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霍州煤电”成“污染常客” 被指上月被处罚下月继续违法

2015年03月13日 17:02:42 来源: 新华能源

    新华环保3月13日电(记者 李由 杨国华) 3月3日,新华网能源环保频道《每周环境报告》栏目刊发解读性新闻《霍州煤电热电厂超标排放成“顽疾” 至今身份不合法》,披露了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2014年连续三个季度,多项排放指标严重超标被处罚,还因建设手续不完备,至今“身份”未被国家承认。

    随后,新华环保还了解到,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霍州煤电)数家下属企业因非法排污,多年、数次被通报或曝光,甚至个别企业出现“上月罚完下月继续违法,上年通报今年继续偷排”的现象。

    有政协委员表示,法律不能成为“纸老虎”,要让它成为一个有钢牙利齿的“利器”,对于一些常年污染的大户,更要敢于“亮剑”。

    “能源大鳄”成污染“常客”

    “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严重超标。2014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连续三个季度多项排放指标严重超标,其中,一分厂烟囱二氧化硫排放持续超标4倍以上。”这是2015年1月27日,山西省环境保护厅下发《关于2014年第四季度全省环保不达标生产重点企业名单的通报》(下称《通报》)的一段表述。

    此外,披露的这家多项排放指标严重超标被处罚的电厂,不仅因建设手续不完备,至今“身份”未被国家承认,还揭开了企业的多年非法排污史。

    随后,新华环保还发现,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只是霍州煤电多家下属企业环保违法其中之一。

    相关资料显示,多年来,霍州煤电数家下属企业常年非法排污被环保部门通报处罚,却屡禁难止。甚至出现“上月罚完下月继续违法,上年通报今年继续偷排”的现象。

    据了解,被处罚的霍州煤电集团煤矸石热电一分厂为辛置煤矿的自备发电厂,而辛置煤矿作为霍州煤电集团下属的一个集煤炭生产、洗煤加工为一体的综合大型现代化企业也多次非法排污被媒体和环保部门曝光。

    2012年3月28日,《中国经济网》刊发稿件《霍州一煤矿污水直排汾河 村民多次举报无果》,揭露山西焦煤霍州煤电集团辛置煤矿夜以继日地往汾河里排放煤矿污水,破坏汾河流域的生态。

    2013年9月16日,《中国经济网》刊发稿件《 霍州煤电污水如墨矸石堆积如山 环保局无力监管》称:“黑水河”与矸石山,被百姓喻为霍州煤电集团的两大排泄物,长期污染并困绕着当地群众;霍州环保局表示,因为种种原因而无能为力。

    2014年6月23,三晋都市报刊发《霍州市南东村:青山中堆起了矸石山绿水间流淌着黑水河》再次报道霍州煤电集团辛置煤矿对环境的污染。

    而早在2014年第一季度,《临汾市环境监察支队2014年1季度直接承办的群众举报案件情况表》显示,因存在废水污染,辛置煤矿被环保部门责令加快进度安装板框式污泥压滤脱水机设备,早日投入使用。

    同样因污染被曝光的还有霍州煤电旗下的团柏煤矿。2013年12月16日,《中国网》刊登新闻稿件《临汾团柏煤矿污水直排汾河 居民举报多次无果》。对霍州煤电旗下的团柏煤矿未经处理或处理不达标的矿井废水常年直排汾河进行了曝光。

    另一个严重污染的企业是霍州煤电集团李雅庄煤矿。2013年10月18 日1中国日报网刊发图片新闻《霍州煤电李雅庄煤矿废水直排汾河水质惨遭污染》,对群众反映的位于山西省霍州市李雅庄村的李雅庄煤矿长期以来非法排放有害污染物,污水直排汾河,严重影响到了汾河流域的环境水系和周边群众的正常生活进行了调查。

    2014年11年14日, 山西经济日报刊发新闻《霍州煤电李雅庄矿:旧账未还又欠新账》的报道指出,原煤矸石山并没有按照国家有关要求,将矸石摊矸放坡,每3米覆盖2米厚的黄土,逐层碾压、逐层覆盖,最后进行植被绿化,以及在其新建的2号风井矿井水处理站,加氯设施并未启用,送药的塑料管未接入水中,每天约有3000吨的水排入山谷。

    排污被指任性:“上月罚完下月继续违法”

    同样存在环保问题的还有霍州煤电集团忆隆煤业。据北京市环保局环境保护宣传中心官网刊登的一则《环保局行政不作为,包庇企业违法》的稿件称,位于洪洞县境内的霍州煤电集团忆隆煤业的生活废水肆意排放,污染了当地老百姓赖以生存的水资源,给当地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带来严重影响,损害了当地老百姓的环境合法权益。

    而稿件后附一则当地环保部门发来的“说明”则暴露出该项目环评未批却生产多年的内情。

    “说明”称:“该项目属于补办环评手续,已经山西省环境保护厅会议讨论通过,尚未下发批复文件……待环评批复后,按环评要求执行。 ”

    此外违反环评制度的还有霍州煤电集团河津五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7月29日,山西省环保厅下发“晋环法罚字[2014]第169号”,因违反环评制度,对河津五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罚款20万元,并责令其立即改正。

    没有获批环评手续就开工上马的还有霍州煤电集团下属的庞庞塔煤矿与选煤厂。

    2014年5月20日,环保部下发《关于不予批准霍州煤电集团吕临能化有限公司庞庞塔煤矿与选煤厂环境影响报告书的通知》指出:该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未经我部审批即擅自开工建设,违反了《环境影响评价法》的有关规定。

    “确实比较难治理,我们也很头疼。”山西省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部门负责人笑言霍州煤电下属的一些污染难治理的企业很任性:“上月罚完下月继续违法,上年通报今年继续偷排”。

    记者梳理发现,这类情况在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就出现过。资料显示,2012年6月,山西省环保厅对2012年第一季度重点企业超标情况进行了通报,包括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等在内的8家电厂开出违法超标排污的罚单。

    2012年7月23日,山西省环境监测中心站通报了山西省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第2季报监测情况,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再次因超标排放列入黑名单。

    企业回应“不知情”

    面对日益严厉的环保形势,霍州煤电何以敢连年污染呢?记者日前致电霍州煤电进行求证,该公司宣传部负责人以“不知情”为由,未给予任何解释。

    一位长期报道山西环境保护的当地媒体人士曾对此表示,“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多年的违法超标排放已经成为了难治的‘顽疾’,年年都在超标排放,就因为是省属的国有企业,环保部门也没办法,年年都是‘一罚了之’。”

    据了解,霍州煤电隶属山西焦煤集团,而山西焦煤集团号称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煤种最全、煤质优良的炼焦煤生产企业,由山西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监管。作为其子公司的霍州煤电集团则是一家以煤为主,以煤—电—材产业链为主要产业发展方向的大型企业,下辖子分公司50个,参股公司7个,驻外办事机构4个。资产总额420亿元。

    有环保人士表示,国家一直提倡保护环境,这也是国家的基本国策之一,已不是一朝一夕,为什么一些企业可以视若无睹?一是有些大企业背景深,二是环保部门面对这些大企业一直比较“弱势”,经常出现执法尴尬的现象。

    不过,随着新环保法的出台以及日益严峻的环保形势,这种环保执法的尬尴现象或将成为历史。

    2015年3月7日下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新任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表示,让“史上最严”环保法真正成为治污利剑。

    陈吉宁说,一个好的法律不能成为“纸老虎”,要让它成为一个有钢牙利齿的“利器”,对于违法企业“不查不放过、不查清不放过、不处理不放过、不整改不放过”,敢于碰硬,形成高压态势。强化刑事责任追究,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移送一起。

    一些代表委员也认为,对于一些污染常客或污染大户,环保执法不能成为“纸老虎”,要敢于“亮剑”。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63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