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活化农村末端物流 将推动新一轮经济增长
2018-08-07 07:54:06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三农”问题是历年中央工作的重中之重,每年1号文件基本上聚焦于“三农”问题。中国经济长期赖以发展的“投资、消费和出口”传统三驾马车拉动模式也转变为消费为主导的“消费升级、创新和新型投资”新三驾马车,2015年到2017年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分别是66.4%、64.5%和58.8%,但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6.62万亿元,人均年消费只有2.62万元,人均月消费仅有2180元。

  为应对经济下行风险,中国已实施了三轮以投资基础设施等固定资产为主的货币宽松政策,但随着基础设施日渐完善,对经济拉动的边际效应递减。下半年启动“更加积极的积极财政政策和松紧适度的稳健货币政策”,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无疑又将成为最大份额,但其拉动经济的边际效应也将更加削弱。

  根据上半年统计数据,一产、二产明显减速,但三产服务业却呈现增速,主要来自物流服务业、信息服务业和金融服务业。

  信息服务业得益于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驱动的网络经济高速发展;但金融服务业的发展则进一步诱导投资脱实向虚,经济总负债/GDP达到近250%,未来前景并不乐观。

  2018年5月底的广义货币M2存量已经达到174.31万亿元,但其融资结构却存在较大问题,国企融资环境趋好而民企融资环境趋恶,2017年制造业投资占比仅有30%,未来制造业投资占比将进一步弱化。

  物流业作为消费及消费商贸渠道的支撑主体,又连接生产和消费,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产业,但长期存在成本高、效率低等突出问题。物流业降本增效成为拉动国家经济发展的首要任务,向物流业倾斜的各项政策红利陆续出台,资本市场也愈加关注物流业。

  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农村表现得最为突出,而信息服务业和物流服务业处于增速中,国家希望以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物流业的降本增效带动“三农”工作,“电商扶贫”、“金融扶贫”、“修路扶贫”和“物流扶贫”成为当下精准扶贫脱贫的主要方式,但由于目前一些扶贫脱贫的对象已经演变为“硬骨头”,扶贫工作依旧是步履维艰,除了各级政府和慈善机构,许多资本和企业家对扶贫实际上是望而却步。

  恰恰是“三农”与物流业的融合,即农村末端物流的活化给了中国经济再次高速发展的机会,融合一二三产的农业供应链创新成为破解“三农”问题的最佳路径。

  改革开放始于中央认可小岗村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并向全国推广,其后低端制造业快速崛起并引导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一个主因就是来源于脱离土地束缚的农民进城务工带来的农民工低劳动力成本的红利。

  2011-2016年,快递业业务量增长达到53.48%,业务收入达到39.29%。高速发展的一个原因来自于增速高达200%-300%的电商市场对快递物流的需求,另一个原因则是来源于刚进城并具有低劳动力成本的快递小哥。

  据统计,80%的快递小哥多数为农民进城后的第一份工作,在快递企业的平均任职时间是9个月。在移动互联网、导航技术和APP平台支持下,原本仅有500-2000元月收入的农民工在技能并未改变的情况下收入就跃升为月收入8000-12000元,而负责运营平台的企业营收就更高了,信息化平台及金融创新成为农民工收入增长的核心要素。

  远离城市的农村和农民远未融入已经被商贸、资本和全球产业链催化的当下市场体系中,身居乡镇、村庄的农民及其土地资源和生产资料的资源配置优化能力为中国经济新发展预留了上升空间。

  但目前大多数农村和农民还远不具备主动参与农业供应链体系的能力,同时农村、农民的需求量相对分散,投资农村物流的回报率很低,如何提升农民收入从而提升农村和农民的消费水平,才是形成消费导向型农业供应链的关键。

  留在农村的农民最大低成本资源就是农民劳动力和农业生产工具,而其最富裕的资源也是劳动力和农业生产工具。

  具有覆盖县市、乡镇和村庄的商贸、物流及金融网络的大型企业主要包括铁路总公司、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中华全国供销总社、中国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合作社。铁总在3.8万亿铁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完成后,将完成覆盖每一个县域的铁路线路,农业银行也覆盖到县域;供销社体系和农村信用合作社覆盖到乡镇,而邮政物流则早已深入每个村庄。

  这些传统国企既具有最大的网络体系,也具有较强的垄断性,但依然很难实现融合网络和垄断优势的盈利,其主要原因就是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服务农村网络末端的过高成本成为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

  在这种遍及全国村庄的商贸、物流和金融网络上运行的装备和人员,哪怕是再有效率、再有技术创新,也会因为市场需求偏低而网络服务成本较高而难以在市场上获取竞争优势,也就难以在服务农村、农业和农民方面做强做大。

  然而,普遍处于无成本且长时间闲置的农民劳动力及农业生产工具如拖拉机等,如果能进入到遍及全国村庄的商贸、物流和金融网络运营中,则一方面可以得到溢价收入,另一方面可以满足市场运营主体的盈利需要。

  当下全球产业链变化,从以往全球产业链获益的中国产业结构必然迎来新一轮变革。但中国独特的经济结构和广阔的地域资源或可成就中国在外部环境围困下形成自有的产业链体系。中国从东到西近5000公里,其中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可以成为消费端;中部则已经成为生产端;西部资源充沛,呈现明显的资源端特征。中国内部能仿造全球产业链重新构建起消费-生产-资源全产业链体系。

  特别是当下对于低端消费市场的需求暴涨。随着供远过于求市场替代供不应求的传统市场,消费者市场开始向相反的两极化方向发展,即高端市场和低端市场,而中端市场则快速严重萎缩。消费者乐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更高端的产品和服务,但也乐于支付更低的价格购买更低端的产品和服务。美国Costco仓储零售公司和Brandless电商的兴起,加之中国拼多多公司在美的上市,都意味着低价市场未来扩张的巨大潜力。

  广大县市、乡镇和村庄没有制造业而具有更多服务业,有较为独立的经济运行环境,也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较小,一旦农民运用其空闲的劳动力和生产工具增加收入,其有待开发的消费需求将支撑起又一个新改革开放的市场空间,而投资者将获取超出想象的溢价空间。(作者系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

+1
【纠错】 责任编辑: 孙广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甘肃森林武警“三伏天”实战灭火救援演练
甘肃森林武警“三伏天”实战灭火救援演练
国家一级文物“何尊”亮相蓉城
国家一级文物“何尊”亮相蓉城
揭秘微商化妆品“黑色代购”产业链
揭秘微商化妆品“黑色代购”产业链
高温下的列车“美容师”
高温下的列车“美容师”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32042