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王志轩:新能源发展主要动力仍是经济发展和能源转型

2016年10月18日 11:16:02 来源: 新华网

图为,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副理事长、党组成员王志轩致辞

    新华网北京10月18日电(记者 郭良)10月18日,2016第六届中国能源高层对话在北京隆重召开,政府官员、国内外能源界专家、学者、企业精英就“传统能源如何顺应能源大变革时代?”、“经济转型时期的可再生能源如何发力?”等领域最新研究成果与最佳实践展开交流与对话。中电联党组成员、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在致辞中表示,新能源发展的主要动力仍然是经济发展和能源转型,新能源发展机遇就蕴藏在对问题的分析和解决之中,新能源方面,他谈到三点:

    第一,我国新能源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极大促进我国能源清洁转型。一是发展规模和结构不断增大。截止2016年6月,全国风电累计并网容量1.37亿千瓦,太阳能发电累计并网容量6304万千瓦,成为煤电、水电之后的第三大电源。二是我国新能源产业有力推动全球新能源装机量增长。我国风电装机容量2000年仅排在世界第9位,自2012年起,成为世界第一的风电装机大国。我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于2016年初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太阳能市场。 三是产业能力不断提高。“十二五”以来,我国风电设备研发、设计和制造能力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逐渐缩小,风电制造业产能和产量位居世界首位。风电产业制造能力和集中度进一步增强,风机单机功率显著提升,风电机组可靠性持续提高。四是造价和成本不断降低。2015年,风电工程平均造价每千瓦约为7591元,不同发电企业造价受风电工程选址、选型的影响,每千瓦约在6000至9000元不等。太阳能发电工程平均造价为每千瓦8466元,不同工程造价约在7500元到11000元不等。

    第二,新能源发展中的问题突出。一是弃风、弃光问题突出。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2010年开始出现弃风限电现象,2015年全国弃风电量达到339亿千瓦时;全年累计弃光电量为46.5亿千瓦时,已严重制约了我国新能源产业的健康发展。二是新能源发电企业亏损问题严重。亏损严重主要表现在发电利用小时不高和补贴资金不能到位,全国缺口累计已达到约550亿元,造成企业财务费用增加和资金链断裂问题。三是新能源发展与电力系统的协调性不好。现行的电力系统是以常规化石能源为基础的电力系统运行,由于新能源大规模发展且由于电力电能特性,使传统的电力系统不论是从技术上、基础设施上、电力市场特性上、行业管理上都存在不协调问题。四是国家政策与地方政策的不完全衔接与配套。

    “造成以上问题的原因:一、是与世界能源转型大趋势和石油价格的大幅度下降进而引起大宗商品能源价格下降有关。化石能源成本下降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化石能源发电的成本,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新能源发展。二、与经济新常态带来的对电力需求明显下降有关。经济新常态使电力供需平衡这一促进电力发展的基本矛盾,由长期以来的以供应不足矛盾的主要方面,向需求不足矛盾的主要方面转变。在电力市场需求不足的同时,扩大装机容量的发展惯性仍然很大。三是与全球低碳发展、清洁发展对电力结构调整要求与新能源发电特性的矛盾有关。由于新能源发电的间歇性、波动性与燃煤发电比较还有较大距离,同时成本与煤电相比还较高,在其碳成本还没有真正进入到经济核算系统中,增加了新能源财政补贴压力和竞争性压力。四是在认识、规划、政策、法律等方面都还不能适应能源、电力转型的要求。”王志轩在致辞中表示。

    第三,新能源发展前景光明。新能源发展的主要动力仍然是经济发展和能源转型。从中长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总趋势看,电力需求仍然会有一个与国民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发展速度。未来十多年,第二产业用电增速总体上可能在低位徘徊,但用电比例仍然占主导地位;而第三产业和城乡居民用电将持续快速增长,将成为引导电力消费的主要力量。

    王志轩指出,新能源发展机遇就蕴藏在对问题的分析和解决之中。

    一是要了解价值导向上,要全面而不是片面地认识不同能源品种的低碳价值、能源安全价值、经济价值,并将其指标化、定量化、精确化。要科学认识能源和电力转型必要性、阶段性和长期性,要认识到新能源发展是必然的、迫切的但也绝不是一蹴而就、不顾条件的盲目发展。

    二是在解决问题目标导向上,要确定各种能源、电源及电网在不同经济社会发展时期的定位和作用,做到各类电源之间、电源电网之间相协调,区域布局及项目与消纳市场、配套电网以及调峰电源相统筹,从而为规划、建设、生产、创新等活动提供依据。根据我国国情,从现实和长远方面看,中国新能源发展必须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即采取因地制宜分散式与大范围能源资源优化并举的措施。

    三是在解决问题的方法导向上,要科学认识能源的商品属性、社会属性和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作用,正确处理在新能源发展上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逐步过渡到让市场对能源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具体方法上要““限”、“扩”、“补”、“改”并举。限,不仅要严格限制增量煤电项目的建设,也要有重点地限制增量新能源盲目发展,不要在过剩基础上再增加新过剩。扩,就是要加快实施电能替代,采取有利于推进电能使用,提高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的灵活电价机制等手段挖掘需求侧潜力,实现电力增供扩销,千方百计提高消纳存量新生能源发电能力,并为未来新能源发展提供空间。补,就是要对新能源补贴缺口加快兑现,使遵纪守法、濒临破产的新能源企业能够渡过难关,逐步恢复生机。改,就是要建立系统调峰、调频等辅助服务补偿机制或辅助服务市场,调动各类机组参与辅助服务市场的积极性,提高系统对新能源发电消纳能力。

   

【纠错】 [责任编辑: 孙广见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38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