模与城市容量的扩张,污水处理事业作为公共事业的必要保障呈现出较大滞后性。作为业内人士,您能不能和我们聊聊目前我国水处理行业的现状。

赵笠钧

从全世界的经验来看,出现滞后也是带有普遍性的。但中国经济过去30年的高速发展,我们面临的环境压力确实到了一个临界点。环保产业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总体产业的规模、技术水平和当下面临的环境问题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总体来讲,环保产业数量很多,但是规模偏小。环保部做了一个产业调查,大约年收入200万以上的企业23800家,形成的产值大约是3.08万亿,平均每家规模在一亿左右。但是90%的企业都是比较小的,因为太小,所以大家在研发投入、技术创新方面肯定是不够的,所以虽然企业很多,但是面临当下环境所需要的来讲,这个产业还是有差距的。

主持人

目前我们国家水污染处理企业技术装备和人员规模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赵笠钧

我有一个观点,我们的水处理技术在全球来讲并不比别的国家落后,中国这么多年来成为世界上环境污染情况最为复杂的国家。作为环保产业的从业者,我们每天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环境问题,就像大医院的大夫,每天都会有很多机会做手术,所以很多大夫很快会成为非常知名的大夫。环境问题也是一样,我们面对问题多了,自然经验就多,在处理的技术手段是有的。但是你有了技术手段还不够,你还要有一些更好的实现手段,比如装备的能力以及资本,很多问题有解决方案,但是在资金投入方面还是严重不足的。环保是一个政策驱动的产业,新环保法实施以后效果已经显现了。

主持人

据了解,企业在投入一个环保设备并且运行一段时间之后,投入这笔资金比自己的净利润还多,这个现象是不是存在?这个现象存在的原因是什么?应该怎么解决?

赵笠钧

从我们过去20年做的情况来看,一个环保投入占一个项目投入的8%—10%,所占比例对整个投资来讲是比较小的部分,这部分是不是造成很大的环境生产制造成本,我觉得这个论断是有待商榷的。再有就是,之所以有些企业不愿意投入,是因为环境达到标准会超过它的利润,那这些企业可能是规模小,要做环境投入的话相对成本比较高。第二方面就是这些企业做的产品市场附加值太低,也就是说企业本身就不怎么赚钱,但又带来相当大的环境问题。所以对待这样的企业,无论是从产业更健康发展还是从环境保护角度来讲,在中国应该减少这样一些产业。这样产业减少以后,它所在的行业会更积极,因为那些大的企业会有更多的投入做研发、产品品质提升,这样产业就会更健康。

主持人

大的企业应该尽量上这些设施,如果中小企业达不到保护环境的标准就减少出现或者关停,是这样一个观点吗?

赵笠钧

对。为什么中国过去成为世界工厂,很多跨国企业会把工厂移到中国来,就是过去我们有劳动力成本的优势,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优势或许是环境成本比较低。如果以发达国家的一些标准,环境成本高,有些产品的生产成本上就没有优势了。反倒是中国,环境的标准不高,给了一些企业把产业移到中国来的动力。中国到现在,环境已经非常脆弱了,以这么脆弱的环境,不能再承载高污染的行业在中国,适当的做一些淘汰或者转移也是必须的。

主持人

中国现在环境非常脆弱,中国政府也采取一些手段和措施治理环境,包括水环境。“水十条”有望下月出台,将会直接拉动2万亿的投资。您怎么看?

赵笠钧

需要两万亿,这是对投资的基本判断。如果这个钱完全从政府去投,从政府角度来说也是非常大的压力,如果我们建立很好的机制,让社会资本进入。我们可以算一笔账,比如说,污水处理量大约是每年400亿方,如果过去这些都是由政府作为资金的投入,那压力就会很大。如果政府把过去用在设施上的投资变成了拿来购买服务,这样对社会资本来讲就有了动力,因为政府有了支付保障,社会资金就可以进入了。那社会资金进入的同时不仅带来了资金,而且在运行管理方面,更多专业化的公司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所以机制的改变对两万亿来讲,如果能启动大量的社会资本进入到环境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是非常好的。就像这次提出的PPP模式,PPP模式在早期水处理行业就是以BOT的模式呈现的,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所以“水十条”出台以后,需要我们加大社会和政府的投资,进行多元化的资本结构。

主持人

您提到PPP模式,那这个模式是否有助于缓解环保资金的短缺,能不能最终促成民间资本2万亿投入这个资金池呢?

赵笠钧

这个量还是有的,社会资本很多,但最重要的还是机制,就是让社会资本怎么合理进入这个通道,并且有合理的支付保障。资金进来不是追求暴利的,是有一个合理的利润保证,在这样的保证之下如果未来还有很好的退出机制,比如一些公司通过资本市场有很好的退出机制。政府也在出台积极相关政策推动发展。另一方面,社会资本其实在积极的寻求对环境产业的进入。第三,已经在环保行业的公司正在通过和资本对接、通过上市等力量在集结资本的力量。

赵笠钧

环保是一个政策驱动的产业,现在提出全面治理水污染,其实还要政策配套。比如,推动水价机制的改革。一方面水资源浪费也很多,另一方面,因为污染又带来水资源的短缺。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怎么通过水价机制改革,让民众形成对水的节约,这也是很重要。还有就是在污水排污费和污水治理费用以及水资源费机制上,定价机制上也需要做一些改革。还有就是一些相应的税收政策,比如现在推进第三方治理,如果启动了社会资本进来,那就变成第三方治理,以企业的行为来承接项目的建造运营,以后就会带来营业税、所得税的问题,这部分如果政府在建造运行管理就没有税负的问题,所以在税收上是需要完善的。如果政府从这几方面,不仅是提出污染治理的考虑,而且有相应政策的配套,我相信这样对社会资本的进入就会更好。

主持人

我们知道史上最严格的环保法今年1月开始实施,新环保法的出台对于我国治理环境有了更严格的标准。您认为我们的环境法有没有进一步改善?

赵笠钧

谈到最严格的环保法,其实这次主要还是对违法的执法更加严格。以前在环境标准方面,中国也有比世界上许多国家更严的标准,比如排放标准等等。那在这种排放标准之下,我们已经比世界有些国家严了,但为什么我们的环境问题还是这么严重?就是我们环境执法不严,环境法对违法成本制裁不够严厉,这就造成很多企业宁愿交处罚也不愿意治理。这次叫环保元年,就是因为新的环保法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紧迫感,对于很多企业来讲,以前如果不达标或者没有按照标准建立环境设施,地方政府出于招商引资或者经济发展的考虑,睁一只眼闭只一眼,现在企业觉得不可以这样了。那政府也不敢掉以轻心了。对环保的从业者来讲,我们也能感觉到这样的压力,如果你承担了环境设施的建设运营投资,你作为专业公司还不能把它做到很好的标准,达标排放,那从环保角度来讲也是承担很大的责任和风险的。

主持人

回过头来再看国内水处理行业,2015年国内水处理展8月将在广州召开,日本、欧洲、韩国都会有企业进入这个水处理展,外企涌入我国,在这种情况下,我国水处理行业的企业是不是面临着一些竞争呢?

赵笠钧

国外企业进入中国很多年,应该说在中国过去的环境发展和环境改善方面,很多外企作出了重要贡献。特别是在早期,我们在技术引进、项目管理等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某些方面也带动了中国环境产业的发展。但是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厂商、公司重视中国的环境产业、环境市场,因为中国今天成了全球最大的环境市场。所以这些外国公司进入也是很正常的。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的企业现在已经在崛起,包括一些国有企业,甚至央企,还有大量的民营企业,现在都发展起来了。所以中国现在基本上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一方面是早期进入的外资企业,在今天中国也有很大的市场份额。还有一些国有,当然还有一些民营的企业。我觉得现在基本上是这样一个局面。

主持人

国外的环保治理是不是适合我国,我国水处理技术已经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从这些国外企业是不是还能借鉴到一些经验?

赵笠钧

在环境问题上,过去我们治理环境更多还是看得见的污染,比如说河道污染或者工业排放的污染,这些是民众都能看到感知到的,其实现在我们面临着更严重的环境问题,土壤污染、地下水污染,这些污染带来的问题更严重。比如说土壤污染我们没有感知到它,但是造成的重金属、农药污染,比如农作物,甚至果蔬等等,在这些受污染的土地上种出来,很多有害的指标都是超标的。因为有土壤污染的地方一定有地下水污染,很多民众都没有感知。在这些方面,中国过去的经验和探索还是不够的。现在虽然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来我们要治理大气、治理水、治理土壤,但是整个土壤问题,我们从立法,从技术的准备、模式上的准备都还不够。土壤问题很复杂,在这方面,国外已经走在我们前面,也积累了很好的经验和做法,我觉得在这些方面我们需要国外的公司可以跟中国的公司来共同帮助解决问题。

赵笠钧

其实外资企业进入会加剧整个环保产业的竞争,但是从产业的发展来讲,这种竞争我认为是积极的,因为国外的公司进来会有他们的一些技术或者是理念,甚至是他们过去在治理他们国家的一些好的经验可以带来。另外,一些不是环保行业的,但他们进来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就是替代品,我们作为环保人可能已经习惯了我们过去所用的技术和思路,但是如果说有一个跨界的公司进来,他可能在其他领域的技术应用或者装备可以解决某些问题,比如说我们遇到的一些零排放问题,这在过去制药和化工方面是比较普遍的技术,但是从环保角度来讲可能变成了非常新的技术和解决方案。所以这些外国公司进入,对中国来讲,我认为有积极的一面,对中国当下的环保产业,大家也要有这种紧迫感,努力加大我们的研发和团队建设,在竞争中让我们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主持人

有外资,也有不在环保产业的企业进入环保产业来,那博天环境面临这样的形势有没有压力?又怎么与这些企业抗衡?

赵笠钧

压力肯定是有的,整个环保形势是竞争越来越白热化,23000多家环保企业90%都是2010年以后成立的,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多的环保公司,一方面是很繁荣,另一方面是新进入者需要业绩和生存,所以会带来一些恶性竞争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讲,当然也面临到这些竞争带来的问题。但是另一方面,在中国环保行业,像博天环境有20年的历史,在中国20年的环境产业发展中生生死死很多回了,在过去博天也经历了国有、外资、合资,博天的基因来讲非常好,我们既有国有企业的高举高打、注重人文品质、人文关怀,也有外资公司在技术、项目管理、内控风险等方面给我们带来的非常好的制度。现在博天是一个典型的混合所有制,我们团队的很多人是持有公司股份的。所以今天的博天,从制度安排、机制,包括20年传承下来的很多东西,在今天的环保行业我们也建立了非常多的业绩,有非常优秀的团队,还有非常强大的研发中心。从这些方面来讲,我们在这个行业还是有我们的一些优势,甚至在一些领域奠定了领先地位的。

主持人

您提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涌入环保产业的时候也带来了恶性竞争,那恶性竞争是什么样的?那应该怎么解决呢?

赵笠钧

这种恶性竞争一方面是从客户来讲,环保产业是由政策驱动的,不得不做,或者有社会责任的企业觉得我们需要承担这样的社会责任才会做环境的投入。从这个意义来讲,客户希望用更廉价的方式来满足环保的要求,而不是真正要找到品质很好的公司来解决问题,这是很重要的现象。那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企业投标时会报低价,但它还要赚钱,所以它可能就会给你供应质量不太好的产品。这种情况下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真正重视品质的公司,你加大了研发投入的公司,相对成本就会高。这种形式跟其他产业是一样的,比如你研发投入增加,相应的费用成本就要比别的企业高,如果别的企业在市场上用更低廉的方式参与竞争,就会造成整个产业不健康的发展。从这个意义来讲,需要整个社会的觉醒。如果整个社会都追求有品质的产品,甚至我们也愿意为那些有品质的产品和注重社会责任的企业买单,比如某一个产品品质做得好或者社会责任担当的多,那大家多给他一些支持,在这样的支持下,就会让更多的企业越来越好,最终来讲是民众受益了。

赵笠钧

从这个意义来讲,中国人对品质是有追求的,就像大家会出去买那些奢侈品,去日本买马桶盖等等这些问题,就说明中国人是渴望追求高品质的东西,尤其是在经过了过去这些年的社会发展、经济发展,中国的今天也有一定的能力来追求品质和健康。就像我们公司在世界水日发布了博乐宝净水器,我们就是追求极致的,我们选了全球最好的滤芯和配件,我们的产品品质超过了世界上其他的净水产品。这样的产品在定价和推出时也还是有担心的,会担心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品牌,尽管我们追求品质,会不会得到认同,但是从众筹事实来看,民众是也有认同的。中国今天不缺少低质低价的产品,我们缺少敢于把产品做到一流、追求极致的公司,这是社会要引起的思考。

主持人

那博天环境未来的规划和设想是怎样的?

赵笠钧

我们公司的愿景是不断通过技术进步和模式创新,扩展我们的服务产品和资产管理能力,把公司发展成为世界一流的水环境企业。我们给了自己一个世界一流的水环境企业这样的愿景,当然我们会朝着这样一个目标去努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要成为世界一流的水环境企业,不仅仅是在中国我们做到更好的发展,我们要走向国际化,我们要到世界上去跟那些世界一流的企业竞争,和他们竞争当中找到我们的差距提升自己。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在未来也提出了非常有挑战性的目标,就像我今年在环保产业会上讲到的,中国的环境企业,大家要有一些情怀,要有一些更高远的追求,目前的环保行业规模都太小,最大的公司收入规模也只有几十亿,2020年我们有没有可能出现收入超过300亿、市值超过1000亿这样一些公司?我认为这是阶段性的目标,那我认为在中国一定会成就这样的公司。

赵笠钧

我想要表达的观点就是环境的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人的问题,如果我们大家都能够从我们自身做起,从我们身边的点点滴滴做起来关心整个环境的改善,我相信环境会变得越来越美好,我愿意和大家一起来努力。谢谢。

主持人

今天从赵董事长的访谈来看,我们知道水处理包括环境治理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进来。非常感谢您作客新华会客厅,今天会客厅到这里就结束了,下次再见。

往期回顾

本期制作

策划:杨昱 主持人:苑茵子
摄影:孙广见 文字:薛枫
摘要:薛枫 图片:郭良
页面制作:郭锐

新华能源

新华网产经中心 联系电话:010-88050754
主编信箱:2403352838@qq.com

扫码

扫码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